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上凌霄殿,人间上阳宫。

    上阳宫不止是东庆皇宫,更是汇聚天下富贵之地。

    “想当年,上京城和上阳宫是何等繁华……如今只剩废墟残骸……远处似有人烟?”

    卫慈掀开车帘,擦了擦额上冒出的热汗,望着眼前杂草丛、藤蔓疯长的废墟感慨万分。

    如今已经是盛夏时节,毒辣的太阳高悬头顶,晒得人肌肤滚烫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也是上京,富贵人家汇聚的宝地。当年地动发生突然,多少宅院坍塌,尽数埋葬废墟。流民汇聚于此,翻找废墟下的钱财谋生……故而,周边慢慢也凝聚出零散的村落……”

    张平一身麻衣裋褐,长发用布巾束起,若非气质带着难以忽视的书卷气息,兴许会以为他是普通农民。他从马车上取了一顶斗笠给卫慈遮阳,“我们先去查访一番,然后再做决定?!?br />
    曾经的上京城流动人口动辄二三十万,如今却成了半天不见人影的废墟。

    不过两年多的时间,疯长的藤蔓爬满废墟,偶尔还能瞧见数只穿梭于此的老鼠。

    卫慈和张平带来了万余劳工,剩下的人手打算在当地招募,借此机会吸纳流民,减少隐患。

    二人耗费了数天功夫走遍上京城以及附近高山,摸清周遭地势,重新规划城市布局。

    卫慈记忆卓绝,几乎过目不忘,几天的功夫就将周遭地势情形熟记于心,再将它们画与纸上。经过一番商讨,二人对比上京城原有的布局,在此基础上对州府的布局做了改良调整。

    “真是怀疑,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情是你不会的……”

    张平从外头回来,露在外头的脸颊和脖子被毒辣的太阳晒得黑红,汗水浸湿了衣裳,干了又湿,湿了又干。在外头跑上爬下忙了一天,张平渴得嗓子眼儿都要冒烟了,回来就一顿灌。

    他看到卫慈桌上摊着一张巨大的竹纸,上面用细细的炭块画出了一座城池的平面图。

    至于卫慈为何要用修整后的炭块作画,对方回答这样快一些,张平也就不多问了。

    “人力有时尽,天意命难为。慈也只是一介凡夫俗子,不会的事情还多了去了?!?br />
    卫慈笑着将熬夜画好的成品小心卷起来放好,从旁翻出另一卷纸,徐徐打开。

    相较于方才那副好似用衣尺比着画出来的平面图,这一副图样便显得随意许多。

    “这是上京城旧址附近的村落、山地、树林……这几个点泥土颇为粘稠,适合烧制青砖,附近还有聚集了村落,零散加起来有千人规模。我们招募附近的百姓,让他们修建一条直通上京的道路。建城所需的木材、石材和泥沙用度巨大,总不能都只用一个地方的……”

    建城的材料不贵,贵的是运输成本。

    卫慈仔细算了算,打算先耗费人力去修建大路,一切准备妥当了再开工建城。偌大上京城,一城的废墟还要仔细清理出去,能废物利用的废物利用,节省成本,不能利用的想办法处理。

    张平随意地甩手道,“这些你来拿主意就好?!?br />
    卫慈表情僵了一下,望向张平的眼神带了几分幽怨。

    猪队友啊,说得就是张平这种人。

    顶着毒辣的太阳,张平等人挥汗如雨,他们的顶头上司姜芃姬则抱着西瓜与程丞闲谈。

    西瓜产量有限,大多都供应给有功的下属,剩余一部分则丢到知客斋,售卖给食客。

    在姜芃姬的支持下,官方食肆——知客斋已经开遍整个丸州,境内每个郡县都有。凭借新颖的菜式和经营方式,它很快便在当地站稳脚跟。按照姜芃姬的吩咐,知客斋走中高端路线,普通家常菜的菜谱无偿公布给百姓,免得知客斋与百姓开的食肆冲突,抢了他们的饭碗。

    知客斋开得越多,意味着能提供的岗位越多,能安顿更多的伤残将士或者阵亡将士的亲眷。

    百姓何时见过西瓜这样的新奇水果?

    一时间,各地的知客斋生意都好了不少,每日的纯利润也在不断上涨。

    姜芃姬一边吃着西瓜,一边查看各地知客斋送上来的账目。

    “知客斋的生意倒是不错,但利润并不客观?!?br />
    中馈内务都是程丞夫人掌管,他对生意方面的事情了解不多,但也知道食肆赚不了几个钱。

    姜芃姬看了一遍账目,心下稍稍满意。

    各处知客斋的掌柜还算聪明,没有在账目上偷奸?;?,所以她没花多久时间就看完了。

    “偌大一个丸州,怎么可能靠知客斋的生意维持用度?赚多少利润并不重要?!苯M姬笑了笑,说道,“当年建立知客斋,不过是为了让伤残将士有个去处、阵亡将士的遗孤和老父母能有个依靠……赚不赚钱不重要,重要的是能安定人心。将士看到家人得到妥善安置,他们在战场也能放心。若是不妥善安置他们,一来寒了将士的心,二来也会将这一部分人从良民逼成了流民……程先生比晚辈见识多,自然该知道流民一旦多了,会是何等景象……”

    多少落草为寇的土匪是流民出身?

    古代乱世的流民与难民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哪里流民多,哪里的社会治安便差,隔三差五发生犯罪案件。

    偷盗、争斗还算轻,怕就怕入室抢劫杀人或者歼杀妇孺,这种例子可不少见呢。

    丸州为何能稳定下来?

    还不是流民数量减少了,越来越多的流民受到招安,重新回归家园田地。

    程丞听了姜芃姬这话,思虑了一会儿,脑中闪过一道灵光。

    他道,“莫非,州牧修建州府也是为了这个?”

    程丞本以为姜芃姬耗费钱财修建州府是为了一己享受,后来又觉得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如今听她这么一讲,程丞顿时明白了。

    耗费巨资修建州府是其次,真正的目的是提供大量的岗位,吸引流民前去工作。

    在很多百姓固有印象中,徭役是无偿的免费体力劳动,动辄死人,谁也不愿意去做。

    姜芃姬这里却开辟了先河,采取有偿劳逸吸引百姓前去劳作。

    哪怕州府规模比曾经的上京城小,但也能提供数万的工作,这能减少多少流民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