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冲领命,只是他心底依旧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为何先生会觉得那个女子有异样?

    不解眨眼,一双锐利有神的虎目盛满了疑惑,瞧着程靖的眼神有些可怜巴巴。

    程靖未做解答,反倒若有所思地看一眼车队末尾方向——

    那个女子还在锲而不舍地跟随,不知对方到底有什么打算?

    程靖放下车帘,重新捡起读到一半的竹简,很快便投入其中、专心致志。

    原冲得了指令,自然不敢轻视缀在他们车队后面的小尾巴。

    任凭他如何绞尽脑汁,他仍旧看不出破绽,不知程靖先生为何一个照面便怀疑人家?

    原冲暗中盯了一会,心想道,“不管横看竖看,怎么看都是个没什么威胁立的妇人。走路下盘不稳、呼吸急促、露在外头的双手也瞧不出任何练武的痕?!岵换崾窍壬创砹??”

    当然,这个怀疑他没胆子说出口。

    程靖毕竟是靠脑子吃饭的,如果他的智商比原冲还低,那还算毛个谋士啊。

    莫非是这个妇人埋藏太深了?

    原冲骑在大马背上,右手压着刀柄,看似随着马蹄的步子摇头晃脑,实则暗中警惕。

    他不远不近地护在程靖附近,分出一部分注意力关注车队后头的妇人。

    妇人丝毫不知自己已经被怀疑,她甚至没有听到十丈开外程靖和原冲的对话。

    十丈,约莫三十四米。

    这个距离对于普通人而言,哪怕高声讲话也听得模糊,但对于五感敏锐——特别是妇人这样的“绝世高手”,不在话下。只可惜,她虽然有绝世武功,那却是通过技能书学来的。

    技能书的确可以让她变成作战经验丰富的武学宗师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不过,身为武者的基本素质和习惯,她依旧欠缺。

    真正的武者在任何时候都会保持警惕,那不是刻意的举动而是一种习惯,例如姜芃姬。

    至于眼前这个妇人,总有一身绝世武功,碰上同等级的人,照样要被吊打。

    她脚下踩到一块碎石,脚一滑,险些扭倒在地。

    吃痛地喊了一声,声音幽幽柔柔、似是啜泣申吟,戳动心尖最柔软的地方。

    原冲听到这声音,身躯一僵,动作不自然地加紧马肚子。

    他都这样了,其他普通的护卫表现更是丢人。

    “这位夫人……你能不能不要跟着我们?这里是丸州关口,那些狂徒又被打了一顿,应该不会再欺负你?!痹迤锫砩锨?,手中马鞭不轻不重地甩了几个护卫的肩头,他们吃痛一声,面色不自然地朝前快走两步,好似后面有什么豺狼虎豹追赶……唉呀妈,刚才那一声太勾人!

    妇人瘫坐在地,发丝垂落脸侧,衬得那张巴掌大小的脸更加楚楚可怜,一双水眸似能溺人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……将军,小妇人……”

    妇人支支吾吾说不出话,局促地绞着手指和袖子,眼眶布满红丝和氤氲水汽。

    她大概是被吓坏了,好不容易找到安全感又被一个凶神恶煞的武夫驱赶,瞧着异??闪?。

    原冲道,“夫人,我们要进关投亲戚啊,不方便让你跟着?!?br />
    该说的已经说了,但妇人仍旧不肯离开。

    她当然不可能离开,用几锭碎银聘请狂徒演一出戏,要是没达成目的,她不是亏大了?

    原冲起初还察觉不出妇人哪里有问题,但再三驱赶之后对方仍是不走,疑心顿起。

    这个妇人不是别人,正是先前被姜芃姬盯上的穿越女!

    穿越女如此自信满满,倒也不是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碰上姜芃姬或者程靖这般观察细致入微的人,穿越女蒙混过关的可能性很高。

    以姜芃姬那样苛刻的条件,她都能给妇人的伪装打一个六十分,普通人自然很难看穿。

    例如原冲就没有第一时间发现不对劲的地方。

    不过,完美的伪装不仅需要毫无破绽的外表,还需要精湛的演技、周全的细节,不管哪个环节略有瑕疵,极容易被人戳穿身份。穿越女吃了前几次的教训,她在易容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,这点没毛病,坏就坏在她选择的地方和时机不对劲,这才被程靖看穿。

    如今都快进入丸州关卡了,外头还有兵卒维护秩序,哪个流民这么大胆,敢追着一个姿色尚可的女人意图施暴?别忘了,丸州牧可是女子,她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在丸州边境?

    到底是贪图一时美色重要,还是自家性命重要?

    当原冲说要砍死狂徒的时候,那些个狂徒的反应十分有趣,程靖不是眼瞎,如何看不到?

    除了这些,妇人的眼神和周身气质也是败笔,丝毫没有普通难民该有的迷茫和麻木。

    一个妇人能从卧龙郡逃难来到丸州,对外界的防备心肯定是很高的,不会轻易露出真容。

    但妇人脱离危险后的动作是什么?

    她用袖子抹了脸,露出了那张狼狈但不乏姿色的容颜……这一举动合理?

    诸如此类的破绽到处都是,稍微粗心一些也就忽略过去了,但程靖不是那种马大哈。

    “程先生,人赶不走,像是赖上我们了。末将派人盯着她,她反应倒是有趣……活像是那种地方出来的……”原冲对着车窗压低声音,说到一半顿了顿,将另一截话咽回肚子。

    自家先生可是明月入怀的人物,哪里能用那些粗话污他的耳朵?

    程靖将手中的竹简放到一旁,理了理略有褶皱的袖子,沉思一番道,“算了……等入关了,将人打发了吧?!?br />
    虽说怀疑,但毕竟是在柳羲的地盘,程靖摸不清妇人的来意,生怕对方是丸州的人,不好动手杀人。

    未免波折,谨慎为上。

    关外排队的难民太多,他们等到了日落黄昏,这才得到入关准许。

    原冲按照程靖的吩咐将人打发,对方啜泣着,瘸着脚走了。

    月上中天。

    车队不得不在外露宿,程靖作息一向规律,哪怕条件不好,他也能准时入眠。

    他将车帘掩好,脱下外头的罩衫,正欲睡下,车厢内却多了一抹陌生的脂粉香。

    程靖霍地睁开眼,抽出随身佩戴的文士剑,冲着香气来源刺去。

    “恒舒!”

    刚喊出口,手腕蓦地一痛,似有什么阴冷的东西钻入皮肤,耳边听到一声尖锐的惨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