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52:番外,我的夫婿是守灵人(三)【七夕节】



    女子道,“你幽居于此,应该也查了以前的事情吧?别否认,书房里面有什么书,我比你更清楚。天下时局不稳,朝内矛盾众多,母亲每日要花七八个时辰忙碌朝事。你能跟着太傅进宫,一年瞧她几次,我呢?你学得烦了便闹脾性不学,太傅有耐心地哄着你,可我呢?我只能与书籍相伴,每日都有学不完的东西。闲暇时候还被人带着到民间体察民情。当过码头劳工、学着乞儿街头讨饭、隐在乡野查访民情……卫琮,我能不能也怨恨你呢?我甚至不敢生病,除了侍女,无人伴在身旁,你稍微有些毛病,太傅彻夜未眠地守着,母亲忙得昏天暗地还要抓着太医多番询问。卫琮,你过得轻松快乐,可有想过别人过得水深火热?”

    屋外的挽月听得揪心。

    “母亲临终之前也说了,她很后悔,让你过得太安逸了!才有那么多时间想东想西。太傅自觉愧疚,将你宠得太天真。区区流言蜚语便能让你意难平,你倒是说说,除了皇位之外,你有什么地方值得意难平的?”女子又说,“这天下是母亲打下来的,你只是她的儿子,不是她本人。这天下她要给谁便给谁,你是她儿子又如何?难道必须要将天下留给你?”

    青年忍无可忍地道,“我没想过要这天下!我只希望她承认我的身份,我能正正经经喊她一声母亲,我能堂堂正正写入族谱……可所有人都告诉我,我只是她的耻辱!”

    年少不懂事,被人利用,成了插入至亲胸口的利刃,他何曾想这样?

    他守灵十二年,真以为他是个不孝子,丝毫不伤心?

    “你在卫氏族谱上,记的是嫡子?!迸拥?,“族谱上,太傅旁边的正室记得是柳兰婷?!?br />
    青年一时没回过神。

    “母亲当年只想生一个便好,只是顾念太傅,便又冒险生了你,本意是让你陪伴太傅,继承卫氏?!迸淤康赜值?,“我在人前,至今只能喊他太傅,我也想正正经经喊他一声父亲呢?!?br />
    青年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算了,全是十几年前的老黄历了,我今日过来也不是和你废话这些的?!迸拥?,“你与那个宁挽月也该成婚了,作为你的姐姐,总该送上贺礼。若是你与她的后人能堪大用,我会特赦让他们入朝堂。若是你想通了,派人与我说一声。若是没想通,继续当你的守灵人吧?!?br />
    当年母亲临终前有一道遗诏,罚卫琮守灵十二年,如今期限已经满了。

    宁挽月头一次,更是最后一次瞧见卫琮的亲姐姜琰。

    见对方出来,宁挽月匆匆行礼。

    对方在她身侧站定,倏地道了句,“替朕好好照顾他,别太宠着他了?!?br />
    朕?

    宁挽月吓得睁圆了眸子,等她回过神,人已经走了,只剩下无数“聘礼”和“嫁妆”。

    “郎君?您的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青年沉着脸,心情很不好,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琴弦。

    “唤我福寿,我想听听,有人再这么喊我?!?br />
    青年有名字,姓卫,名琮,表字廷璋,曾经轰动一时的“章祚太子案”当事人。

    “福寿……她……”

    宁挽月还未说完,青年喑哑地道,“她不会再来了,你也……走吧?!?br />
    “你要赶我走?”宁挽月揪着袖子,咬着下唇道,“也对……我的身份,如何配得上您……”

    她怎么想得到,常年一身素衣的青年,竟然是皇室中人。

    宁挽月只是个乡野丫头,纵然跟着青年学了数年,但终究缺了几分。

    说句难听的,穿着龙袍也不像太子。

    青年沉默地拨弄琴弦,半响才道,“跟着我,这辈子多无趣?!?br />
    宁挽月道,“我跟着你在这里住了六年,你可曾听我喊过一声无趣?”

    青年心烦意乱,他将那张琴放到一旁。

    “你再喊我一声?!?br />
    宁挽月本以为没有希望了,听他这么一说,迟疑之下,脆生生喊了一声,“福寿?!?br />
    青年道,“我年少的时候,犯了一桩大错。纵然守灵十二年,仍旧抹不平内心的创伤?!?br />
    宁挽月道,“你既然这么懊悔,为何方才要跟那位大人顶嘴?”

