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在难过什么?

    因为两个孩子的名字?

    姜芃姬心中一凛,隐隐猜出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名字对你来说有什么特殊意义?”

    卫慈暗暗深吸一口气,借此舒缓胸腔传来的拉扯之痛,苍白的脸色恢复些许红润。

    “并无什么特殊的意义?!?br />
    他笑着回答,但脸上的笑容显得有些憔悴和虚弱。

    姜芃姬也没有追问,转而道,“长生经常到你家夜宿?她谁在哪儿?”

    卫慈起身领路,府中就只有他一个主人,其他下人各有各的住处,所以府中大多房间都是空闲的。因为长生经常过来搅扰,卫慈干脆为她专门准备了一间屋子,室内装扮倒是很雅致。

    姜芃姬好笑着道,“这丫头睡得倒是熟,只是睡相实在是糟糕?!?br />
    高门大户的孩子,一言一行、一举一动都有规范,连睡姿都要强制性矫正。

    像长生这般四仰八叉的睡姿,搁在其他人家要被点名批评的,连伺候的下人都会受到惩罚。

    “虽说天气渐热,但总踹被子也不好?!?br />
    卫慈见长生睡得脸颊坨红,抖脚将被子踹到了床底,不由得发笑,抬手将薄被给她盖好。

    姜芃姬看着卫慈良久不语,直接将对方看得浑身不自在,想要躲避却又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最后,他只能苦笑着问姜芃姬,“主公这么瞧着慈做什么?可是脸上长了花?”

    姜芃姬这才挪开视线,让卫慈长舒一口气。

    但她接下来问出的话,直接将他吓得手脚僵硬,冷汗直冒,险些忘了呼吸。

    “子孝今年也快二十有四了吧?为何家中还是没动静?”

    搁在直播间观众那个年代,二十四岁正是大学毕业不久、意气风发的年岁,成家不急。

    搁在姜芃姬那个年代,二十四岁在法律层面属于未成年,根本没到法定结婚年纪。

    搁在这个时代,正常的二十四岁男子,稍微风流花心一些,孩子都能组建棒球队了。

    看看卫慈,人家不仅没有结婚,甚至没有妾室、没有通房,平日的夜生活便是与公务为伍。

    碰上清闲的时候,他不是走亲访友便是用书籍消磨时光,不曾涉足红尘风流之地。

    分明是身处红尘的普通人,他却活得像是苦行僧。

    “大丈夫未立寸功,何以成家?”卫慈丢出了万金油借口,“更何况,婚姻需有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,如今家父亲族全在中诏,怕是顾不得慈。如今又不急,再拖延个把年头,不急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笑了。

    “未立寸功?怎么会呢?子孝对此也太谦逊了,若论功劳,少有人能与你相提并论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这话可不是捧杀,这是真切的肺腑之言。

    卫慈行事低调,存在感薄弱,但他立下的功劳能算???

    别的不说,光是一件“屯田”便能让他在史书占据一角。

    纵观古今,多少人为了“名留青史”四个字奋斗终生,最后又有谁成功达成?

    卫慈说自己未立寸功,在姜芃姬看来实在是谦逊过头了。

    “至于媒妁之言、父母之命,特殊时期采取特殊手段。你的亲眷族人全在万里之遥的中诏,此生此世还不知道又没有重逢之机。若是一直见不到他们,你还真打算独身一人一辈子?”

    卫慈此时抬起了头,表情平静得吓人,眸子更是带着旁人难以窥探的深沉。

    姜芃姬笑着建议道,“不如这样吧,我出面给你牵线指婚?!?br />
    说完,她发现卫慈的眼神和表情变得异常复杂,内心似有天人交战,战局难分胜负。

    卫慈的思绪被回忆拉入泥沼,过往的片段在眼前闪烁。

    【孩子你抱回去,该怎么做,你心里有数?!?br />
    【臣、臣知晓,滕妾芈氏与昨日难产血崩,拼死产下一子……陛下可要给孩子取个小名?】

    【……唤为福寿吧……从今往后,他随你姓。一切事宜,你全权做主,不用过问朕?!?br />
    天下初定,众臣为皇嗣烦忧,陛下欲立长女为继承人,遭遇言官阻挠。

    此时,正逢陛下二度有孕,众人皆将目光放在这一胎上,迫切希望能生下太子。

    只可惜,时局动荡,天灾不断。

    红莲教逆贼倒行逆施,甚至将教义传入朝中官员内宅,精心谋划后,预备行刺。

    混乱之中,陛下艰难产子。

    那是众望所归的男胎。

    本该一降生就被封为太子,可惜孩子福薄,一降生便没了气息,只能追封章祚太子。

    遭此劫难,陛下难以再孕。

    国不可无嗣,立太女一事又被提到明面。

    这次百官安静如鸡,不敢再有异议。

    【卫子孝,你该明白……福寿若是‘活着’,朕与长生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……】

    【臣明白,定会好好抚养福寿?!?br />
    五国尚未统一之前,权利之争还不明显,但国家一统,什么矛盾都爆发出来了。

    世家之流从陛下发迹到登上帝位,始终处于被打压的阶段。

    国家统一之后,元气大伤的世家只能私底下抱团结盟,欲与陛下抗衡夺权。

    卫慈清楚,这个时候万万不能有“太子”。

    所以,刚降生的福寿只能被迫“早夭”,改头换面成了卫慈府中滕妾芈氏之子。

    关键是这个滕妾芈氏,那便是杜撰出来的人物。

    所幸卫慈存在感不高,行事中规中矩,争斗惨烈的重臣根本没注意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谁也没把早夭的章祚太子与卫慈的庶子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当卫慈陷入追忆无法自拔,姜芃姬的脸在眼前放大,吓得他猛地向后一仰。

    庆幸二人都是跪坐的姿势,不然他这么大幅度躲避,后脑勺定要狠狠撞地上了。

    “若是我跟子实说,我要赐他美人,他准保要乐疯,你为什么不愿意?”

    姜芃姬一手撑在他耳侧的地面,含笑看着卫慈惊慌苍白的面孔。

    她无奈道,“我又不是洪水猛兽,每次靠近你,你总是露出一副饱受惊吓的模样?!?br />
    卫慈深吸一口气,思绪清明不少。

    “慈胆子不大,主公如此捉弄,自然会被吓到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啧了一声,这话怨气有些重啊。

    卫慈道,“主公能否起身,这样不妥,有损您的声誉?!?br />
    “你的府邸空荡荡的,外头又没人守着,谁会知道?”

    卫慈不能将人推开,面色倏红倏白,连眼角的红丝都带着羞恼。

    姜芃姬也不能将人逼得太紧,她只得起身。

    趁着卫慈低头整理的功夫,她意味深长地道,“名字不重要,重要的是人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