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母亲和父亲恩爱甚笃,父亲怎么会杀她?挑拨离间,烦请你找个靠谱的理由?!?br />
    女子面色一僵,旋即又哭诉道,“你母亲是穿越者……穿越者就是另一个世界的人……柳佘以为她被恶鬼侵占了身体,怎么会不怕?不信你可以看看谢谦,谢谦发现王惠筠被穿越,不一样起了杀心?我说的都是真的……我要是刻意挑拨你们父女感情,那就让我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“穿越者?另一个世界的人?”姜芃姬故作不知地问她,“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!真正的古敏其实是个白痴,这件事情,曾经伺候古敏的老人都知道,她到了四岁还不怎么会说话?!迸右幻嬖谀谛暮艋较低?,一面颤抖地将自己知道的内容添油加醋抖了出来,“最后和柳佘成婚的人也不是古敏,应该是古敏的庶妹古蓁……那个穿越女不要脸,仗着自己知道历史,抢了自己的妹婿,还将古蓁推给孟湛那个畜生……柳佘无意间知道这些真相,才会谋划暗杀古敏……虽然我是杀了你两个嫡兄,但我真的没有杀你啊……”

    姜芃姬似乎被说动了,虽然没有放开女子,但手上的力道明显松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继续说,把你知道的实情都告诉我?!?br />
    女子绝望地发现系统真的联系不上了,为了活命,她只能赌一把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也是无意间知道古敏是穿越者……后来我搜了她的魂,才知道她来自未来三百年后……她知道历史,所以她抢了原本属于古蓁的丈夫……她就是不要脸的表子!柳佘是个古人,他当然惧怕鬼神,所以谋杀了古敏……我说的都是真的,求你不要杀我啊……”

    姜芃姬听了,嘲讽般嗤了声。

    女子似乎想到了什么,忙不迭地道,“柳佘还想杀你……在古敏的记忆里,你最后会杀了柳佘,他现在知道这件事情,你以后想杀他就不容易了,他会提前杀了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因为慌乱,她说得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姜芃姬好笑地道,“你觉得,你这话我会相信?如果我父亲真的要杀我,早该杀了?!?br />
    女子哭着道,“因为你是姜朝开国皇帝,后世的宸皇帝,柳佘当然不会让你现在就死?!?br />
    “姜朝开国皇帝?”

    女子点头如捣蒜,她道,“对!姜朝开国宸皇帝!我搜了古敏的魂魄,发现她是来自后世三百年的人。姜朝开国皇帝本家姓柳,闺名兰婷,但是柳兰婷十二岁那年遇见土匪,失了记忆,忘了自己是柳兰婷,还给自己改名改姓,说自己叫姜芃姬,她还亲手杀了自己的庶弟……这都是我从古敏记忆中看到的……后来她又杀了被诸侯擒与阵前的柳佘,亲手弑父……”

    见姜芃姬神色不动,女子再接再厉地道,“柳佘现在不杀你,以后也肯定会杀你的。因为你是妖孽生的女儿,他怎么不怕?可他为了当皇帝,他现在当然要对你好,你要信我??!”

    姜芃姬好笑地道,“如果哪一日,我真的当了皇帝,你以为父亲还能杀得了我?他现在没对我动手,以后就更不可能动手。你挑拨离间,撺掇我去杀父亲,你居心叵测,用意歹毒!”

    女子面色狰狞纠结。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,她废了这么多口舌,仍旧没有说动姜芃姬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她道,“你以前问过我……你问我,是不是我害得你母亲险些一尸两命……”

    姜芃姬淡淡地道,“这个问题我已经知道答案了,你即使回答,对我来说也没价值?!?br />
    “你知道了?”女子诧异地睁大了眸子。

    姜芃姬点头,“我知道?!?br />
    二人眼神对视,女子倏地张狂大笑,笑得眼泪花都冒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——你知道了!犯蠢的人是我!”

    姜芃姬又道,“说完了?说完了,准备上路吧?!?br />
    女子张狂的笑声戛然而止,一双眼珠子瞪得像是铜铃,大片的眼白瞧着渗人。

    “你杀我?”

    姜芃姬幽幽道,“我从头到尾没说过不杀你吧?分明是你自己自作多情?!?br />
    她这话掐灭女子心头最后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“下辈子,好好做人?!苯M姬用跟老朋友聊天的口吻说道,“这世上,任何人的性命都是珍贵的。所谓贫贱,指的是钱财而非性命。你有着常人所没有的优势,但这不是你草菅人命的借口。你以为自己走了天大的运道,得了一个厉害的金手指,焉知对方没有害你的心思?”

    讲真,姜芃姬还有些舍不得杀她。

    怎么说也是平日里的消遣,一下子弄没了,以后可要寂寞了。

    “饶我这一次吧……我以后再也不害你了,我真的不害你了……我也不当女主了……”

    女子隐隐意识到自己没有读档重来的机会,对死亡的惧怕凌驾于一切。

    “现在说这些,未免太迟了。你迫害旁人的时候,可曾想过今日?”

    面对死亡的威胁,女子猛地发力想要奋力一搏,奈何姜芃姬早就知道她的意图。

    “唔——”

    她伸长了舌头,强烈的窒息感让她意识模糊,细密的血丝布满了凸出眼眶的眼球。

    蓦地,只听一声清脆的骨裂之声,猩红的鲜血从口、鼻、眼、耳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剧烈挣扎的身体慢慢软了下来,睁着双眼,死不瞑目,状似厉鬼,哪里还有佳人风姿?

    姜芃姬喃喃一声,“原本还想留你逗趣儿,不过……谁让你对程靖下了手?”

    时至今日,姜芃姬也失算了,所幸偏差不大,一切还在她的掌控。

    她以为刻意中了【九品忠心符】,应该可以让女子将注意力放在她身上,不会对她身边的人下手,哪里晓得对方贪心不足。这人试图控制程靖,焉知以后不会对卫慈等人下手?

    女子是光脚不怕穿鞋,姜芃姬赌不起。

    考虑到风险,她还是决定一次性解决这个隐患——

    哪怕现在还不是收网的好时机。

    用精神冲散女子残余的精神波源,姜芃姬的右手从女子身体上方拂过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精神脑域又出现了另一团陌生的精神波源,正是女子身上的子系统。

    为了区分姜芃姬和女子的系统,姑且将它们标注系统一号和系统二号。

    姜芃姬调皮道,“系统呀,我把你兄弟送来了?!?br />
    系统一号若是有脸,怕是要气得面色铁青,它爆粗口道,“兄弟你麻痹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