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旦手中权利膨胀,私、、/欲也会膨胀,皇家便能保证公正不阿,每一代皇帝都为国为民?

    谁能保证这么做可以杜绝土地兼并?

    人为了一己之私,脑子会变得相当聪明,这种聪明连联邦天脑都为之惊叹。

    地主阶级总会以另外的身份卷土重来,届时又该怎么办?

    姜芃姬长叹一声,要考虑的事情还有很多。

    卫慈倒是轻松,甩这么大的难题给她,不肯留下来继续商谈……留下来一起吃个饭也好啊。

    另一处,卫慈怀着满腹的心思回家,正好碰见找他的张平。

    “希衡此次可是将慈害苦了……”

    卫慈苦笑,张平就是猪队友的典范,这次真的将他坑惨了。

    不过,坑便坑吧,至少能暂时远离丸州势力中心。

    卫慈一想到姜芃姬方才的举动,心中更是惴惴不安……他不明白,对方到底要做什么?

    虽然不明白,但卫慈觉得两人先疏远一阵,总是没错。

    “下不为例!”张平讪讪一笑,所幸卫慈只是不痛不痒地抱怨而非恼恨,两人毕竟是多年的挚交好友,坑个一两回,只当是培养感情,“子孝,这一回做了,下次再也不拖你下水了?!?br />
    张平是过来取图样的,有了图样当标本,他才能深入了解。

    卫慈暗中翻了个白眼,张平这个坑货的属性,他是一点儿都不信了。

    先前张平说卫慈博学多才,不止涉猎五行八卦、奇门遁甲,还折腾过建筑设计,工书善画无一不晓……人设有点儿苏,但张平并不是吹牛,卫慈还真会这些,水平造诣不低。

    若非如此,渊镜先生不至于缠着对方多年。

    卫慈去书房取了好几卷画卷,所用纸张皆是最好的竹纸。

    竹纸……

    “子孝,这是你画的?”

    张平发现卫慈手中有绘着图案的巨大绢布,还有装裱起来的精致画卷。

    “原图画在绢布上,之前的主人保存不好,生了蚁虫,险些瞧不出原样了……”卫慈这些图样都是从琅琊卫氏祖宅中弄出来的,哪怕卫氏落魄了,但祖上也显赫过,自然不缺好东西,“慈瞧着,再怎么保养也无法恢复原样,干脆照着原画临摹了一遍,你看样本就行?!?br />
    张平哦地一声,展开卫慈存放仔细的一大摞画卷。

    这些画卷的纸张明显是精心裁剪过的,宽度长短不一,有些**寸,有些十几寸。

    图纸上的城池,大多是大夏朝鼎盛时期建造的,不管是布局还是建筑,处处透露着大气。

    这些建筑大多都是单轴对称模式,完美满足了强迫症,当然,这样的城市也容易迷路。

    复杂一些的,诸如都城州府,大多用的是复试轴对称,迷路的可能性更高。

    除了这些主流设计,还有不少是不规则的,它们大多由村落慢慢扩大演化而来。

    有了素材,张平心中稍稍有点儿底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卫慈却开口将他的灵感打断。

    “上京遭受地动,地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若是照本宣科、依样画葫芦,怕是不能用?!苯M姬平淡地道,“这是上京城原先的图样,建筑错落有致,的确大气美观。不过你要想想我们的主公是个什么脾性,她不会耗费太多钱财去为自己建造如此奢华的州府……”

    张平很尊重卫慈的意见,询问道,“依子孝你的意思?”

    卫慈想了想,说道,“怎么简单怎么来,能如何便捷就如何便捷。不必刻意追求对称美观,只要合乎地势、减少人力便好。当然,话是这么说,建房简单不意味着用料随意。上京地动才过去几年啊,百姓如今想起来还心有余悸。房子宁愿简单一些,也要做到稳固?!?br />
    张平想了想,貌似也是这么个道理。

    他跟着姜芃姬也有一段时间了,对方的确不喜奢靡,作风干练朴素。

    如果按照样图上面的城池建造,不知道要耗费多少人力和时间。

    远的不说,直接说曾经的上京城吧,这座城池耗费十六万百姓整整八年的时间才修建完成。

    大气美观,但好费钱财、人力、时间。

    张平要是敢将这样的方案递到姜芃姬面前,准保要被修理一顿。

    “先修建土胚房,规划出城池街道,不求如何美观,能遮阳蔽月、防风挡雨即可?!?br />
    张平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错了,本以为自家主公的“复制粘贴”已经够儿戏了,没想到真正儿戏的人是卫慈。

    “那般房屋,岂不是堕了主公身份!”

    要是有桌子,张平都能将桌子拍得哐哐响。

    卫慈笑道,“浮名本是身外物,不着方寸也风流。主公不会在意这些的……”

    张平忍不住暗暗腹诽——你以为你是主公呀,还能知道主公肚子里想着什么?

    对于很多人来说,房子和衣裳都是脸面,太过简陋了,脸面搁哪儿放啊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话张平是不敢说出口的。

    要是不小心惹恼了小伙伴,卫慈一走了之,将偌大工程丢在他身上,张平要哭瞎。

    古代房屋大多都是木质,建造一座府邸不知道要消耗多少木材。

    如果周遭树木多也就罢了,如果没有,只能跑到大老远的地方购买,费时费力。

    所幸有了青砖和青瓦,房屋所需的木材量大大降低,饶是这样,依旧是一个天文数字。

    张平希望能就地取材,这样可以节省不少的运送成本,不过姜芃姬算了算大致的数字,眉头静静拧了起来,“上京那片地方,山林的确是多,但树木砍伐过甚,容易造成山崩地裂?!?br />
    她这么一说,张平被吓到了。

    有这么可怕?

    以前倒是有听说山神震怒,雷雨交加之时,山体崩塌、泥沙滚落,但这两者有关系?

    “这样吧,三成木料就地取材,每砍一棵树,必须种回三棵树苗。其余七成木料从临近的上阳郡采购。上阳郡的士族也有经营木料的,这么大笔生意,他们求之不得呢。此事交给孝舆去商谈……至于青砖和青瓦,我给你写一份手令,你去挑几个手艺好的烧砖匠人?!?br />
    建造州府的需求太大,若是不管不顾就地取材,还不得将附近数十座山头都给薅秃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