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们都决定将州府定在上京了?”

    姜芃姬觉得自家下属很有想法啊,竟然真的统一意见,决定重建上京,这一个个都想搞事。

    不止姜芃姬这么想,连围观全程的直播间观众也觉得这些人在搞事儿。

    若无正常情况,她每天都会开直播,时间从早上七点开到晚上七点。不少观众表示,在直播行业如此发达的现在,像她这样敬业勤劳又从不要打赏坑观众的良心主播,世间仅此一家。

    唯一让人蛋疼的是,这家直播间有人数上限限制,每次看直播都要拼一波手速和人品。

    直播间才十五万的上限,但全球知道直播间的人却有五六十亿!

    作为长盛不衰的直播间,姜芃姬可谓是享誉全球。

    这不,当她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,紧跟着便有无数弹幕从直播屏幕飘过。

    【农夫山泉有点悬】:主播,你这是要玩大的!看了昨天的剪辑录播,我便觉得有事情要发生。要是将州府定在上京,用那啥的话来说,不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?

    【燊枷】:哈哈,该改一下,分明是柳兰亭之心路人皆知啊。

    【狐仙红颜】:真可惜,真想看看主播将州府定在上京,小皇帝和皇太后会是什么脸色。

    【泡泡的梦想】:啧,还能是什么脸色,估计跟喝了一大缸稀黄的屎一样的脸色。

    【千秋不白】:呕——楼上,你的比喻也太恶心了,我正在公司食堂吃午饭。

    大多直播间观众都在为姜芃姬和她的班底打call,给他们应援。

    皇室尚存的情况下,胆敢将州府建立在曾经的帝都,这胆子也忒大了。

    这等同于什么?

    某个观众的弹幕非常形象——

    【夏天出门的香菇】:主播这是要搞事儿啊,这就好比男主人带着小姨子和小妾私奔了,丢下原配在床上睡觉。没过多久,外头来了一伙强大的土匪,占了这座府邸,睡了人家原配。

    哪怕这个原配是男主人不要的女人,但被第二个陌生人占去了,人家脸色能好得了?

    除了这些插科打诨的弹幕,直播屏幕的角落还飘过好几条牛头不对马嘴的古怪弹幕。

    【华语好难学】:其他都不管,我只想知道主播啥时候放弃种族语言偏见,开其他语种。

    【歪果仁学华语】:为了追直播间,愣是苦学三年考过了华语十级,还是有好多听不懂。

    对此,姜芃姬两手一摊,她也是无奈得很。

    系统已经被她囚禁,直播间根本没办法升级呀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不得不补充一句——不知道什么缘故,登陆直播间必须要用华国网络,连弹幕也局限于华文输入法。这导致不少外国人想要看直播,还要大老远跑来华国,不然只能翻墙去看网络上的录播。哪怕来了华国,想要发弹幕、听懂主播讲了什么,还要自力更生学华文。

    说多了都是泪!

    姜芃姬默默同情那些观众,底下的下属各自交流眼神,选出一人当代表发言。

    风瑾详细列举将州府定在上京的好处,一切都以姜芃姬的利益为出发点,毫无其他私心。

    慷慨陈词之后,风瑾迟疑地添了句,“上京城遭受地动侵袭,十室九塌。若在废城之上重建,怕是要格外细心。建造之时,用料要足,决不能出现贪污或偷工减料的现象。瑾以为,不如去请经验丰富的工匠大师亲自督建、设计、统筹,以此才能安抚饱受地动之苦的百姓?!?br />
    一场地震夺走一城数万百姓的性命,这么危险的地方,哪怕重建了,百姓也是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若想要吸引流民靠拢,必然要让他们知道重建后的建筑稳固牢靠,不惧怕地动山摇。

    更加重要的是——

    姜芃姬视线转到张平身上,“希衡会弄这个么?”

    对方懵了一下,旋即苦笑道,“若让平捯饬一居一室,倒也不难。若建一城,怕力有未逮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不甚在意地道,“建城也没那么麻烦,你知道如何建造居室就行了。只要将一座居室复制粘贴个几千上万倍,那不就是城了?堆砌城墙、建立城郭,雏形不就有了么?至于排水管道设施,你去查查象阳县的水管如何铺设、如何引流,从中也能借鉴一二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数脸懵逼,听主公这么一说,好像建立城池十分简单呢。

    他们能从字面上猜出“复制”为何物,但那个“粘贴”又是什么鬼?

    姜芃姬表示这个问题有点儿深度,应该聘请直播间观众近些日子吐槽的“唐七”过来解释。

    张平这算是赶鸭子上架了,顿时鼓跳如雷,鸭梨山大。

    一侧的卫慈发现他的为难,细声道,“慈这里收藏了几份古城池的图,兴许对你有帮助?!?br />
    张平听了,顿时茅塞顿开,感觉自己找到了一条强有力的大腿。

    他果断出列,二话不说将小伙伴卫慈拽进了火坑。

    “主公,平想向您借一个人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笑道,“建立州府,宜早不宜迟。如今正是修生养息的时候,其他事情都不忙,自然要为此事让道。你说吧,要借什么人,只要是能满足的,我尽量满足你的要求?!?br />
    张平作揖道,“烦请主公将子孝借平。子孝博学多才,五行八卦、奇门遁甲皆有涉猎,他与建筑一道也曾讲究过,又兼工书善画。若能得子孝相助,想来很快便能绘出州府的图样?!?br />
    卫慈:“……”

    吾有一言,不知当讲不当讲!

    他好心借出珍贵的图样,试图拉一把自家小伙伴,这个猪队友直接用力将他拽进火坑。

    心态爆炸!

    这家伙以为一座城的图样那么好画?

    姜芃姬瞧见卫慈欲言又止的表情,忍不住勾起唇角,嘴上说道,“依你所言?!?br />
    张平喜出望外,连忙谢恩,“多谢主公!”

    卫慈便在张平身边,默默地呵呵了一声,真想捶死身边这个坑货!

    其他没有被点名的人长舒一口气,逃出生天啦!

    他们都不傻,哪怕没干过也知道建城有多累,加班还不算苦,怕就怕一年到头住工地。

    众人躲都来不及,唯有一人不知内情,傻乎乎地出列,主动请缨。

    这人便是邵光,怎么说他也是修习墨家之道的宅男,建筑一道总有许多共同之处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对象阳县的排水路线异常好奇,打算趁着这次机会好好了解其中的核心技术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不知为何,周遭的新同事看他的眼神……貌似带着一丢丢的同情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