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子被这个变故打得措手不及,面上的得意还未来得及收敛,如今已经受制于人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……柳羲,你没有被控制?你怎么没有被控制……你这贱人,故意诓我?”

    女子内心焦躁无措,左胸腔的心脏怦怦跳动,脑海不受控制地想起被姜芃姬支配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你一定被控制了!”女子试图挣扎,奈何姜芃姬手上力气大得吓人,不管她用什么手段,对方仍是纹丝不动,她几欲发疯,“骗人的!你不可能没有被控制,放开我!”

    姜芃姬一边压制她,一边怪哉道,“你这人好不讲理啊,难道只允许你算计我、谋害我、控制我,不允许我自卫反击?这算哪门子的规矩?说到底,分明是你技不如人,怎么有脸怪对手太强?我突然想起一句话,蛮适合你的。没有那个公主命,偏偏染了一身的公主病?!?br />
    她直白地戳中女子的软肋,对方恼羞成怒,挣扎得越发厉害。

    姜芃姬骂人太毒,一旁的程靖忍不住嗤笑,他的举动提醒了女子。

    女子像是溺水之人,迫切想要握住最后一根稻草,气急败坏道,“程靖,杀了她!”

    姜芃姬好笑道,“友默武力不如我,你让他怎么杀我?”

    女子恼恨地说,“柳羲,你若是杀了程靖,你以为黄嵩还能跟你维持兄妹情谊?”

    姜芃姬诧异地偏首,觑了一眼一动不动的程靖,洒然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的脑子已经被猪吃了,没想到还留了一点儿。不过,这有什么用呢?好心给你一个忠告,下辈子记牢了——千万别以为世界上只有你一个聪明人。自作聪明的人,往往死得很惨!我的确不会伤害友默,但是你下达命令之前,你也要确定一下,他有没有被你控制!”

    姜芃姬张嘴便是戳人脾肺的毒话,气得女子双眸赤红,迸溅出浓烈的仇恨。

    女子气喘吁吁,一番挣扎下来,鬓发凌乱,脸颊涨得通红,眼角噙着潋滟水光。

    一旁的程靖默然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知道前因后果,单看眼前场景,他还以为柳州牧弯成了蚊香,正欲辣手摧花。

    “程靖!杀了她!快点杀了她啊,废物!”

    女子不肯信,她控制不了柳羲,难道连一个愚蠢的古代男人也控制不了?

    再度被点名,程靖幽幽叹了一息。

    他对着姜芃姬道,“柳州牧,靖是否要避让一下?”

    这话是对姜芃姬说的,但也变相拒绝了女子的命令。

    打脸来得太快,宛若龙卷风。

    她用体贴小公举的口吻对程靖道,“让吧让吧,接下来的场景太血腥了,我怕吓到你?!?br />
    程靖假装自己间歇性耳聋,目光阴冷地瞥了一眼被姜芃姬压制的妖孽,毫不留恋地走了。

    女子脸上最后一点儿血色也尽数退去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她恶狠狠道,“柳羲,你杀不死我的!我还会回来报复,报复你身边所有人!”

    姜芃姬笑着收紧手上的力道,戏谑地瞧着女子。

    对方的脸因为缺氧而青紫,双眼写满了不甘,两颗眼球几乎要凸出眼眶。

    女子即将要毙命的时候,姜芃姬又松开了力道。

    大量新鲜的空气灌入女子口鼻,她一边咳嗽一边贪婪地呼吸。

    那种濒临死亡却又将死不死的感觉,实在是太可怕了,她已经没有勇气尝试第二遍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恩怨,冲着我来,我还能敬你两分。你千不该万不该,不该打我身边的人的主意!”姜芃姬轻笑着道,平静的声线中添了几分温柔,但女子不仅没有感觉到暖意,反而浑身寒颤。

    女子哆哆嗦嗦、颤颤巍巍地道,“我是不死的!我还会回来的!柳羲,你千万别让我抓到机会,不然的话,我一定要让你跟你那个不知羞耻的娘一样,不得好下??!你等着——”

    姜芃姬笑道,“你都放狠话了,你以为我还会让你有死灰复燃的机会?”

    也许是自知必死不疑,女子反而找回几分冷静。

    她有系统傍身,还有无数次重来的机会。

    她输得起,大不了继续欠系统巨额债务。

    女人癫狂地道,“你杀不死我!”

    这时候,姜芃姬靠近她的耳畔,炽热的呼吸打在她的耳垂,带着几分烫人的温度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女子心尖狠狠一跳,故作强硬地说,“不信你杀我试一试?”

    对于她而言,死亡反而是一种逃脱。

    只要死了,她的魂魄便会出现在系统空间,便能卷土重来。

    姜芃姬贴在女子耳侧,逼音成线,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女子听后,顿时面无人色,哆嗦得越发厉害。

    她没说别的,只说了一句——

    “从刚才到现在,你就没发现你最大的靠山,至今没有出过声?”

    系统?

    对!

    为什么系统一直没说话?

    女子在内心呼唤系统,但不管她喊了几声,结果像是石沉大海,得不到半丝回应。

    她越发慌张了,系统为何没有回应她?

    姜芃姬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笑语盈盈,“系统可不是万能的,它现在自身难保,哪里还顾得上你这个废物点心?”

    女子不敢置信地摇着头,面色惊恐,她不顾要害被姜芃姬钳制,伸出那双保养精细的手抓入地面,哪怕指甲崩断也顾不上,一心想要爬走……她不想和姜芃姬离得这么近!

    能让系统都束手无策的人,到底是个什么人?

    “柳羲!你饶过我吧,饶我一命吧!”女子面上挂满了惊恐的泪水,方才窒息留下的青紫还未完全褪去,配上凄厉的喊叫声,竟有几分厉鬼的风范,她求饶道,“求求你,饶我一命!”

    “求?现在会不会太迟了?”姜芃姬笑着问她。

    顺风狂如狗,逆风跪着求。

    话说,能不能稍微有点儿骨气?

    “饶过我吧,我告诉你一个秘密——你就不想知道你母亲古敏是怎么死的么?”女子哭得眼泪鼻涕齐刷刷滴下来,哪里还有绝世佳人的痕迹,狼狈得像是个疯婆子,她说,“你放过我一次,放过我这一次就行,我以后再也不和你作对了……我告诉你是谁杀了古敏……”

    直播间观众正笑嘻嘻地吃着瓜,感慨今天这场直播不算无聊。

    他们坐等主播再杀妖孽一次,万万没想到竟会牵扯出前一辈的往事。

    主播的母亲难道不是自然死亡的?

    姜芃姬垂下眼睑,嗤笑着道,“难道不是你杀了我两位嫡兄,害得母亲病重而亡?”

    女子愤恨地捶地,双眸迸溅出浓稠的恨意。

    她咬着后槽牙道,“柳佘撒谎,分明是他杀了古敏!真的是柳佘杀了古敏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