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芃姬道,“这里已经足够僻静了,友默要说什么就说吧?!?br />
    程靖看姜芃姬的眼神带着几分无奈,分明是她主动的,怎么变成自己引她了?

    让他说啥好?

    没话可说??!

    因为手上符印的缘故,程靖能感觉到妖孽就在附近,心下越发警惕。

    他道,“此事说来话长……”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没事,你可以长话短说?!?br />
    程靖:“……”

    直播间观众纷纷笑喷。

    程靖可是黄嵩阵营的谋士,不是自家的谋士,不带这么欺负人的。

    亏了程靖心理素质好,表情只是凝滞了一下便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他脑子一转,搜了搜肚子里的墨水,很快就捏造了一件似是而非的“要紧事情”。

    姜芃姬也十分配合,或点头或拧眉,偶尔还提了自己的意见。

    程靖暗暗感慨,这位柳州牧也是人才,胡诌的本事不比自己弱。

    他们一边谈一边走,姜芃姬的注意力似乎都被程靖的话吸引了。

    清冷如水的月光披洒而下,将二人的影子拉长。

    他们绕过一座假山,视角正好迎着月亮所在的方向,前方则是一片遭废弃的密集假山。

    阴影厚重,若是有东西藏在那里,怕是谁也发现不了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推移,程靖的心跳越来越响亮、越来越急促,几乎要提到了嗓子眼儿。

    右手手背传来一片炽热的温度,他知道那个妖孽就在附近,距离他不足数丈!

    便是这个时候,一声暴喝传入耳畔,幽暗的蓝光从前方阴影处朝着他身旁的姜芃姬袭来。

    “还不速速臣服——”

    一切来得太过突然,程靖下意识做出防备的动作,试图挡住那道诡异的蓝光。

    只是,他只是个武力不高的文人,等他挡在姜芃姬身前的时候,那道光已经击中她了。

    程靖见状,面色一沉。

    一个身形婀娜的女子从假山阴影走出,赞赏地拍了拍手。

    “你做得很好!如果没有你帮着牵制柳羲的注意力,降低她的戒备,怕是不会这么轻松?!?br />
    女子先前给程靖下了命令,让程靖给自己当肉盾。

    故而,程靖方才的举动落到女子眼中,正是他忠心耿耿的证明。

    程靖暗吸一口冷气,面色平静地侧身让开,退到一旁,手却放在了腰间的佩剑剑柄上面。

    女子坦然上前,咯咯笑着,绕着姜芃姬来来回回走了两圈,用挑剔的目光将她上下打量。

    “唔——倒是不错,柳羲!”

    女子在姜芃姬面前站定,倏地伸出手捏住了她的下颌,力道十分大,强迫她抬起头。

    “长得也不怎么样,活像是个男人,丑八怪一个。你欠我的,我一定要十倍百倍地拿回来?!?br />
    借着月色的映衬,程靖看到姜芃姬表情木愣,眼神竟有涣散的痕迹,好似木头一样。

    他心脏猛地咯噔,捏着剑柄的手暗暗发紧,修长的指节绷起,露出些许青白。

    女子还不满意,维持着捏紧下颌的动作,猛然发力把姜芃姬推到崎岖假山,眼神狠恶。

    “来,跪下舔我的脚趾?!?br />
    一旁的程靖气焰猛地高涨,这个妖孽竟然这么折辱人?

    正当他想要拔剑的时候,他看到姜芃姬垂在身侧的右手冲他摆了摆,示意他走远一些。

    程靖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是碰到了戏精祖宗??!

    女子还未松开手,她又反悔了。

    只见她眼波流转,心生歹毒念头,对着一旁围观姜芃姬飙戏的程靖勾了勾手指。

    “过来?!?br />
    程?无辜吃瓜观众?靖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上前数步,心态却放松了很多,他倒是要看看,接下来又有什么好戏。

    “她,今儿赏给你了,怕还是个雏呢?!?br />
    另一边,直播间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观众们追了直播多年,何时见姜芃姬被人这么对待过?

    那个女人竟然用鸡爪捏着他们主播的下颌,还将她推到假山,还让她下跪**趾?

    舔你个蛋蛋!

    这还不算,还想羞辱主播的身体?

    真是下作!

    【四维云】:我有一句MMP,现在就要甩在她脸上!

    【苜塚】:主播不是中邪了吧?快点醒醒??!

    【妖精女王的绯红】:程靖,你踏马敢碰一下主播的手指,立马顺着网线爬过去剁了你!

    原本小猫三两只的弹幕,瞬间爆炸,呈井喷式淹没了屏幕。

    然后,一条橙黄色加粗的弹幕吸引了他们的目光。

    【主播V】:忘了通知,近段时间要扩大直播间人数上限。按照预计,直播间应该会打通另一个位面。届时,我会对这两个位面的观众直播。直播间位子有限,大家记得订阅哦。

    十五万咸鱼观众:“……”

    刚刚冒出的火气,全被姜芃姬发出来的通知剿灭了。

    【帅气的白兔子】:麻蛋,戏精主播欺骗宝宝感情!

    与此同时,程靖脸色蓦地铁青,火气一冒三千丈。

    这个妖孽不知道,但他知道姜芃姬是清醒着的。

    柳羲先是丸州牧,岂能当作一般女子对待?

    别说是实质性羞辱,在程靖看来,哪怕是碰一碰人家的衣角,那都是亵渎。

    更加重要的是……柳州牧记仇了咋办?

    程靖觉得眼前一暗,生怕自己没办法竖着走出丸州。

    哪怕三观崩裂,程靖依旧没有露出破绽。

    说白了,在场三人,除了女子之外,其他两人都是奥斯卡影帝!

    奥斯卡欠他们的小金人儿,多得能让奥斯卡破产。

    女人笑意盈盈地对着姜芃姬说道,“瞧你女扮男装这么多年,想来连什么是‘女人’都不知道吧?今儿我成全你!你以前杀我数次,你就该知道会有这么一天。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风水轮流转!栽在我手里,这就是你的报应!程靖,还愣着做什么,赏给你了?!?br />
    说罢,女子捏着姜芃姬的下颌,将她丢向程靖。

    程靖要侧身避开,他可不敢碰一下,免得被对方秋后算账,牵连进去。

    姜芃姬像是个木偶人一样被女子丢出来,足尖刚离地,下一秒就发生了变故。

    她在半空调整重心,反手抓住女子的手腕,猛地一沉,将对方抓了过来。

    右手如灵蛇一般缠绕女子的脖子,一抓一提,将女子从左边摔到了右边。

    “真不好玩?!苯M姬的声音传入她的耳畔,明明是含着笑意,对于女子而言,不吝于冬日寒霜,姜芃姬又道,“原本还想留着你慢慢杀几回,没想到你却一心求死,好得很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