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赟紧张地咬紧了后槽牙,一副自家媳妇在里面待产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子孝,子孝,这样会不会疼???”

    瞧着卫慈的动作,李赟时不时要倒吸一口冷气,表情异常丰富,哪里还有冷面猛将的影子?

    马夫觉得活久见,一个会给马儿接产的谋士,一个秒变傻白甜的武将,突然好接地气!

    卫慈扭头对着李赟道,“到一旁去,别在这里吵闹?!?br />
    虽说大白极有灵性,但生产的母马可是不讲道理的,周遭环境太嘈杂,不利于生产。

    李赟被呵斥了一声,他连忙用双手捂着嘴,一双黑溜溜的眸子写满了无声的委屈。

    卫慈神色有些凝重,若是再过一月,大白腹中的马驹会自行调整位置,但他刚才摸了摸位置,发现对方的位置不太正确。若是这样,不管大白如何用劲儿,马驹都无法被推出产道。

    “忍着点,等会儿就好了?!?br />
    卫慈温声安抚大白的情绪,对方不停地奴责呜叫,情绪越发地焦躁,马尾甩个不停。

    过了没多久,姜芃姬也收到了消息,她连忙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还未抵达,她耳边已经听到大白呜咽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大白!”

    她唤了一声,大白听到熟悉的声音,呜呜着回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姜芃姬推开挡着栅栏的李赟,正好瞧见卫慈双臂打着襻膊,跪坐在地上,衣裳染上满污渍。

    卫慈一向喜欢干净,姜芃姬没想到他竟然会不顾肮脏,亲手给一匹马接生。

    “子孝?”

    姜芃姬进了马厩,卫慈听到动静,头也不抬地道,“主公帮忙稳住大白?!?br />
    随着疼痛加剧,大白未必会认得他,到时候闹腾起来,情况会更加糟糕。

    “哦,好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待在卫慈身侧不远处,大白伸过头蹭了蹭她的手,似乎在诉说委屈。

    有姜芃姬在场,大白的情绪明显平和了很多,卫慈心中一松。

    大白还是头一回当妈,经验不足,生孩子难免会比较困难。

    卫慈专心给它接生,额头冒出了滚滚热汗,顺着面颊流入脖颈,埋入锁骨。

    他正要抬手用袖子下摆擦汗,额上的汗水已经被人用帕子擦掉。

    “主、主公……”

    卫慈顺着那只手看去,险些被姜芃姬吓到。

    “你只顾着大白就行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收回手,好似方才给他擦汗的人不是她,卫慈忍了忍,只能将未出口的话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便是这个时候,姜芃姬脑海中传来清脆的“叮咚”响声,大大的系统提示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【系统提示:直播间融合已经完成,目前等级六级,直播间上限八十五万】

    按照正常情况,直播间升到六级,上限人数应该是七十万。

    不过姜芃姬抢了另一个直播间,还将那个子系统关了起来,两个直播间已经融合。

    穿越女的七十万上限加上姜芃姬的十五万上限,合并之后,直播间上限扩展至八十五万。

    姜芃姬看了一眼直播间开启的按钮,原本灰色的按键已经变成了绿色,这意味着直播间可以正常运转。心下眉头一挑,姜芃姬觉得今日的直播弹幕将会十分有趣,兴许会成为修罗场。

    【开启直播】

    姜芃姬“按下”按钮,绚丽宽阔的直播屏幕霍地展开,观众上限果然变成了八十五万!

    她开了直播间不到一秒,无数观众蜂拥而入,空荡荡的屏幕布满了两种颜色的弹幕。

    一种红色,一种蓝色,甚至连观众的ID也分为红蓝两色。

    【思诺思】:主播早啊,今天直播间开启好迟哦,宝宝今天都无心工作了。

    【穷兵黩武】:听说直播间维护,今天要升级上限,我怎么感觉直播间位置还是那么难抢?

    【影丫】:同觉得难抢,每次抢位子都让我想起幼儿园抢小板凳的阴影。

    【落地花生糖】:噫,今天是什么场景?大白怎么了?瞧着情绪不太好。

    【何须墨做魂】:啊啊啊——大白闺女这是要生宝宝了,慈美人这个架势是当产公么?

    诸多观众纷纷捶胸顿足,一个除了怀孕生宝宝啥都会的男票,为什么她们没有?

    【莫聆音】:吓死宝宝了——你们看直播间上限,麻麻呀,竟然变成八十五万了?。?!

    一语惊起千层浪,不少观众纷纷将画面切出去,一瞧观众在线人数,鲜红夺目的八十五万!

    他们都知道直播间维护升级的事情,但一直觉得升级一次,顶多提升几万的上限。

    要知道直播间刚出现的时候,上限只有可怜巴巴的三千人。

    那时候又被观众们戏称为“远古时代”,能在那会儿抢到直播间位子,绝对是练了麒麟臂!

    【菩提树下一粒沙】:我看了一下,果然是八十五万,弹幕还变成红色啦。

    以前只能发简单的白色弹幕,如今变成了红色……不对,为啥还能发蓝色弹幕?

    不少观众想试一试蓝色弹幕,但他们找不到发蓝色弹幕的选项。

    万里江山一片红,瞧着多好看,没想到会冒出数量不少的蓝色弹幕,瞧得强迫症浑身不爽。

    定睛一瞧,这些蓝色弹幕也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【哀伤肥猪流】:什么鬼?主播怎么换人了?

    【我欲噬天草地】:奇怪,直播间卖了么?先前的主播去哪里了?这里又是什么鬼地方?

    【看片加我】:我没有进错直播间啊,这个主播什么鬼?

    【别叫我大兄弟】:老子是过来看美女的,不是来看两个基佬和母马,搞毛线??!

    相较于成片成片的红色弹幕,蓝色弹幕的数量便少了很多,只有红色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【燊枷】:楼上全是新来的?我们主播一直没换过人好不好?造谣也要按照基本法,可笑!

    红蓝两色弹幕各执一词,偏偏蓝色弹幕之中又有不少污言秽语问候人,弹幕直接炸锅。

    正在这个时候,一条系统任务公告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【一曲霓裳舞动,佳人声传四方。今有观众‘哥有的是钱’渴求主播曼舞一曲,要求舞姿动人,不着寸缕。任务奖励:9架豪华私人直升飞机。观众‘哥有的是钱’悄悄地跟主播说:你应该是个新主播吧?长得比之前那个差啊,哥教你,人靠衣装马靠鞍,脱光就好看了。虽然是新主播,不过没关系,好歹新鲜。哥今天炒股又大赚一笔,干脆砸点小钱,请大家饱饱眼福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