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先生——”

    浅眠的原冲听到动静,连忙跳入车厢,发现程靖身着一袭中衣,面色痛苦地蜷缩着。

    “先生!”

    “不要、不要声张——”

    程靖呼吸粗重地打断原冲,不需片刻,额上已经冒出豆大汗水,顺着面颊、脖颈滑入锁骨。

    原冲不敢违逆程靖,压着心慌的感觉,转身下车,将听到动静涌上来的护卫驱走。

    “全部打起精神守夜,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可疑人物!”

    做完这些,他忙不迭回到了车厢。

    这时的程靖已经勉强恢复了跪坐的姿势,只是脸色依旧十分苍白。

    “先生,发生了何事?”原冲半跪在地,亟欲上前扶助身形摇晃的程靖,然而手刚伸到对方身前便被程靖用手推开,正是这个时候原冲发现对方右手爬满了一大片漆黑印记,“先生!”

    程靖面色涨得通红,呼吸一次赛过一次沉重,腮帮因为用力而微微鼓胀,瞧着十分痛苦。

    “无事……”推开原冲,程靖缓了半响才压下那种锥心裂脑之痛,原先布满眼眶的细密血丝也渐渐淡去,“恒舒,你……你刚才进来的时候……可有……看到什么可疑的人物……”

    程靖言语困难,说两个字便要粗重喘息一回,即便说出口了,口齿也有些含糊。

    原冲见程靖这个模样,哪里还稳得???

    他慌乱地环顾一圈,仔细翻找刚才的记忆,根本没看到程靖口中的“可疑人物”。

    从程靖呼唤他的名字到他冲入车厢,只隔了一两息。

    这么短间隔,除非是妖邪鬼怪,不然普通人根本不可能从他眼皮底下飞走。

    “没有,末将方才在外守夜,并未看到任何可疑的人影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原冲看到程靖身边搁着已然出鞘的佩剑,剑身还染着余温刚散的血迹。

    “先生受伤了?”

    难怪程靖表现如此痛苦!

    程靖抬起右手,宽大的衣袖下滑至手肘,露出大半截白皙的手臂。

    原冲朝程靖的手臂定睛看去,头皮立时发麻!

    只见一团浓墨似的东西正在程靖手臂蠕动、晕开,起初只是一小片,之后变成了一大片!

    他哪里见过这么玄幻的场景?

    “这、这……先生……莫非是妖邪伤的先生?”

    原冲急得双颊充血,脊背却冒出森冷粘稠的冷汗。

    程靖道,“子不语怪力乱神……莫要胡说。若是妖邪,岂能被我轻易伤到?”

    说完,他眼神肃然地瞧了一眼搁在一旁的佩剑,锋利的剑身还残留着渐渐发暗的血迹。

    原冲诧然,看向程靖的眼神发生了些许改变。

    文人习君子六艺,礼、乐、射、御、书、数,佩剑对于他们而言,观赏性大于实用性。

    佩剑对于文人而言,意义等同于首饰之于女子。

    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能打,事实上那些能在外浪的文人,各个都是能文能武。

    打不赢武将,但对付几个普通人还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原冲稳了稳心神,问道,“先生这会儿可觉得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头有些疼,倒也无碍……那个刺客被我刺伤,你让人顺着血迹去找找……”

    程靖抬手将袖子向下拉,遮住那片丑陋乌黑的诡异印记。

    回想起方才的脂粉香,他的脑海浮现出白日里见过的女子,心下多了几分警惕。

    “那先生的手……要不要寻个郎中瞧一瞧?”

    原冲见程靖反应淡定,内心藤蔓一般疯长的慌乱也随之削减。

    能被程靖伤到的人,自然不可能是妖物,既然不是妖物,那就没有惧怕的必要。

    兴许是车队中间出了叛徒,二者里应外合,以至于原冲在慌乱中没有发现可疑人物?

    “暂时不用?!背叹干裆纤?,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,“那人还会回来,加强巡夜力度?!?br />
    程靖在自己眼皮底下被人伤了,这对于原冲来说是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可一不可再二,同样的事情不能再发生第二次!

    原冲铿锵有力地道,“是,先生放心。末将定然严防死守,不放过任何可疑人物?!?br />
    这一夜注定不太平,原冲不敢睡,其他护卫更不敢放松警惕。

    到了后半夜,程靖困乏难耐,忍不住阖眼小憩。

    若是平日,程靖都是一夜无梦至天明,今日却不同,梦境一个接着一个。

    与其说是梦境,不如说是童年、少年、青年的回忆,大多都是记忆比较深刻的经历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程靖觉得梦境有些奇怪,他身边无故多了一个不曾相识的人!

    这人是谁?

    梦中的程靖心中狐疑。

    观其身形,应是女子。

    周身香风萦绕,步履摇曳生姿。

    有一道缥缈的声音在耳畔轻响——

    【她是你的主公、你的恩人、你的挚友……你决不能背叛的人】

    程靖正在熟睡,眉头却始终紧锁,不断地在内心反抗那道声音。

    【胡言乱语!】

    等车厢内溢满朦胧的光,程靖才悠悠转醒,五感逐渐回归自身。

    正欲起身,脑胀欲裂。

    “恒舒……”他唤了一声,下一秒车厢的帘子便被掀开,原冲弯身进来,“可有消息?”

    原冲知道程靖所问何事,惭愧地道,“末将惭愧,并有收获?!?br />
    “罢了,稍作休整,继续启程?!?br />
    程靖眉头拧着,手指下意识地揉着太阳穴,喑哑道,“早些办完这事儿,免得让主公久等?!?br />
    【她是你的主公、你的恩人、你的挚友……你决不能背叛的人】

    不只在梦中,哪怕他已经醒了,这个声音也如鬼魅一般在他耳边作响。

    程靖没有将这些细节告知原冲,反而盯着自己右手上的印记,眸光透着几分狠厉。

    另一处,那个被程靖刺伤的人也是满心焦急。

    因为程靖是个文人,佩剑常年挂在腰间不曾出鞘,她一时疏忽大意,竟没想到程靖的警惕性这么高,冷不丁就给她一剑,幸好她有系统随身空间,逃得快,不然真要被抓个现行。

    “系统,忠心符应该已经打进去了吧?”

    系统道,“种印成功,但程靖心性坚韧,做事谨慎,忠心符不能立刻起作用,只能慢慢磨?!?br />
    普通百姓判断力不足,容易被蛊惑欺瞒,【忠心符】用在他们身上,一般都是立时生效。

    碰上智商高的家伙,中符成功率直线下降,不足一半。

    因为【忠心符】核心机制就是“蛊惑欺瞒”,混淆目标的记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