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蹇竟然死了?

    可在会盟结束之前,杨蹇人还好好的。

    乍听到对方死亡的消息,姜芃姬险些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她抿着唇,一双黑沉星眸泛起些许疑惑——徐轲说,杨蹇是被人投毒暗害的。

    “投毒暗害?哪个仇家做的?”

    姜芃姬对杨蹇的事迹不是十分了解,只知道他和自家父亲有些借粮渊源,其余不怎么清楚。

    若非仇家,岂会用投毒这样卑劣下作的手段?

    徐轲道,“据传回来的消息,似乎是东门郡士族势力做的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面色一冷,反问道,“确定是东门郡本土士族?”

    徐轲回答,“这事儿……想来是八、、/九不离十。除了显赫大族,其他士族底气不硬。漳州本就是昌寿王的封地,这些士族可是在人家地盘上讨生活。为了家族荣华和延续,他们自然要采取自保措施。昌寿王已经称帝,杨蹇却毅然决然加入勤王行列,这不是明晃晃和昌寿王作对?若是杀了杨蹇,不仅搬开了一座拦路巨石,还能以此向昌寿王投诚……”

    杨蹇去勤王也就罢了,偏偏勤王盟军大多不作为,愣是没有将昌寿王彻底打杀掉。

    姜芃姬仔细思量,拧紧的眉心始终不曾舒展。

    徐轲这个推测看似没问题,但他对士族似乎有些误解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这个原因……”

    士族的确喜欢趋利避害,但他们更喜欢明哲保身或者稳坐钓鱼台,笑看底下的人争锋相斗。

    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,这才是他们最喜欢的。

    怎么会在这个当口亲自去投毒暗杀杨蹇?

    为了向昌寿王投诚所以暗杀杨蹇,逻辑上说得通,但不符合士族一贯的作风。

    徐轲疑惑了,他虚心求教道,“那主公以为是什么人做的?”

    姜芃姬露出一抹浅淡的笑意,那双眸子却染了几分凌然。

    “有可能是士族做的,但多半不是为了向昌寿王投诚,更多的可能应该是私仇?!?br />
    徐轲诧异,暗吸一口冷气,“私仇?”

    姜芃姬意味深长地冷笑一声,“此次勤王,杨蹇立功不小?!?br />
    杨蹇势力做大,第一个坐不住的自然是他的仇家,先下手暗害也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徐轲唏嘘一声,不管是士族干的还是仇家干的,杨蹇这般英雄人物如此死法,实在是可惜。

    漳州虽是物阜民丰之地,但昌寿王不善治理还喜欢挥霍,漳州各郡百姓的日子不怎么好过。

    百姓日子不好过了,将他们当做羊一样薅羊毛的士族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杨蹇性情相当刚烈,可为了百姓,他又能做到屈伸,当年东门郡几次天灾,全是他厚着脸皮向邻居——还是浒郡郡守的柳佘借粮,哪怕吃了闭门羹,他还能摆出一副不甚在意的笑脸。

    若非杨蹇,东门郡的百姓不知要死多少。

    姜芃姬语调平淡地道,“英年早逝,死得可惜?!?br />
    纵然东门郡士族看杨蹇不顺眼,但他们还需要杨蹇这面挡箭牌,怎么会轻易杀他?

    丸州与漳州相隔甚远,消息传递缓慢。

    可她有一点没有猜错,杨蹇不是被士族联手害死,反而是被仇家寻仇了。

    先前勤王,杨蹇身上还带着沉珂的箭伤,伤口位置虽不致命,但仍需静养。

    不过为了立功,杨蹇也是拼了。

    勤王一结束,他身上的箭伤便再度开裂,反复养了近一月才慢慢好转。

    杨蹇带人马回到漳州东门郡,立刻受到大小士族的宴请,一时间成了炙手可热的人物。

    昌寿王称帝,大家伙儿心里都没底,自然想办法到杨蹇这里探一探口风。

    杨蹇如实告知,甚至展露了自己的野心。

    昌寿王带了十余万兵马围攻谌州,打了一年仗,到最后也没把谌州端了,反而将自己弄得弹尽粮绝、损兵折将。若非沧州孟氏横插一脚,昌寿王哪里还能称帝,早就收拾包袱、灰溜溜滚回漳州封地了。别看昌寿王称帝了,但他手中兵马大多都是孟氏的,可不是他本人的。

    杨蹇在勤王的时候立了大功,获得不少好处。

    他提前赶回漳州东门郡,本想借着这个机会联合士族之力,来一招釜底抽薪,趁着昌寿王外强中干的时候将他拉下马。谁知,一番苦心却毁在了仇敌手中,最后死不瞑目、饮恨而亡。

    他死的时候异常痛苦,双唇乌黑、七窍流血、瞳孔涣散、身体抽搐一日一夜才渐渐冰凉。

    那般惨象,莫说亲眼所见,哪怕听一听也觉得悚然入骨!

    姜芃姬眉头霍地扬起,看着徐轲道,“那么……杨涛接了杨蹇的摊子?”

    徐轲沉吟一会儿,说,“自然是杨蹇独子接任,只是……此人年纪轻轻,怕是稳不住场子?!?br />
    杨涛作为独子,理所当然接替了杨蹇的一切,但他年轻资历浅,根本弹压不住老臣。

    东门郡士族惴惴不安、老臣嚣张跋扈、外头还有昌寿王这尊大麻烦,没了杨蹇为他挡风挡雨,杨涛骤然面对这么多压力,险些喘不过气来,但他不能倒,他还要为父亲办好体面丧事。

    他像是个盲人,走在一片陌生的旷野,脚下荆棘丛生、乱石遍地。

    杨蹇死后,再也无人帮他遮风挡雨!

    “正泽……主公,这里还有霖呢,您且安心办理老主公的丧事,其他无需多虑?!?br />
    颜霖一身素衣,腰间系着一条白色的布,跪在杨涛身后侧,陪杨涛守灵。

    整整七日,杨涛已经瘦了好几圈。

    原本合身的衣裳如今变得空荡荡的,看得人格外难受。

    杨涛一连哭了几日,如今眼眶红肿、布满了血丝,双眸干涸,已经流不出多余的泪水。

    杨蹇毒发那一日,他一直守在屋内,彻日彻夜地照顾,但他却什么都做不了。

    看着平日疼爱自己的父亲死前狰狞痛苦的模样,恨不能以身替之!

    若非身边还有可信可靠之人扶持,兴许杨涛早就支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多、多谢……”杨涛哑着粗糙的嗓子,听不出平日里的朝气,“辛苦了,少阳……这些日子,要不是还有你在我身边陪着,真不知道该如何撑过来……赵绍,我定要亲手血刃此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