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说穿越女先前的易容破绽百出,如今这个易容勉强可以打个六十分。

    “系统……这样真的可以接近柳羲么?”

    伪装成逃难妇女的穿越女蹲在一角,佯装小憩,实则与寄宿在身体内的系统交谈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系统淡漠的电子合成音传入耳畔,平淡地不带一丝感情,“目前来说,以难民的身份混入丸州,这是最保险的。东庆这些年一直在打仗,制造了无数难民。难民群体庞大,你趁机混入其中,不会被人发现。更何况,丸州还在大量招收难民劳力,这是天大的好机会?!?br />
    系统原先还觉得愚笨的宿主好控制,但有时候宿主太蠢了,它又觉得憋屈。

    穿越女咬紧了下唇,她也知道扮作难民混入丸州是最好的,但真正体验之后又觉得难受。

    她以为逃乡的难民就跟电视剧演得那样,穿着破履衣衫,三三两两结伴而行,没什么难度。

    只是,现实却给她狠狠上了一课,真切地告诉她战争下的难民是何等模样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能直接瞬移到丸州么?”

    穿越女蜷缩着身子,努力想要降低存在感,但她仍旧感觉得到身边有数双眼睛盯着她,有些将她当做食物打量、有些将她当做货品……不管是什么眼神,她都感觉深深的屈辱感。

    系统冷嗤了一声,语气讥诮地道,“宿主,我想应该不用我再提醒你一遍了。你现在背负了巨额债务,信誉已经彻底赤字。若非紧要关头,人气积分商城是不会再让你赊债的?!?br />
    换而言之,穿越女想要混入丸州,要么仗着自己武功高强,直接翻山越岭潜入进去。

    不过,要是选择这种方法,极有可能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如果是普通人也就罢了,怕就怕被姜芃姬发现,届时可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不止穿越女惧怕姜芃姬那个杀神,连附着在她身上的系统也深深忌惮,不敢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扮作难民混入丸州,这是最稳妥的办法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一重原因——直播间观众已经看腻了各种大尺度的直播内容,她需要改风格!

    与其说观众看腻了直播内容,还不如说之前的直播内容无法让土豪继续掏钱买单。

    自从背负巨额债务,穿越女每天的直播时间从原先的四小时延长至二十四小时,但不知为何,以前为她一掷千金的土豪“老公”,大多数不见踪影,少数几个也是只看直播不给打赏。

    这行为跟白嫖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如果没有海量的打赏,她只靠每天定额的人气积分收入,什么时候能凑够还债的数额?

    穿越女暗暗咬牙,内心恨得不得了,但又不能不拉下面子讨好土豪观众。

    她前世只是一个十八线的直播小网红,为了讨生活,每天都要在狭小的房间直播跳舞或者与人聊天,讨好土豪观众。自从有了系统这个金手指,变成了土豪捧着钱过来讨好她。

    前世今生,两种截然不同的境地让她飘飘然,产生了睥睨众生的优越感。

    她已经记不清了,自己多久没有主动开口要打赏。

    最近一两个月,她纡尊降贵讨好土豪、拐弯抹角向观众讨要打赏,甚至用了以前钓凯子的手段,暗中挑拨土豪相争……哪里晓得以前上赶着撒钱的土豪根本不买账,哪怕她亲自开口了,人家也只是象征性赏几个小钱,丝毫不见从前为她倾城一笑、争相砸钱的盛景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窘状,穿越女与系统仔细商量了一下,一致认定观众们只是审美疲劳了。

    既然大尺度内容无法吸引观众们的眼睛,穿越女打算用才艺征服他们。

    穿越之初,她花费不少人气积分从系统那边兑换了很多才艺技能书,琴棋书画全都学满了。

    如果现在穿越回去,她绝对能成为震惊世界的艺术家!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——她更改直播内容的第一天,直播弹幕全是嘲讽和抨击。

    【啧啧啧——明明是人尽可夫的银娃,还以为自己是冰清玉洁的仙女呢,甲醇!】

    【弹得什么曲子啊,在这里秀才艺,不如脱光了衣服弹18摸,这样才有滋味?!?br />
    【这一身打扮什么鬼?真不知道一个伎女装什么天仙,我们过来是看你当人生启蒙老师的呀,不是过来看你秀才艺的。弹得都是什么几把玩意儿?走了走了,真是越来越无聊了?!?br />
    【哈哈哈——这就是传说中又当表子又立贞洁牌坊吧?】

    穿越女看了满屏幕的嘲讽,气得连怀中的琵琶都拿不稳了。

    她一怒之下关了直播间,将琵琶狠狠摔在地上,气得双眼发红,楚楚可人。

    她觉得被羞辱了,殊不知观众们对她以及这个直播间已经产生了固有印象——这里就是个卖肉的楼子!虽说人人平等,但不管搁在哪个时代,人们对“小姐”这种职业都是鄙夷的。

    穿越女被观众贴上了这样的标签,她一旦穿得严严实实秀才艺,在观众看来,人设都崩了!

    想看专门的古典艺术表演,观众自然会去其他直播间,哪怕那些直播的才艺远远比不上她。

    来这个直播间,观众们就是奔着大尺度的肉来的。

    结果呢?

    他们脑子里幻想着大鱼大肉,最后却端上一碗清粥小菜!

    更加让观众气愤的是,他们还没来记得骂骂咧咧离开呢,穿越女已经强行关了直播!

    呸!

    什么玩意儿!

    一个叉开腿卖搔的货色,有什么资格在这里矫情?

    穿越女脸皮厚,面对巨额债务,她矫情两天只能再度打开直播间。

    不过,这次她既没有上演大尺度内容也没有刻意秀才情,反而是开着直播间做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经历先前的失败,她这次没有自取其辱。穿越女与系统仔细商议之后,打算先按兵不动,观望观望风向,看看什么内容才能引起观众们的兴趣,让他们心甘情愿为她撒钱。

    一连数日皆是如此,观众们起先还十分不耐烦,后来却渐渐沉下心来。

    很快,穿越女惊奇地发现每日下降的打赏数额又开始增加了。

    她翻看了观众们的打赏流言,这才知道他们是同情那些背井离乡、逃离战争的难民。

    穿越女舔了舔干燥的唇,想出一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