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般的宴席,步骤大同小异,迎宾、宣礼、起宴、乐舞……说白了就是吃喝玩乐再唠嗑。

    程靖怀揣心事,哪里有精力关注菜品和酒液?

    他都已经做好一边看歌舞一边走神的心理准备了,好歹将这段难熬的时间混过去。

    结果——

    丸州宴席风俗与其他地方大不同,给吃给喝就是不给看歌舞,程靖总不能呆坐着发呆吧?

    看歌舞发呆还能说是歌舞太美妙,所以看得入迷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只有佳肴美酒,没有歌舞美人,要是发呆走神的话,他该用什么借口?

    美食美酒太诱人了,所以看傻眼了?

    程靖原本没什么胃口,见姜芃姬始终没有传召歌舞的意思,他只能垂下眼睑,抬手执箸。

    本以为吃两口就会没有胃口,万万没想到酒席上的菜肴做得相当美味精致,将他馋虫勾起。

    程靖作为贵客坐在厅内右首第一位,身边那一桌是原冲。

    原冲暗中环顾观察,似乎在找乐伶舞姬的踪迹,结果却令人大失所望。

    桌案上的美食都要吃掉大半了,娱乐节目还没有上,这是安排出问题了吧?

    原冲笑着道,“今日有美酒佳肴,若是再有美人歌舞助兴,当真是人间快事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我府上没有豢养乐伶舞姬?!?br />
    这话搁在旁人身上,原冲会觉得很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养乐伶舞姬,不仅仅是为了享受取乐,同时也是为了待客方便。

    没有养的,多半是抠门或者家里穷酸,说出去也没面子。

    可这话由姜芃姬说出来,原冲又觉得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柳州牧可是女子,没事养那么多容貌赛过自己的美人做什么?

    给自己添堵?

    原冲自以为知道了真相,便识趣地没有纠缠这事儿。

    虽说没有歌舞助兴,但丸州的伙食当真不错,烹煮出来的菜品格外美味,色香味俱全不说,还花样繁多。哪怕他已经感觉有些饱意,可看到侍女新端上来的佳肴,仍旧忍不住伸出筷子。

    “今日设宴,便是为了两位使者接风洗尘。要是没有歌舞丝竹映衬,的确有些冷清?!币慌缘男扉鹫境隼创蛟渤?,笑着说道,“主公与黄郡守私交甚好,私底下以兄妹互称,我们两家自然是亲如一家,倒是不用太过拘束。两位使者若不嫌弃,轲倒是愿意献丑,弹奏一曲?!?br />
    自备节目就丸州的“习俗”,原冲和程靖还以为是他们表现无礼,逼得徐轲出来打圆场。

    可徐轲都已经说了,他们哪敢说不听?

    程靖便说了两句好话,不轻不重地恭维了一句。

    徐轲的琴技不算顶尖,但也有中上水平,琴曲还是欢快喜乐的调子,倒是没有丢面子。

    原冲听不出什么,只觉得人家弹得很好。

    众人将这件事情揭过去,吃吃喝喝再唠唠嗑,酒兴上来舞个剑,时间很快就过去大半。

    席间气氛融洽,令程靖绷紧的神经稍稍放松。

    不过,他的视线总会在姜芃姬右手飘过,眼底带着浓烈的挣扎之色。

    他不止一次听说柳羲能征善战,还听黄嵩绘声绘色地描述此人在朝会用笏板将人分尸的场景……纵然如此,姜芃姬依旧是个人,她真的可以对付那只妖物?妖物明显在算计柳羲,若是将柳羲引到那个妖物面前,当真不会害了她?程靖不怕别的,只担心会给黄嵩惹来灾祸!

    犹豫之间,宴席已经进入了尾声。

    不管是心不在焉的程靖还是专攻美食的原冲,亦或者姜芃姬帐下蹭吃蹭喝的文武人才,他们一面维持端正的坐姿,一面暗暗用袖子遮着肚子,借着袖子的遮掩揉一揉饱胀的肚皮。

    别人的酒席,“听歌看舞”才是主旋律,搁在姜芃姬的宴席上,吃吃喝喝才是硬道理。

    程靖正在天人交战,姜芃姬问他。

    “友默白天说有事情和我说,到底是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姜芃姬冲着他挤了一下眼,暗示他别坏事,程靖怔了一下,从善如流地顺杆子爬。

    他作揖道,“我主命令靖传些话,若是方便的话,靖想与州牧私下详谈?!?br />
    正事肯定不能搁在酒席上讲,要求屏退左右或者私底下详说,这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自然可以?!?br />
    酒席散去,程靖让原冲先回下榻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靖有要事要和州牧详说,恒舒不用在外头等了,留一辆车马就行?!?br />
    嘱咐之后,程靖跟着姜芃姬走了。

    二人踏着月色去往僻静之处,绕开了其他人的耳目。

    远远瞧上去,倒像是两个友人并肩踏月,优哉游哉地闲谈。

    因为先前的酒席太过无聊,观看直播的观众兴致不高,屏幕上的弹幕也只有小猫三两条。

    【栈道长空】:直播间还有没有活人???

    【轩辕明镜】:我还在坚守,围观主播吃了两三小时的饭,饿死我了,抱着桶装方便面啃。

    【塞璞】:我也在坚持,看到现在也没发现奇怪事情,但又不敢离开直播间,怕错过大事。

    姜芃姬开直播有一定规律,没有意外情况,直播时间都是朝九晚五。

    如果发生了大事,她会延长直播时间或者临时开直播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直播间的老人了,知道姜芃姬的脾气,所以他们一直守着不肯走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宴席结束了,竟然只看到主播一身便装和程靖在月下漫步,越走越偏僻。

    呃——他们觉得有些慌张。

    莫非主播终于良心发现,打算给观众们发点儿福利,例如强行壁咚或者做些羞羞的事情?

    如此猜测的人不止一个。

    【三只松鼠零食】:我以为主播喜欢慈美人的,之前直播也露出苗头了,为啥突然换CP?

    【躲猫猫】:我也喜欢慈美人,坚定不移地站主播X卫慈这对CP。

    【媚儿娘】:换CP?不!围观主播拿下慈美人是我追直播的动力啊,不要那么残忍!

    【偷渡非酋】:不是吧,主播会移情别恋程靖?你们别吓我!造谣张张嘴,辟谣跑断腿。虽说程靖相貌也好、气质不错、家世也行,但年纪比主播大很多诶,他应该已经结婚生子了吧?主播是不可能涉足旁人婚姻家庭的。她和程靖应该是真的有事情要谈,你们别乱想。

    随着两人越走越偏,弹幕讨论也多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