难道真的如柳佘所言,他与师父并非师徒,他们俩是亲生父子?

    万轩又说他像年轻时候的师父,这让李赟心中好奇不已,好似有几只奶猫在轻轻挠着。

    谢谦轻叹一声,说道,“如今不是说话的地方,能否先进城一叙?”

    李赟忙地道,“这是自然,还请师父和这位先生随赟过来?!?br />
    毕竟是李赟的亲戚,连李赟都认可了,守城的兵卒自然要开城门放人进来。

    城内静悄悄一片,偶尔能听到打更更夫的声音。

    李赟将人带回了府邸,虽说他的房子只是二进小宅,但空置的房间还有很多。

    谢谦瞧了,心中多了几分欣慰,“看样子,你这几年过得还不错?!?br />
    丸州是青衣军和红莲教肆虐最严重的地方,可如今一瞧,城内建筑鳞次栉比,街道宽阔整齐,空气清新干净,不似其他城池,街道尽是生活秽物、百姓随处方便、空气充斥着骚臭。

    李赟丰请谢谦坐在上首,双目满是孺慕之情。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临了,李赟反而紧张得说不出话了,脑子似有万千蚊蝇在嗡嗡乱响。

    谢谦喝了一口茶,随意抬头看了一眼跪在不远处的李赟,平淡道,“何事?”

    李赟支支吾吾有些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毕竟抓着师父询问对方是不是亲生父亲什么的,莫名有些羞耻,如果是个误会咋办?

    “师父先前在茅屋留书,说是要寻仇人报仇,那……报仇成功了?”

    李赟怂了一下,临时改了问题。

    若是李赟敢抬头看,他便会发现谢谦的仪态气度根本不是寻常武夫能有的。

    居移气,养移体。

    那分明是长久浸**香富贵之家才能养出那般矜贵气度,哪里像是隐居山间十数年?

    听到李赟的提问,谢谦端茶的手顿了顿,险些将茶水泼了出去。

    谢谦也是武人,手上功夫异常稳当,能让他产生这般失误,可见李赟的问题杀伤力多大。

    “没有,失败了?!?br />
    谢谦近乎咬牙切齿地挤出这五个字。

    李赟垂着脑袋,恹恹地问道,颇有几分认命的滋味。

    “先前,徒儿见到主公的父亲——崇州州牧柳佘,他说他与父亲乃是年幼相识的朋友。他还道,徒儿不单单是师父的徒弟,极有可能是您的、您的亲生子……师父,这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谢谦歪了一下脑袋,在脑子里搜出柳佘的脸。

    他与柳佘多年不见,对方在他脑海中的印象还停留在青年时代。

    李赟见师父长久未回答,一颗心沉啊沉,险些沉底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‘极有可能’,本身就是?!?br />
    谢谦略显不爽地补了一句。

    自家儿子被冤家的女儿收为下属,这件事情也是蛮心塞的。

    更加重要的是,谢谦和柳佘的关系还真没后者讲得那么好。

    李赟听到这话,猛地错愕抬头,喜不自胜,嗫喏半响才吐出一个字,“爹……”

    谢谦轻轻点头,“嗯?!?br />
    李赟这边反而卡壳了。

    预料中应该可歌可泣的父子相认,为何这般平淡呢?

    “爹……那你为何不认儿子?”李赟有点儿小小的委屈,他和养父母一年到头见不到两次面,他接触最多的人便是他谢谦,小时候他常常在想,为何师父不是爹爹呢?

    谢谦垂眸道,“我何时不认你了?”

    李赟又卡壳了。

    “一日为师,终身为父。家传枪法需要师徒传承,既是你师又是你父,何时没认你了?”

    李赟:“……”

    说得好有道理,竟然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这姓氏……”李赟垂着脑袋纠结了一下,心情也是飞一般的轻快。

    “为父被逐出家门,你自然不能姓谢?!毙磺硭比坏鼗卮?,他又道,“当年那桩惨案,为父带着你侥幸逃生,浑浑噩噩间忘了自己是谁。一路从河间郡流浪到奉邑郡,后来被那户李姓夫妇收留。那户人家多年无子,便将你收为养子,等为父忆起自己是谁,你已经两岁了?!?br />
    李赟原先的名字是李狗柱,谢谦脑中淤血慢慢消下去,恢复了记忆,顿时脑仁儿都疼了。

    想他谢谦文武双全,儿子却取了这么一个贱名,但又不好意思与那对夫妇争辩。

    他干脆让那个名字当做李赟的小名,还做主给他取了个好听的大名。

    赟者,既指有财又有文武双全之意,可比什么狗柱好多了。

    那对夫妇收养李赟之后迅速有孕,自然更加珍惜自己的孩子,对谢谦的举动不甚在意。

    听了一番解释,李赟简直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不过他很快就注意到谢谦话中的异样,什么叫“被逐出家门”?

    “父亲与嬛佞谢氏生了什么龃龉?”

    东庆共有四大高门,上阳风氏、琅琊王氏、嬛佞谢氏以及沧州孟氏。

    虽然对谢氏了解不多,但看看身边的风瑾,李赟也知道身为嫡系的谢谦,应该是何等尊贵。

    听柳佘说,谢谦还是那一代的领军人物,风流无双,怎么会变成这样?

    因为谢谦的缘故,李赟还专程向风瑾打听过琅琊王氏和嬛佞谢氏的消息。

    他发现一个很诡异的地方,这两家几乎是同时淡出人们视线,在朝堂上的活动减少了。

    谢谦眼睛一斜,淡淡道,“小孩子家家,这事情与你无关?!?br />
    李赟丧气,百折不挠地换了个问题,“那、那父亲的仇人可是赟的杀母仇人?那人是谁?”

    谢谦这次没有回避,反而道,“一个妖孽?!?br />
    这个妖孽可不是骂人的话,而是实实在在的妖孽。

    李赟还想继续深问,看到谢谦那张平淡的脸,满腔的勇气全部泄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父亲可还会离开?”

    李赟的人生追求很简单,奉养师父、娶妻生子。

    后者在他坚持不懈的努力下,终于有一丢丢的希望了。

    师父要是走了,他奉养谁去?

    “不走了?!?br />
    简简单单三个字,听到李赟耳朵,宛若天籁。

    “明日……替为父引荐一下?!毙磺?。

    “引荐?”

    “有些事情要与你的主公详谈,找不到柳佘,找得到柳佘的女儿也是一样的?!?br />
    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,谢谦父子和柳佘父女都有着同样的敌人,自然有联手的理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