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冲道,“这个……冲知道呀?!?br />
    程靖又问,“你说卧龙郡距离茂德郡近,还是距离丸州更近?”

    卧龙郡和茂德郡是相邻的邻居,去丸州却要横跨三分之一个州,徒步赶路需要走一两个月。

    原冲自然而然地道,“自然是茂德郡更近?!?br />
    程靖苦笑反问,“既然茂德郡更近,为何难民却要舍近求远来丸州呢?”

    难民要是去了茂德郡,虽是背井离乡,但好歹还是同一个州。几

    偏偏他们去了昊州附近的丸州,这就耐人寻味了。

    原冲终于意识到不对劲的地方,脸色倏地一变。

    他道,“有人从中作梗?”

    麻批,这怎么成!

    茂德郡郡守是原冲的主公——黄嵩,同时黄嵩还是原冲的本家堂哥。

    黄嵩祖上还显赫过一阵,但因为后人经营不善,慢慢凋零了。

    黄嵩本家姓“原”,祖父年轻丧命,因为家中贫困,宗族无法照拂年轻守寡的黄嵩祖母,为了活命,黄嵩祖母只能带着前夫的儿子改嫁给皇帝身边的红人——黄常侍,黄覃。

    黄覃是阉人,但黄嵩的父亲十分嘴甜,渐渐博得了黄覃的喜爱,便将其改姓,过继为继子,延续老黄家的香火。后来在黄覃的帮助下,黄嵩的父亲渐渐有出息,娶妻生子,还提携本家。

    到了黄嵩这一代,原氏的情况已经好转,碰巧黄嵩身边缺人,便伸手提携本家年轻一辈。

    原冲便是因此才来到黄嵩身边效命。

    黄嵩是原冲的偶像,原冲是黄嵩的脑残铁粉。

    脑残铁粉听到偶像被人算计了,这能忍?

    程靖看穿原冲内心耿直的心理活动,好笑地道,“从中作梗?倒也算不上?!?br />
    本就是正常的交锋,程靖只能说自己技不如人、谋不如人,怨不得对手奸诈。

    如今的程靖还不知道,要说玩弄人心和舆论,天下谋士又有谁玩得过卫慈?

    程靖仔细询问了,那些难民来丸州都是听七大姑八大姨宣传丸州如何好,至于这些七大姑八大姨是怎么知道这事儿的……嗯,事实上,她们也是道听途说的,根本问不出传闻源头。

    卫慈不只是给黄嵩下套,他是广撒网,到处宣扬,潜移默化中给百姓洗脑、安利自家主公。

    还记得卫慈的笔名是载驰居士么?

    卫慈吃了上辈子的亏,这一世自然要早早拿捏舆论的方向盘,自己来当老司机。

    小说话本是舆论手段,诱哄市井小童传唱童谣、聘请市井流氓宣扬、让南来北往的游侠到处安利……零零总总,全是舆论手段??此撇黄鹧?,但关键时期却会发挥极大的作用。

    卧龙郡离丸州不近,但也不远。

    百姓因战火而背井离乡,当他们思考投靠哪里比较安全的时候,第一个念头便是“丸州”。

    一两个难民不算啥,但当周围的百姓都倾向“丸州”,人们骨子里的“盲从性”便会发挥作用。一群难民带动另一群难民,宛若滚雪球一样,难民群体越滚越大,发展成如今的规模。

    十成的难民,至少六成难民愿意舍近求远,选择丸州。

    讲真,程靖应该背这个锅。

    作为黄嵩的谋士,他却不能为主公谋算得面面俱到,反而让人钻了漏洞,实在是不该。

    更憋屈的是,现在黄嵩有求于丸州,根本不能发作,只能捏着鼻子认了。

    腿长在难民身上,他们要去哪儿,除了难民本身,谁也不能替他们做决定。

    无法招揽难民归心,这是黄嵩的失败,更是程靖这些下属的失败。

    原冲不解其意,不过他看程靖的脸色好了不少,应该没啥事儿吧?

    他让人去车厢取来水囊,再取来干净的帕子递给程靖。

    “先生先擦擦汗,喝口水解热,瞧这天气,怕还要热上一阵?!?br />
    程靖接过,正欲拭去额上虚汗,耳尖听到外头传来喧闹求助之声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何事?”

    原冲仗着身高马大的优势,垫脚一瞧,说道,“似乎是有难民起冲突了?!?br />
    说难民起冲突也不准确,准确的是有几名男性难民急躁难耐,想要轻薄某个孤身的女子。

    女子自然不依不饶,要是被几个人抓住了,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会面临什么下场。

    她咬伤了一人,趁着对方吃痛的功夫撒腿就跑,一边跑一边想要寻求帮助。

    见程靖这边人多,还有数十衣着统一的强壮护卫守着,便壮着胆子向这里跑来。

    “站??!”

    两个护卫拔刀拦住狂奔的女子,女子涕泗满面,狼狈地跪求护卫,身后数名狂徒还在叫骂。

    程靖便在不远处,见此情形,眉头向下一压,瞧着颇为不悦。

    一旁的原冲解读程靖的心思,呵声如雷,“闹什么闹?”

    几个护卫半跪请罪,女子呆了呆,膝行几步上前,欲抓住原冲的裤脚。

    “救、救救小妇人——”

    原冲示意护卫将赶来的狂徒拿下,对女子道,“这位夫人,你已经安全了?!?br />
    女子用袖子抹了脸,露出一张狼狈但不乏姿色的容颜。

    “多谢这位将军相救?!?br />
    那些狂徒还在叫骂,嘴上不干净,被几个护卫暗中踹了两脚。

    原冲也是生气,污言秽语岂能脏了先生耳朵?

    他正想欲派人将几个作恶的狂徒砍杀了,程靖道,“罢了,桓舒,放了他们?!?br />
    原冲不解,程靖可是眼里容不得沙子的脾性,怎么会允许几个淫徒活下来?

    程靖瞧了一眼跪在地上,形容狼狈的妇人,叹息道,“打一顿也就罢了,罪不至死?!?br />
    妇人刚刚止住的泪水,簌簌落下。

    搁谁谁不伤心?

    如果这几个狂徒活着,等离了程靖等人,她肯定会被盯上的。

    程靖垂下眼睑,道,“恒舒,走吧?!?br />
    原冲不敢违背程靖的命令,让人将几个狂徒押到一旁狂揍一顿,然后才将人放走。

    “呸!”护卫唾弃,看着几个杀猪一般哀嚎的狂徒,不屑道,“畜牲!”

    程靖进了车厢,车队又一次缓缓向前行驶,这次他们还多了一条“小尾巴”。

    原冲本想将她赶走,但女子生怕遇到刚才的狂徒,不肯离去。

    “先生……那女子还在后头跟着?!?br />
    这时候,车厢内传来程靖清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派人盯着!”

    原冲诧异,不敢置信地向后张望一眼,压低声音道,“先生,那个女子……”

    程靖言简意赅地道,“有问题,不要声张,看看她想做什么?!?br />
    “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