程靖觉得,这几天大概是他过得最为煎熬和跌宕起伏的日子。

    当他听到姜芃姬让他回去,顿时如蒙大赦,暗中擦了擦脸上的冷汗,躬身退下。

    看着远处熊熊燃烧的火影,程靖对姜芃姬的畏惧更深了一层。

    此人到底是何方神圣,竟然连那种妖邪都能一而再再而三斩杀?

    更加重要的是,那个妖孽会不会死灰复燃,再度降临人间呢?

    这些东西,程靖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坐着马车准备回下榻地方,前方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,他的车夫不得不让道。

    如今都这个时间了,怎么还有人在街上纵马狂奔?

    程靖掀开车帘一瞧,竟看到马背上骑着的人分外眼熟,不由得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子孝?”

    夜色太黑,他只是觉得对方身影异常熟悉,侧脸看得不真切,他也不确定对方是不是卫慈。

    程靖与卫慈同属渊镜先生门下,二人不仅是师兄弟,更是惺惺相惜的挚友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时代可没有便捷的通讯工具,更没有网络或者视频聊天,只能依靠不怎么保险、效率又低下的书信。说起来,程靖与卫慈也快三四年没见面了,如今能重逢,如何不惊喜?

    若非如此,他乡遇故知如何能成为人生四大喜事之一?

    骑马的男子听到有人唤他,忙得拉住了缰绳。

    循声望来,那张脸可不是卫慈么?

    “友默?”卫慈也是惊喜连连,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里看到老友。只可惜,现在不是老友叙旧的时间,他从上京急忙奔袭赶来,实在是有要紧的事情,叙旧一事只能拖一拖了。

    程靖也看出卫慈一身风尘,估计也是吃了不少苦头。

    他体谅地道,“靖这几日还在象阳,叙旧不急,子孝先去忙正事吧?!?br />
    卫慈骑在马上作揖,重新挥动马鞭,一路朝着县府赶去。

    程靖诧异了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竟让卫慈如此匆忙?

    姜芃姬也有同样的疑问,她刚派人处理穿越女的尸骨,外头便传来卫慈求见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子孝不是在上京修建州府?”

    如今天气还热,来来回回地赶路,卫慈身子骨又弱,不慎病倒怎么办?

    “快点让人进来,再去备一些暖胃的吃食。子孝一路疾行,怕是没时间好好吃一顿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令人去小厨房准备夜宵,刚好卫慈从外头进来,面上还带着些许灰渍。

    “参见主公?!?br />
    卫慈行礼,姜芃姬让他起来,顺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上京发生了何事,你怎么突然回来了?”

    算算时间,卫慈应该在上京待了一个月就返程回来,难道是兴建州府发生了差错?

    姜芃姬看了看卫慈的脸,见他情绪平静,看样子应该不是什么坏事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卫慈从腰间挂着的竹筒中取出数张卷起的纸。

    “有些事情难以决断,故而连忙赶回交予主公定夺?!?br />
    虽说姜芃姬把重建上京的权利交给了卫慈和张平,但他们有分寸,有些事情还是要请示她。

    姜芃姬一面接过一面道,“你的身子骨还未养好,若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,直接让人传递过来就行,何必你亲自跑一趟?如今天气还炎热,你又不耐热,要是病倒途中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卫慈闻言,微垂着头,不敢抬头瞧她,只是耳根子热得很,让他浑身不自在。

    姜芃姬没有在意卫慈的反应,反而仔细看了看卫慈送上来的东西。

    里面杂七杂八的东西很多,不过有两桩事情最为重要。

    一桩是上京城外的嵇山,嵇山多汤泉,这是上天赐予的财富。

    当年上京地动,嵇山汤泉遭到了大面积的毁坏,泉眼变动很大。

    卫慈是想趁着这次重建,顺带将嵇山这片地方也重新规划休整,不能就这么浪费了。

    当然,张平与他意见相左。

    在张平固有印象之中,汤泉是权贵才有资格享受的,算是奢靡的代言词。

    如今连上京都还没重建好,为什么要分拨人手去折腾嵇山汤泉这块,岂不是浪费?

    姜芃姬问卫慈,“子孝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卫慈道,“慈与希衡意见不同,若是可以,慈希望能重新修整嵇山?!?br />
    如今嵇山汤泉破坏还不是很大,要是等几十年后再回头折腾,还不知道能不能抢救回来。

    姜芃姬看了一下张平让卫慈顺手捎上的书简,里面写了他反对的理由。

    张平倒没说什么修整汤泉只图享乐之类的话,他只是觉得耗费的费用太大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问道,“有什么理由么?”

    卫慈也知道自己横生枝节会增加重建预算,心下也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他道,“主公可想过以后长久居于上京?”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上京发生过地动,也许数百年内不会再有,也许隔三差五便来一遭,天象之事谁也说不好。住在这个地方,搁谁都不安心的。若是以后有进一步发展,自然要另谋他处?!?br />
    仅凭上京发生过地动,以后若是一统天下,她也不会考虑定都这里。

    卫慈道,“慈仔细看过,上京这块地方,除了汤泉和都城,并无其他出彩的地方?!?br />
    上京已经不是都城了,以后也不会是国都,那还剩下什么特色?

    这里又发生过地动,若没有其他手段,兴许这片地方百年之内都兴盛不起来。

    若是能保全嵇山汤泉,至少还是个特色。

    姜芃姬明白卫慈想要表达的意思,沉默了会儿,她道,“便按照你的意思去办吧?!?br />
    卫慈浑身一震,俯身拜谢。

    他并非愚钝之人,若是这样还不明白,怕是真的蠢了。

    他家主公对他……在不违反原则的前提下,似乎格外纵容?

    卫慈很是心慌,既有些说不出的欣喜又有些难以言喻的惶恐。

    他不知该如何反馈,只能选择沉默以对。

    除了嵇山汤泉的事情,还有另一桩事情也需要姜芃姬拍板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说大不大,但说小也不小。

    “兴建水库?”姜芃姬问道,“谁的主意?”

    卫慈道,“这是崇明与慈的主意?!?br />
    邵光受到象阳县蓄水池的启发,觉得能利用地势修建水库,一旦完工,上阳郡将会收益颇多,只要不是特别严重的旱灾,这片地方都能挺过去。只是工程太过浩大,他感觉兜不住。

    于是邵光找了卫慈,感觉心里有点儿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