抓老鼠?

    抓什么老鼠?

    观众们一头雾水,最近有老鼠闯入主播房间,偷吃了她的夜宵?

    姜芃姬也没多做解释,反而将阴阳玉佩收起来,破天荒地跟观众们告了假,提前关了直播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,不方便让观众们看到。

    做好这些,姜芃姬找了个僻静的地方,戳了戳系统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还活着,不要装死。刚才的事情你也看到了,没什么想说的?”

    姜芃姬说完,耳边愣是没听到什么动静。

    若非她确信系统还被她关着,说不定就要怀疑系统已经跑路了。

    “不想死就吱一声,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你还能翻了天不成?”

    随着阴阳玉佩的出现,姜芃姬捏住了更多关于系统的把柄。

    姜芃姬不客气地道,系统只能不情不愿地开口。

    “吱!”

    面对系统的恶意卖萌,姜芃姬撇了撇嘴,说道,“我给你半小时坦诚的时间?!?br />
    系统恶狠狠地啐了一声,不屑地道,“什么坦诚不坦诚的?你想诓我的话,还嫩了点儿?!?br />
    自从上次不欢而散,系统和姜芃姬就没有再交流过了。

    系统心里清楚,每次姜芃姬找上它,准没好事。

    碰上这么一个宿主,它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!

    “你能告诉我,你的核心载体在哪里么?”

    姜芃姬笑眯眯地问它,口吻随意,好似只是询问今天天气如何。

    系统内心暗暗呸了一声,嘴上却说道,“你不是我的宿主么?”

    “不用跟我装蒜,你明知道我指的核心载体是什么?!奔托辰涣鞑恍?,姜芃姬只能换一种交流风格,“见了这枚阴阳玉佩,我才想起来,你是系统也是虚拟生物。按理说,虚拟生物没有特殊载体是无法离开原生环境,这一点,哪怕连天脑都无法避免,你自然也是一样的?!?br />
    听到姜芃姬把它和天脑比较,系统险些气得炸锅。

    “少将我和那种低等生物类比,我根本就没有那种东西,你还是死心吧?!?br />
    它可是有能力穿梭各个位面的系统,真正的高等生命,区区一个天脑能和它比?

    姜芃姬见系统抵死赖账,倏地冷笑一声,问道,“你说这话,还真是不亏心?!?br />
    系统心中一个咯噔,面上仍是坚持原先的说辞,拒绝被姜芃姬套话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——既然你坚持没有载体核心这种东西,我也不能勉强你。不过我有一个问题十分好奇,不知道你能不能回答出来——你是如何拍摄直播的?或者说,用于直播的‘摄像头’在哪里?我仔细观察过直播间的拍摄视角,以我所在的位置为标准,高空数百米无死角拍摄??刹还芪以趺囱罢?,根本找不到诸如‘摄像头’的存在……对于这个问题,我想了很久,始终也没弄明白你直播工作的原理。直到今天,我发现了这个东西,它给了我灵感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颠了颠手中的阴阳玉佩,唇角挂着淡笑,“作为虚拟生物,我想你对它应该是不陌生的。刚才我催动这件东西,发现自己的视角转到了高空,更加巧合的是,当视角向地面拉近的时候,正好与直播间的拍摄视角吻合。针对这一点,系统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?”

    原先还理直气壮的系统,现在安静如鸡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姜芃姬很笃定地道,“你有载体!我迟早会找到它的?!?br />
    先前说过,虚拟生物的生命结构并不稳定,若是离开了原生环境,好比鱼儿离开了水,根本活不长久。所谓载体便像是装满水、充满氧的鱼缸,有了它,鱼儿可不到处蹦跶?

    姜芃姬对付系统,目前有两种方案。

    第一种,她的脑域恢复巅峰状态,与主系统硬碰硬,不过这种办法并不稳妥。鬼知道主系统把自己切成了几片?若是不慎放跑了几个子系统,她倒是没事,怕就怕身边的人出事。

    第二种,毁了系统依附的载体,哪怕不理会它,子系统也好、主系统也好,全都活不长久。

    相较之下,第二种方案更加轻松也更加完善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个载体又在哪里呢?

    按照系统狡诈的性格,对方肯定会将这么要命的东西藏得好好的,不会让人轻易找到。

    系统又一次沉默以对。

    与其说是沉默反抗,不如说是坐以待毙。

    因为它清楚,不管它说什么,根本不能误导姜芃姬。

    如果是系统主体,这会儿还能跟姜芃姬硬碰硬打一波,二人胜率五五开。

    可是,它只是主系统分裂出来的子系统。

    顶多糊弄糊弄没见识的穿越者或者土著,欺骗姜芃姬?

    君不见,它这些年一直被对方囚禁着么?

    姜芃姬也不在意,甭管系统什么反应,它都是自己的阶下囚。

    这么点儿段位还想跟她斗,简直没把她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不过在解决主系统之前,她觉得可以先将小鱼小虾抓起来。

    姜芃姬重新闭上了眼睛,按照刚才的步骤用精神试探阴阳玉佩,很快便发现了奇特的气旋。

    用通俗的话来解释,这枚阴阳玉佩其实就是一个精神网络的终端以及登录端口,只有精神足够强大才能“登录”这个精神网络。普通人精神脑域不强,他们只能增加和玉佩相处的时间,被动地适应。所谓通灵入梦,其实就是在精神无意识的状态下进入这块精神网络。

    不过,姜芃姬终究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当那片气旋出现的时候,她没有反抗,任由气旋将她的精神拽入其中。

    因为有了心理准备,当眼前出现高空云景,她也没有吃惊,反而顺着那条红线向地面坠去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地面的景物在眼前不住放大,她“看”到了一位“老朋友”。

    呵呵,这位久违的“老朋友”不是别人,正是偷偷摸摸潜伏到丸州的穿越女。

    对方又换了一副面容,易容成了逃难的年轻妇人,混在一群难民之中。

    姜芃姬可以清晰看到地面发生的事情,听到他们的声音,地面上的人却浑然不知。

    她将注意力放在“年轻妇人”身上。

    吃了几次教训,对方这次的易容可比以前好太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