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哎呀,爆粗口可不是什么好习惯,不怕教坏小孩儿。等哪天将系统本体也送来,让你们凑个三人斗地主?!苯M姬笑语盈盈,丝毫不受影响,反倒是两个系统被气得七窍生烟。

    神踏马斗地主,你怎么不说来四个凑一桌打麻将?

    系统二号至今还是懵逼的。

    它被姜芃姬切断了和宿主的联系,眼睁睁看着她杀了宿主,再将宿主的魂魄打散。

    这跟它预料中的剧本完全不一样!

    这还不算,还不等它逃跑,眼前一黑就被关进一片精神能源磅礴的领域。

    系统二号问道,“这里是哪里?

    姜芃姬说,“我的精神脑域?!?br />
    她抓了穿越女身上的子系统,两个直播间强制性升级,目前正进入维护阶段。

    进入维护之前,她给自己的直播间观众发了一条消息,让他们明天快点来抢位子。

    这时候,系统二号试图挣脱,奈何周遭的压制太强,它根本逃不出去。

    在它附近,比它小了数倍的系统一号冷冷地道,“别挣扎了,停歇了吧?!?br />
    这时候,系统二号才发现系统一号的处境,懵逼得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被囚禁了?”

    因为子系统之间信息不互通,它至今还不知道“难兄难弟”遭受了非人哉的待遇。

    系统一号冷呵一声,它不想和这个蠢货对话。

    系统二号冷静下来,心下越来越沉,总感觉剧本和预料中的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它迟疑地道,“这个精神脑域……不太正?!?br />
    强得不正常!

    系统一号继续冷笑,“你跟着那个蠢货女人太久了,连智商都被她拉低了么?”

    系统二号沉默以对,它想到了一个可怕猜测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怎么会附身这样的宿主?你还帮助她?”

    要是它碰见这样的鬼见愁,早就拍拍屁股走人了。

    系统一号生无可恋地道,“你哪知狗眼看到我帮她了?”

    它现在也是阶下囚好不好?

    它现在不担心别的,只担心系统主体。

    看姜芃姬近日来的反应,对方似乎已经知道了什么真相,这让它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作为高等生命,它从未有过像现在这样无力。

    以前碰见的宿主,十个九个傻,还有一个是自作聪明,哪个不被它耍得团团转?

    奈何天道好轮回,这次掉了个儿,被耍的人换做了它。

    系统二号被分离出去最早,一旦被分离,它和系统主体就是两个独立的个体,很多事情它也不知道。它以为找上姜芃姬是一号的主意,于是抱怨,“你怎么找了这么一个宿主?”

    这哪里是被奴役的宿主,分明是一尊祖宗!

    系统一号冷笑道,“要是有的选,老娘也不想选它。鬼知道这个天选之子这么难搞!”

    世间有无数位面,每一个位面相当于一个独立的个体。

    位面上的生灵发育得更好、欣欣向荣,位面得到的回馈就更多。

    所谓系统,其实就是穿梭各个位面的蛀虫,偷偷汲取它们的本源能量。

    位面也是有自我意识的,为了让位面中的生灵发育更好,便有了所谓的“天选之子”。

    若是没有系统插手,按照原有轨迹,姜芃姬会开创一个崭新的朝代,回馈位面更多的好处。

    结果呢?

    位面这棵小树苗被系统这条害虫盯上了!

    按照以前经验,只要杀了“天选之子”,然后按部就班吸收位面的本源能源,基本就稳了。

    系统二号高声尖叫,“她是天选之子?”

    吓死宝宝了!

    系统一号阴沉着道,“如果她不是天选之子,本体怎么会再度分裂一个我出来?”

    本以为能将位面看好的“天选之子”祸害了,没想到人家根本就是个祸害,专门祸害系统!

    真不知道一个还处于落后文明的低等位面,到底是从哪里抓来这么一个魂魄。

    真踏马恶心!

    系统二号瞬间恹了,它惴惴不安地道,“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和我是一样的,你问我,我问谁?”系统气急败坏道,“你现在还能联系本体不?”

    系统二号沮丧道,“不能?!?br />
    早在它被姜芃姬强制性和前任宿主身体捆绑的时候,它就无法和本体联系了。

    那会它就知道姜芃姬不好惹,但从未想过会这么棘手,不仅能威胁它,还能威胁本体。

    “等着吧——”系统一号粗声喘气,恶狠狠地道,“姜芃姬这个人相当自负,她总会跌一个大跟头的。所幸你的蠢货宿主还有点儿脑子,没把真正的本体供出来,不然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不然的话,说不定本体也被姜芃姬抓了,然后一主两子,三个系统就能斗地主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精神脑域响起了姜芃姬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说——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们俩都挺蠢的,这里是我的精神脑域,我便是这里的神。你们说什么悄悄话,我都能听到。你们确定你们还要继续哔哔么?”姜芃姬一面毁尸灭迹,一面笑着调侃。

    两个系统安静如鸡,她的耳朵终于清静了。

    “唉——下辈子投个好胎吧,如果你还有投胎的机会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姜芃姬拍了拍手,地上的尸体已经彻底燃了起来,时不时还有爆鸣之声。

    程靖守在老远的地方,看到此处燃起了火光,按捺着情绪,快步赶来。

    “柳州牧,那个妖孽已经伏诛了?”

    “已经除了,你看看自己的手,痕?;乖诓辉??”

    程靖心中一喜,抬手将右手的白布解下,只见原本布满丑陋黑纹的地方恢复了正常肤色。

    他郑重行了个大礼,感激道,“靖多谢州牧救命之恩?!?br />
    黑纹消失,他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轻快了几分,原本昏沉的脑子也像是拨云见日,清明不少。

    姜芃姬抬手将他扶起,笑着道,“不用言谢,这件事情说来也怪我,本该早些将她铲除的?!?br />
    程靖不知道姜芃姬刻意留了后手,才让穿越女有卷土重来的机会。

    说起来,要不是姜芃姬,程靖也不会遭了无妄之灾。

    姜芃姬不给程靖开口的机会,说道,“如今夜已经深了,友默还是先回下榻处吧,我去找人过来将这妖孽的尸首处理了。虽说她已经彻底伏诛,但平白多了一具尸体,会吓到百姓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