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妖孽?”姜芃姬眸光一转,暗暗捏紧了右手,口吻多添几分杀意,“听父亲提及过那个妖孽……据说是杀害我母亲的元凶。奈何对方手眼通天、本事非凡,父亲拿她无可奈何……”

    谢谦始终在观察姜芃姬的反应,见她这个反应便知道对方知道了不少内情。

    柳佘这人也是心大,将如此重要的事情告诉孩子,不怕孩子一时冲动做出傻事?

    谢谦至始至终没有告诉李赟关于他母亲死亡的真相,其实也是怕自家孩子冲动做傻事。

    那个妖孽着实不简单,连高人都说了——

    寻常凡胎**,根本伤不到妖孽分毫!

    说得难听一些,去了只是送死!

    “与其说这人手眼通天,还不如说她攀上的人厉害……”谢谦嘲讽地嗤了下,眼底尽是明晃晃的厌恶和鄙夷,他继续道,“狐媚惑主的本事,兴许世间再无人能比得上她了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点头赞同,她笑着道,“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,连男子中的英雄都如此,更别说那些被身体支配的凡夫俗子了,被人迷得不知东南西北。我只是有些奇怪……父亲说过,那个妖孽有着超出世人想象的妖邪手段,堪比狐媚惑主的妲己之流,为何没有世外高人收拾她?”

    从目前获得的情报可知,这个世界没有仙家术法,但也有着超越常人想象的手段。

    例如河间佛寺的了尘大和尚,观面相、知气运,堪比神棍之流。

    谢谦蹙着眉头,姜芃姬这个问题也是他一度百思不得其解的。

    “这些年,我也曾悄悄拜访过不少隐士高人,倒是知道一些内情?!毙磺档?,“当年,我发现拙荆被这个妖孽占去了肉身,第一时间便想起了古时狐妖占去苏妲己之事。在此之前,我不信糊弄人的神佛,但面对浑然陌生的拙荆,不得不相信。无法,只能暗中寻求高人相助?!?br />
    谢谦找河间高人了尘和尚帮忙,奈何泄露了消息,惊动了妖孽,给他们父子惹来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“听父亲说过,您找的是了尘大师?!?br />
    谢谦苦笑着点头,“正是了尘大师?!?br />
    很可惜,他还没见到了尘大师,已经被妖孽发觉意图,对方趁机偷袭他,将他打成重伤。

    后来又碰上匪徒杀人,谢谦只能置之死地而后生,抱着尚在襁褓的儿子跳崖。

    幸好他赌赢了,崖边的藤蔓和树枝救了他们父子一命。

    姜芃姬还开着直播间呢,谢谦刚出现的时候,不少观众表示这位大叔真有魅力。

    众人正默默舔大叔的颜值,听到二人的对话,直播屏幕上的弹幕内容齐刷刷换了。

    【亚特兰蒂斯】:谢谦老帅哥这话的意思是他发现自己老婆被人穿越了?厉害了我的古人!

    【一战扬名】:这很正常吧?毕竟是同床共枕的伴侣,怎么可能发现不了?

    【晏日安】:听得有些迷糊,哪个大佬来解释一下,这到底是咋回事?

    【剁手剁脚】:你们还记得主播这个世界还有一个穿越女不?按照先前的直播内容来看,这个穿越女占了谢谦老婆的身体,后来被谢谦发现了,穿越女就先下手为强,准备下手杀了谢谦和尚在襁褓的汉美小天使。谢谦父子侥幸生还,当然要想办法报仇喽!

    【金桔柠檬汁】:这个……穿越这件事情也不是本人能控制的吧?不过那个穿越女的确是过分,占了人家老婆的身体不说,还想杀了这具身体的丈夫和儿子……但谢谦也想杀了穿越女啊,如果我是穿越女,好死不如赖活着。愧疚归愧疚,但是个人都会想活着的吧?

    【良品铺子】:我觉得这事情不能归为一谈,搁谁都想活着,但那个穿越女做的事情的确过分。按照目前所知的内容来看,这个穿越女不仅想反杀谢谦父子,貌似还害了主播母亲和前头两个嫡兄。记得柳府庶女柳嬛么?根据大神分析,这个柳嬛是穿越女和昌寿王的女儿。记得柳嬛的丈夫巫马君么?巫马君是穿越女和东庆皇帝的儿子。关键这两个同母异父的兄妹,特么都是用谢谦老婆王惠筠的身体生的。这事情搁在谁头上,谁都受不了的吧?

    弹幕激烈讨论,不少观众还想起之前刺杀姜芃姬的穿越女,顿时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站在谢谦和原主王惠筠的角度,穿越女是占了人家身体,用这具身体试图杀害原主深爱的丈夫和儿子,还用这具身体和无数个男人纠缠不清,生下两个孽种,搁谁谁不觉得恶心?

    谢谦可不知道有观众讨论这事儿。

    他径自说道,“原本想找了尘大师寻求帮助,奈何妖孽厉害,事先窥破了我的打算……后来,我阴差阳错下碰见另一位高人。对方告诉我,那个妖孽来历不凡,怕是异界之人,能扰乱既定的命数。对方还说,不少高人已经发现异样,但这妖孽神通诡异,擅长行踪藏匿之术。若是未成气候,倒是能想办法试一试……可如今过去这么多年,已经成了气候,难以除去?!?br />
    这个世界的世外高人,不过是比较厉害的神棍,能掐能算不能打。

    穿越女的命数不在这个世界,他们算不出此人的天机命轨,更别说找到人了。

    “异界之人?”

    谢谦叹息道,“是啊,异界之人,兴许是害人的鬼魅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眼珠子转了转,发现一个奇怪的地方。

    柳佘知道穿越女大致方位,因为他有权有势,能派遣人帮他查探。

    谢谦却是孤家寡人,无权无势还被谢氏除名,他怎么那么肯定穿越女在中诏皇宫?

    “我有一个疑问,你是怎么知道妖孽混在中诏皇宫?那也是高人告诉你的?”

    “高人倒是没告诉我,但他给了我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谢谦从怀中取出一物,竟是一枚阴阳鱼造型的玉佩。

    姜芃姬上前接过这东西,巴掌大小,触手生温,质地温润细腻,竟是不可多得的暖玉。

    关键这玉佩还十分奇特,一半黑一半白,黑得纯粹,白得透亮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据高人所言,这是前朝丞相皇甫修的陪葬遗物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