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卫慈再度醒来,外头的太阳已经爬到了头顶。

    耳边还传来吧唧吧唧的声音,他一扭头,只见一坨鲜花饼正趴在地上,手边放了一盘零食。

    鲜花饼……不是,胖嘟嘟的长生发现动静,扭头望向卫慈。

    “卫苏苏醒啦?!?br />
    长生笑嘻嘻地打算起身,圆溜溜的眼睛扫到了双手染着的饼渣,她似乎想起了什么,十分心虚地转为跪坐,悄咪咪地,一屁股盖在那盘零食上,以为这样卫慈就看不到了……

    卫慈:“……”

    风怀瑜,你再不约束你家闺女,真的要被养疯了。

    “长生,过来?!?br />
    卫慈的声音十分沙哑,对着长生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长生扭捏地起身,用胖乎乎的脚尖把那盘零食推到了一边,试图毁灭证据。

    “卫苏苏?!?br />
    卫慈捏着长生小小的发髻团,虚弱地笑了。

    “别偷偷摸摸地吃,免得你父亲怨念我饿着你?!?br />
    长生垂下脑袋,她年纪小,但也知道心虚了。

    原本是想带过来和小伙伴卫苏苏一起分享的,但是她不耐饿,便偷偷摸摸捧着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吃得只剩残渣,碰巧卫慈又在这个时候醒来,吓坏啦。

    “卫苏苏是病啦?睡了好久?!?br />
    卫慈府邸除了他之外,没有旁人算得上主人,长生自然是来去自如,下人也不敢拘束她。

    “没有生病,赖床不想起来?!?br />
    长生点点头,哦了一声,悄悄地捂着嘴道,“长生也不喜欢起床,乳娘坏坏的……”

    每次想赖床,总会被乳娘从床上抱起来。

    每当这个时候,长生总会万分怨念,为何自己不能再胖一些重一些,这样乳娘就抱不动了。

    卫慈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他让仆妇先照看长生,自己去沐浴洗漱,洗去身上的黏腻汗水,这才感觉清爽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嘴巴,一天到晚就没有闲过?!?br />
    卫慈被梦魇缠身,气息虚弱,抱着吨位颇沉的长生,走两步便有些气喘。

    幸好两家隔得不远,不然真是要了他的命了。

    “昨夜真是叨扰了,长生这个孩子任性得很,实在是拿她没办法?!?br />
    风瑾已经下班回来用午膳,正好留卫慈一起用膳。

    风氏家风严谨,不喜奢靡,故而风瑾家中的午膳也偏向清素,正合卫慈的胃口。

    “小孩子皆是如此,喜欢粘人,这是天性?!?br />
    用过午膳,卫慈才恢复些许精神。

    风瑾没有怀疑其他,转而问道,“子孝也在烦忧早晨的事情?”

    卫慈诧异了一下,懵逼地道,“什么早晨的事情?”

    众人办公不在一处,他们也不是天天都能见面,所以风瑾没想过卫慈今天根本没去政务厅。

    “关于丸州州府的事情……”风瑾眉头紧蹙,颇为烦恼。

    “州府?用原先那个州府不就成了?主公也不是喜欢奢靡的人,更不会为了一己享受而劳民伤财?!蔽来认胍膊幌氲氐?,“难不成,怀瑜从刚才一直锁着眉头,便是苦恼这事儿?”

    风瑾说道,“先前的州府已经被青衣军残部烧光了,若是选择那边作为州府,至少要建个一年才能初具规模。孝舆那边算了算财物,零零散散要花去近百万两,更别说其他人工费用?!?br />
    原先的州府因为北方战乱,百姓早已经散光了。

    若是在那边重建州府,他们不仅要耗费大量钱财,还要费力召集劳工,费时费力。

    太不划算!

    更何况,州府这个地方,类似于整个势力的中枢大脑,更加不能马虎。

    卫慈拧着眉头,深思一番之后,他有了抉择。

    “主公那边怎么说?”

    风瑾道,“主公的意思明确,不耽误正事、不劳民伤财即可。至于选在哪里,她都没意见?!?br />
    卫慈又问,“其他人呢?”

    风瑾顿了顿,颇为为难地道,“其他人的意见……他们想将州府定在上京!”

    上京?

    这与卫慈的选择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,看风瑾的面色便知道对方内心是挣扎的,将州府定在上京很是不妥。

    “怀瑜似乎不怎么赞成?!?br />
    卫慈用了陈述的口吻。

    风瑾苦笑一声,他道,“上京乃是东庆都城,主公将州府定在那里……怕是惹来闲言碎语。更何况,上京经历一场巨大的地动,瑾每每靠近那里便觉得心下惶恐,当年之事仍历历在目?!?br />
    当年的地动威势太大,葬送了多少百姓的性命?

    哪怕过去了两年多,风瑾每次回想那日的场景,仍旧觉得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“朝廷已经迁都谌州,上京已经不是都城。旁人要是闲言碎语,那边让他们说去吧,主公未必会将此事放在心上。谌州皇城那边纵有怨言,还能将主公的州牧撸下来不成?”卫慈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,他又道,“当年地动,上京城毁于一旦,让多少百姓流离失所?如今的上京已经是一座废城,总不能搁着不处理。将上京城作为州府,我们便能招募周遭流民,减少隐患,这是其一。其二,上京城毕竟是古城,某些建筑还是能用的,能减少一笔开支?!?br />
    上京作为曾经的都城,的确有着不一样的意义。

    交通四通八达,地势极好,算是整个丸州的中心。

    要不是东庆皇帝鸠占鹊巢,丸州的州府也该设在上京。

    风瑾叹息着道,“瑾也知道是这个理儿,只是仍旧害怕,担心地动之事重演?!?br />
    卫慈还有一些理由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将州府设在上京,不只是那么两个理由,还有另一个更加重要的原因。

    上阳郡的本土士族太跳了,风氏如今还不管事,其他人更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姜芃姬一直待在奉邑郡,无法时刻盯着这些魑魅魍魉,他们作妖的机会也就多了。

    若是将州府设在曾经的上京,上阳郡的士族自然安静如鸡,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,卫慈都知道主公必然要和世家争斗一番。

    哪怕如今的主公出身世家,她也不会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想到姜朝建立之后的斗争,卫慈只觉得脑仁疼。

    抑制世家权柄,肯定不能等国家一统才施行,若是可以的话,现在就要着手打压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卫慈心中一动,生出了个念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