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们父子慢慢谈?!?br />
    万轩看了一眼李赟,对方的轮廓酷似谢谦年轻时候,但眉眼精致却偏向其母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万轩不禁暗暗感慨,若是没有那桩事情,谢谦夫妇应是羡煞旁人的神仙眷侣。

    李赟连忙让下人领路,将万轩带到客房安置。

    见儿子忙碌的模样,谢谦笑了笑,说道,“阔别两三年,你成长了不少?!?br />
    李赟耳朵高高支起,父亲这话是在夸赞他已经长大成人、能够独当一面了呀。

    纵然内心已经开心得百花齐放,面上仍旧维持着习惯性的“高冷”。

    谢谦话锋一转,对着李赟讲,“若是按照一贯的习俗,早该议亲成婚了?!?br />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的眉头不受控制地狠狠拧起。

    倘若谢谦没有被谢氏暗中除名,李赟便是理所当然的谢氏嫡孙。

    议亲这事儿,十三四岁就要张罗了,一般都是由当家夫人亲手挑选。

    “可惜你娘去得早,不然的话……她大概都能吃上孙儿的周岁宴了?!?br />
    世家规矩多如牛毛,十三四岁议亲,十八十九成婚。

    算算李赟的年纪,早该成婚娶亲,生儿育女了。

    如今这个情形,倒是有些尴尬,有些高不成、低不就的意思。

    作为世家出身的谢谦,虽然没有疯魔一般看重血统,但他骨子里也没将自己当做平民百姓。

    儿子议亲成婚,女方最好是清贵出身,不求家世如何显贵,但脑子一定要好使。

    划重点——脑子一定要好使!

    没办法,谢谦被那个诡异的妖孽弄得神经紧张了。

    生怕儿子娶错了媳妇,毁了三代人。

    谢谦提及李赟生母,这让李赟发胀激动的脑子冷静了些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他还没听谢谦说过生母的消息。

    李赟小心翼翼地问,“父亲,儿子听柳州牧讲过,母亲原是琅琊王氏出身?”

    父母双方都是四大高门嫡系出身,在这个讲究血统的年代,李赟的出身甚至比皇室还高贵。

    谢谦叹了一声,面带追忆地道,“是啊,你母亲姓王,闺名惠筠,琅琊王氏嫡女,她与王氏这一代家主是胞兄妹。奈何天不佑人,她身子娇弱,生你的时候不幸血崩而亡……”

    李赟认真地听着,听到谢谦说母亲闺名“惠筠”的时候,眼皮子跳了跳。

    谢谦没错过儿子这个反应,问了句,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赟摇头道,“没,只是觉得母亲这个闺名与儿子认识的一位娘子类似?!?br />
    别说名字类似,天底下重名重姓的人还多了去了,谢谦并未在意。

    李赟又问道,“母亲……听柳州牧讲,她还是少有的才女……”

    谢谦用自豪的口吻道,“岂止是才女?用柳佘类比,你母亲才学碾压一个柳佘绰绰有余?!?br />
    李赟:“……”

    父亲,你和柳州牧有多大的仇?

    不过谢谦这么一说,李赟对那位未曾谋面的母亲也生出了向往钦佩之心,更有些沮丧。

    按照父亲的说法,母亲是因为生他才亡故的。

    “父亲这边有母亲的画像么?”

    李赟听柳佘说过,谢谦是个文武双全的全才,提笔能吟诗作画,持枪能杀敌破阵。

    若是如此,父亲应该为母亲画过画像之类的东西以作留念吧?

    “自然是有的?!?br />
    谢谦当了十几年的山野宅男,搁在旁人身上,估计已经堕落成不修边幅的江湖草莽,但谢谦的教养却是融入骨血的,哪怕只住着茅草屋,一样能弄出放荡不羁的隐士风范。

    作为带着儿子谋生的单身汉父亲,他也没将其他技能落下,笔墨丹青依旧不俗。

    未免记忆褪色,他画了好些画像带在身边。

    李赟兴匆匆地打开画像,看到人物的面容,瞬间怔了一怔。

    若非确信慧珺娘子的年纪比他还小几个月,他都要怀疑对方是他母亲了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……慧娘子么?”

    他喃喃地道,脑门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无礼?!?br />
    不喊“母亲”喊“慧娘子”,这小子是要造反?

    李赟犹豫一会儿,坦诚道,“父亲,儿子见过画像上的人?!?br />
    谢谦心脏猛地提到嗓子眼儿,自家儿子见过那个妖孽?

    “何时见过?”

    “昨天呀?!崩钰S解释道,“主公后院有位娘子和画像上的母亲面容酷似,气质倒是大不同?!?br />
    画像上的王惠筠气质如兰,出尘淡雅,

    她穿着一身华服立在百花丛中,右手放在微凸的小腹,面上带着淡淡的笑意,整个人蒙着名为“母爱”的光环??吹交竦氖焙?,旁人先是被对方的气质吸引,继而注意到她的容貌……哪怕隔着画,旁人也能猜出这是个饱读诗书的才女,唯有长久浸淫此道,才能养出如此气度。

    至于李赟见过的慧娘子,人家也是美得不可方物的美人,但那种美丽却是绚烂夺目的。

    一个内敛,一个张扬。

    李赟这么说,谢谦立时对那个酷似他妻子的女人产生了警惕。

    没等谢谦回过神,李赟仔细将画卷收好,略微害羞地道,“父亲……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儿子……心中有心仪的女子了?!?br />
    李赟可不想自家父亲做主给他议亲订婚。

    未免节外生枝,自己还是坦率地先招了吧。

    谢谦:“……”

    虽说不情不愿地降低了择媳标准,但谢谦真不想儿子娶个大字不识、满嘴粗话的山野泼妇!

    谢谦立时在脑子里描绘出一个满嘴大黄牙、说话唾沫横飞、指甲藏着黑厚污垢、吃饭吧唧吵闹、睡觉呼噜如雷、与人对骂扭打的女子形象,眼前顿时一黑,呼吸都要断了。

    儿子,你千万别想不开??!

    谢谦心颤地问道,“哪家女子?”

    是不是自由恋爱他都没管了,他就想知道是哪家女子。

    哪怕是农家女也认了,只求教养不出错。

    “河间上官氏,不知道父亲有没有听过?”李赟有些不好意思地道,“她叫上官婉?!?br />
    河间上官氏?

    这个谢谦知道,他都做好最坏的打算了,没想到李赟给了他惊喜。

    “上官氏的娘子,倒也不错?!?br />
    “那父亲这是应允了?”

    李赟开心得想要飞起来,今天是他的幸运日啊,好事一桩接着一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