    青年不作回答。

    他怕自己认输了,连最后一个愿意搭理他的亲人都不再管他了。

    他在这里守灵十二年,前前后后只见亲姐两次。

    第一次是他刚被送到帝陵后山,第二次便是今日。

    他是个庶民,对方是坐在龙椅的天子。

    若是对方不想起他,他连皇城都进不去,更遑论见到对方。

    “有些事情……你不懂……”青年垂着头,大半张脸埋在阴影之中。

    宁挽月的确不明白。

    青年又道,“她对我还有耐心,我可以求她给你赐一份好姻缘?!?br />
    怎么说也是青年手把手教出来的学生,要说才学,皇城那边的贵女少有能比得上挽月的。

    若是再按一个好身份,下半辈子定能大富大贵。

    宁挽月原本还伤心着,听到青年这话,倏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青年问道,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宁挽月道,“我只是觉得,我还是有希望留在你身边的。你若是不在意我,何苦要用‘求’这个词?我与你朝夕相处多年,未曾瞧你用过这样的字眼,如今愿意为我用它,可见我在你心里还是有分量的。你说,我是不是该为自己感到开心?”

    青年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宁挽月说,“我只是个乡野丫头,如今却有机会与你缔结连理,我开心还来不及呢?!?br />
    青年瞧着宁挽月,隐隐明白,当年姜琰的心腹为何要挑了她送到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“福寿,你的姐姐……真是陛下?”

    宁挽月双手托着腮,脸颊泛红,眼睛都冒着星星。

    听说前后两代女帝皆是爱民如子的明君。

    特别是如今的陛下,更是廉政爱民,对方登基那年,立誓效仿其母,未曾成婚。

    虽未成婚,但几年前也诞下了一名太女,至今不知生父身份。

    不过皇帝么,百姓更关心功绩,私生活倒是没怎么关注。

    宁挽月小的时候,常常听父亲谈及两位帝王功绩。

    父亲出身乱世,他对两代帝王最为推崇,用父亲的话来说,便是——能让百姓过得好的皇帝,那便是好皇帝。至于朝廷纷争,那些离平民百姓太遥远了。

    在父亲的影响下,宁挽月也是女帝的脑残粉来着。

    青年见她面颊坨红,再想想自家亲姐的模样,莫名有些堵。

    宁挽月问他,“那个……福寿还要一直在这里守灵么?”

    青年道,“母亲……先帝罚我守灵十二年……起初,我时时刻刻都想离开,如今不想了?!?br />
    宁挽月疑惑地问道,“因为福寿心结未解?还是十二年时间没到?”

    “期限满了,不然的话,陛下又怎么会纡尊降贵,千里迢迢跑这么一趟?”青年说话言不由衷,他分明是很期待这一天的,他偶尔也从市井书籍中知道这位皇姐有多么忙碌,不比当年的母亲清闲,能抽出时间跑这么一趟,实为不易,“我只是不想走了?!?br />
    宁挽月道,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你怕是不知道……若不是我当年太蠢,犯了大错……先帝如何会早逝?”

    宁挽月却有些不赞同,她道,“可是,我听说……我只是听父亲说起过,先帝身体不是很好,她当年又有禅位的意向……我想,以先帝对百姓负责的脾性,若非无可抗力的因素,她不会轻易抛下重担,让陛下继位吧?也许,先帝当年是真的身体不好了,想要禅位……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话有可能触碰青年的痛脚,宁挽月有些不敢说了。

    青年道,“你继续说就是?!?br />
    宁挽月挠着头道,“这个……我在想,也许先帝那个时候情况已经不大好了,她想卸下担子,好好看看自己的江山?先帝为其付出大半人生,终结乱世,若是不好好看看,太遗憾了?!?br />
    青年沉默地看着宁挽月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守灵期限满了,为何不到处走走,替先帝多看看?你丹青极好,可以画下来啊?!?br />
    宁挽月本意是想劝说青年放开心结的,见他眼眶微红,反而不知该怎么说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让我靠靠……一会儿就好?!?br />
    青年倚在她肩头,半响也没出声。

    外头夜色降临,青年收敛好情绪,起身打开搁置在书房一角的箱子。

    箱子共有十六只,上下摞得整齐。

    数年以来,宁挽月从未见他打开过其中任何一口箱子。

    “这是父亲的笔墨?!鼻嗄甏蚩恢忠桓?,宁挽月还能闻到上面的墨香,展开之后,一副瑰丽的景象呈现眼前,她终于知道青年那一手绝妙丹青是向谁学的,“他极少画人,大多都是山水画。以前看着他的画,我总觉得他郁结于心,如今再看,才知自己浅薄?!?br />
    宁挽月这才明白,这些箱子里面装着青年父亲的遗物。

    全是书籍、诗词抄录、画作,除了几张地契之外,竟无其他黄白之物。

    “清风未停,花香满径,红云千里波万顷……”

    画中绘着盛放芙蕖,荷叶似随风摇曳,隐隐能嗅到扑鼻馨香。

    湖中亭,立着一道婀娜人影,似正朝着画中人的视线望来,盈盈一笑。

    青年含笑道,“画中人是母亲,他也只画母亲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