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世,穿越女只是一个十八线的直播网红。

    作为直播网红,她有一张网红脸——韩式半永久雾眉、锥子脸、欧式双眼皮。

    素面朝天的她不怎么出色,但仔细化妆之后,她的脸还是很漂亮的。

    只是,脸虽然漂亮,但没有让人记忆深刻的特点。

    这样的网红千千万,谁都想出头,但出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为了热度,她经常在围脖平台发表奇葩言论,每一条热点下面都有她的发言,甚至还污蔑过几个有点名气但粉丝不多的小明星艹粉,而她就是被欺负的粉,借此博取眼球,吸引热点。

    前世为了红,她可以不择手段,当一个人人讨厌的苍蝇。

    现在为了观众们的打赏和热情,她也不介意消费难民,吃他们的人血馒头。

    只是当她真正扮作难民,混入其中的时候,她才知道电视剧骗了她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不能再赊账了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她嫌恶地拧紧了眉头。

    系统不悦地问她,“但是什么?有什么话一口气说完行不行?”

    面对系统恶劣的态度,穿越女心中不忿,但又不敢反抗,只能在心里小小地诅咒两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但是这些难民根本不是好人!你难道没有发现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穿越女欲言又止,想到这些天的所见所闻,她的肠胃就忍不住翻滚,喉头犯呕。

    这些天,她不止一次看到落单的妇女遭受欺凌。

    若非她身怀绝世武功,说不定也被三三两两的男性难民拖到角落欺负了。

    相较之下,抢劫、偷窃、伤人、拐卖人口都是小事儿。

    有些难民饿极了,还会偷走旁人的小孩儿,将小孩儿弄死烹煮,有些甚至还生吃。

    大多难民的眼神都麻木无神,好似一具具会走路的行尸走肉。

    穿越女觉得自己不是混进了难民群,分明是混入了地狱,身边这些难民全是恶鬼!

    系统冷冷地哼了一声,分明是电子合成声音,但穿越女仍旧听出它对自己的不屑和嘲讽。

    “谁跟你说难民是好人了?”

    穿越女怔了一下,支支吾吾地道,“可是、可他们都是人啊,竟然吃人肉,好恶心!”

    古代百姓应该是淳朴、善良、愚昧、庸俗……不管是哪种标签,他们都不该是这样丧绝人性的。果然是愚昧不堪的古代,素质真是低到下水沟了,幸好她可以回到自己的世界。

    系统被穿越女的话惊了一下,然后便是长久的无语。

    “拜托,这是战争年代?!彼ペ降氐?,“你看看他们,一个一个吃不饱、穿不暖,面黄肌瘦、衣衫褴褛,远远看去跟黑人似的。他们现在是在逃难,不是在穷游。人性恶劣起来,连佛祖都度化不了,你还指望他们在这个时候讲八荣八耻,学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?”

    穿越女哑然无语,不知道该从何反驳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系统又说道,“同情弱者是人类的天性,难民越惨,你的好处越多……”

    直播间观众同情那些遭遇凄惨的难民,穿越女又告诉观众,他们的打赏可以换算成这个世界的金钱、米粮和布匹,所以这段时间的打赏跟水库开闸似的,甚至比巅峰时期还多!

    听系统这么说,穿越女咬咬下唇,不情不愿地认命了。

    虽说这些难民可以给她带来收益,但她真不想混在他们中间,脏死了!

    又脏又臭,周围的空气都被他们身上的酸臭味污染了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一个原因让她无法忍受。

    她可是倾国倾城的美人诶,哪里是什么货色都能觊觎的?

    周遭那些难民的眼神让她厌恶,恨不得一个一个将他们的眼珠子挖下来!

    穿越女在心底和系统交谈,直播间的观众并没有发现端倪,继续挥霍着自己的同情心。

    不过,直播间观众听不到,不意味着姜芃姬也听不到。

    她漂浮在半空围观了一切,甚至还听到穿越女和系统的悄悄话,顿时气笑了。

    厚颜无耻的人见得多了,但这么不要脸的,还是第一回瞧见。

    这时候,底下的穿越女又跟系统抱怨。

    “打赏虽然多,但并不长久啊,根本换不了债?!?br />
    系统道,“所以你要更加努力直播还债?!?br />
    “我已经很努力了?!贝┰脚ё叛?,想出一计,“系统,要不你先缓一缓债务?如果我的直播间能再升一级,到时候赚来的分期积分就更多了。磨刀不误砍柴工,你就答应吧?!?br />
    穿越女的直播间已经升级到了6级,目前可容纳七十万观众,要不是姜芃姬横插一脚,让她背负了巨额债务,说不定直播间已经升级到了七级,人数上限扩展至一百五十万!

    七十万观众,那便是七十万人气积分!

    她和系统对半分账,到手也才三十五万积分,哪怕有观众打赏,积攒速度还是太慢。

    如果能将直播间再升一级,人数上限达到一百五十万,那么一天的分账就有七十五万积分!

    系统断然道,“不能!”

    穿越女气结,嘟囔着系统小气、没有大局观。

    姜芃姬看到这里,顿觉没趣。

    她记住周遭的环境,便从精神网络中退出来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,眼前的景象从郊外转回了县府。

    姜芃姬起身,瞧了一眼丸州的地形图,大致推算出穿越女目前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她默算了一下难民们的脚程,心下冷笑几分。

    “啧——再容你逍遥几天!”

    姜芃姬召来徐轲,询问他道,“最近这段时间,丸州境外可有异动?”

    丸州境内的难民已经少了很多,上京又在重建,可以给难民提供大量的岗位工作。

    姜芃姬方才“看到”的难民,应该是从丸州境外涌入的。

    难民意味着社会治安紊乱,若是不好好安顿,恐怕会衍生出其他祸端。

    徐轲想了想,忆起某些消息,面上不由得多了几分凝重,

    他道,“勤王刚结束,大部分勤王诸侯回了各自的领地,倒是没来得及折腾。不过……不过,有两个地方已经乱起来了?!?br />
    两个地方?

    “哪里?”姜芃姬问。

    徐轲回答,“一处是昊州卧龙郡,如今群龙无首,前任郡守的亲眷争夺权利,打得不可开交。另一处便是漳州东门郡……主公,今晨接到消息,东门郡都尉杨蹇被人投毒暗害了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姜芃姬惊诧地睁大了眼睛,“杨蹇死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