不,也许比过年还要热闹。

    红色弹幕观众接连踹了几个飙脏话或者出言不逊的蓝色弹幕观众,气势高亢如虹。

    蓝色弹幕观众又憋屈又暴怒,有些脾气急躁的,早就开始骂娘了。

    从直播间出现到现在,这些土豪观众就没有受过这种委屈。

    比砸钱?

    他们有怂过?

    追个直播而已,他们何时受过这等委屈?

    土豪为啥喜欢追直播、给主播砸钱?

    除了真的喜欢主播、打赏鼓励之外,更多还是享受被绝色美女主播追捧奉承、被其他叼丝羡慕嫉妒恨的感觉。土豪享受的就是装比的过程,他们是过来享受的,不是过来被虐的!

    好气??!

    他们只是照常进入直播间看看美女而已,怎么突然碰见一群陌生的疯子,见人就咬?

    此时此刻,两个位面的观众还没意识到不对劲,只以为对方是同一个世界的观众。

    秉持着被打脸一定要狠狠打回来的原则,有一位蓝色弹幕观众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身为土豪,不能享受装比的快感,还不如当一条咸鱼呢。

    【九零大哥】:@夜舞焱灵,警告你,别太过分了!真以为就你有钱?

    这条弹幕发出来之后,一条系统公告紧跟着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【江湖恩怨一朝清,唯望群侠多援手。今有观众‘九零大哥’对观众‘夜舞焱灵’发出悬赏令,悬赏金额已经高达9架豪华私人游艇。投票人数超过百分之五十,观众‘夜舞焱灵’将会被强行踢出直播间,禁言三十天。观众‘九零大哥’悄悄地跟‘臭豆腐贼香’说:你爹妈没教好你,老子过来教你做人,真以为自己插了两根大蒜就能装象?小样,跟老子装比!】

    发出这条悬赏,这位蓝色弹幕观众啧了一声,面上露出一丝嘲弄的笑意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自己的特权马甲突然没了,他早就把这些聒噪的红色弹幕踢光光了。

    是的,这位观众是穿越女直播间的土豪大佬之一。

    不过他不喜欢说话,平时都是默默看直播、默默打赏,常年稳居打赏榜前十。

    他正等着观众【夜舞焱灵】被踢出直播间,没想到人家也是硬气,直接跟他硬刚。

    他的悬赏令刚跳出来,下一秒系统提示他被观众【夜舞焱灵】悬赏了。

    【江湖恩怨一朝清,唯望群侠多援手。今有观众‘夜舞焱灵’对观众‘九零大哥’发出悬赏令,悬赏金额已经高达9架豪华私人游艇。投票人数超过百分之五十,观众‘九零大哥’将会被强行踢出直播间,禁言三十天。观众‘夜舞焱灵’悄悄地跟‘九零大哥’说:呵!】

    人家啥废话都没有,只是丢了一个高冷的“呵”。

    如此被人挑衅,土豪的暴脾气立马上来了,正要追加悬赏金额,页面跳出一个系统框框。

    【您已经被请出直播间】

    “搞毛??!”

    土豪翘起的弧度定格在脸上,呆了一秒,火气暴涨地摔了手机。

    直播间内,投票【夜舞焱灵】的票数比例才堪堪达到百分之三十一。

    成功踹掉一个蓝方土豪,红色弹幕的咸鱼观众又是山呼海啸般地欢呼。

    围观土豪大战,简直不能更爽。

    蓝色弹幕的观众见状,顿时觉得无趣又憋屈,陆陆续续开始撤退。

    他们是过来看美人、饱饱眼福的,不是过来围观一群蛇精病在这里群魔乱舞的。

    突然换掉主播也就罢了,替换上来的主播还不好看,不懂规矩,这样的直播有啥好看?

    【温柔女高中生】:这些蛇精病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?算了,不看直播了,肺要气炸!

    二话不说就砸钱踢人,这跟疯狗有什么区别,逮谁咬谁!

    一些蓝色弹幕观众选择了退出,“幸存”的土豪可不会轻易服输。

    在自己最不缺的领域被人打败,那是奇耻大辱好么!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蓝色弹幕土豪加入了“战斗”,整个直播间火药味十足。

    蓝色弹幕观众的比例从整体四分之一降到五分之一,补充进来的几乎都是红色弹幕观众。

    【食堂打饭阿姨】:今天咋了?刚才以为只能看转播了,突然提示有空位,手快抢了一个。

    【舌尖上的山海经】:简直激动到哭泣,没想到有生之年,校园狗也能抢到位置。

    各位大佬还在战斗,咸鱼观众更加关心今天的直播内容。

    弹幕密密麻麻,实在太多,屏幕的每一寸都被占领,咸鱼们不得不选择屏蔽弹幕看直播。

    不看不知道,一看不得了。

    他们的大白闺女看着像是难产了。

    咸鱼们揪心不已,纷纷发弹幕询问具体情况。

    【小幸运】:大白现在还没生的迹象,又是头胎又是早产,马驹情况不容乐观啊。

    大白不停地奴责鸣叫,时不时伸出舌头舔一舔姜芃姬的手,湿漉漉的眼神写满了可怜。

    姜芃姬没有多余的精力关心直播间的战况,她一脸凝重地望向卫慈。

    “还没准备好?”

    一面用手安抚大白,一面头皮发麻地扫过大白的肚子,心下添了几分焦急。

    之前帮静娴接生,静娴疼了还会喊出来,但大白只是一匹马,除了呜咽奴责,根本无法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情绪,看得姜芃姬更加心疼。她除了一个劲儿安抚大白情绪,根本帮不上忙。

    卫慈已经费力地帮马驹端正体位,额上渗出一颗颗豆大热汗。

    他道,“差不多了?!?br />
    大白似乎听懂了卫慈的话,奴责鸣叫的声音越发高亢,呼吸沉重,腹部急促收缩扩张。

    只见马驹两支前蹄并拢,头部紧紧附在前肢,随着大白的用力慢慢娩出。

    卫慈道,“主公,帮忙一下?!?br />
    大白力气耗费太大,若是长时间挤着生不出来,马驹极容易窒息。

    姜芃姬没有用襻膊拢袖子,随意将袖子卷了卷,她也不嫌脏,直接用双手握住马驹前蹄。

    随着大白用力的节奏,慢慢将马驹从其腹中拉出,卫慈长松一口气,上前将马驹口鼻和耳骨粘液掏出擦净,一边忙碌一边对着姜芃姬说道,“接下来交予慈就行,主公先去净手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