闺女再怎么讨喜,那也是个熊孩子,风瑾很干脆将孩子丢给乳娘,让长生回自己房间睡觉。

    “长生的饮食要拘着点了,再胖下去不能看?!狈玷醯米约河Ω煤菪囊恍?,风氏的女子,哪个不是这么过来的,他不能纵着长生,这才是害了她,“过段时间,我再写一封书信给大哥,让大哥帮忙在族里物色脾性好一些的女西席。长生年纪是小,但启蒙也该提上日程了?!?br />
    到底还是疼闺女,风瑾觉得西席的脾气远比对方的才华重要。

    一日为师,终生为父。

    西席乃是师长,长生作为学生不能忤逆。

    可长生是他们夫妇惯着长大的,脾性有些大,若是调皮被西席罚了,他们心疼啊。

    选一个脾气好的,至少容忍度高一些。

    提及启蒙和规矩,魏静娴的脸色变了,迟疑道,“可长生年纪还小……”

    风瑾心中动摇,最后还是咬着牙道,“年纪小不意味着不懂事,你与我都不能纵着她?!?br />
    搁在十三四岁就能成家立业的时代,长生也两周岁了,的确不能算小。

    若是搁在风氏,小孩儿能利索说话的时候就该启蒙读书、学规矩,哪里像长生这么清闲?

    瞧瞧她每日饮食的频率,不长这么胖,真对不起她身上肥嘟嘟的肉。

    “再者说了,长生早点懂事,你也能清闲一些?!?br />
    风瑾表示闺女太坑爹,明明他是有妻有女的人,为何过得像是徐轲一样,夜夜独守空房?

    魏静娴再不情愿也不好反对,风瑾是疼闺女的人,他怎么会害长生?

    父母之爱子,则为之计深远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风瑾也得问问长生这个熊孩子肯不肯呀。

    “嬷嬷……”

    长生委屈地被乳娘抱回了自己的院子,脱了衣裳躺在榻上,乳娘帮她将锦被盖好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大娘子?”乳娘是个温和端庄的妇人,说是乳娘,其实长生都是喝着魏静娴的母乳长大的,这位乳娘只用照顾长生平日里的起居,“大娘子还觉得肚子胀得难受?”

    父母纵容,长生每日想吃什么就吃什么,一日不止五六餐,睡前点心更是缺不得。

    “爹爹……”长生委屈地瘪了瘪嘴,道,“不要长生了?”

    乳娘吓了一跳,面露惊慌之色,急忙地道,“大娘子啊,这话可不能乱说。老爷最疼大娘子了,捧在手里怕摔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,真正放在心尖上。这话,大娘子以后不能再说?!?br />
    虽说童言无忌,但小孩儿无心之言也会让听者有心,疏离了父女之情。

    长生眨巴眨巴眼睛,她嘟囔着应了一声,尔后翻了个身,怎么舒服怎么来。

    “嬷嬷……”长生闭眼假寐,仍是睡不着,“……想卫苏苏了?!?br />
    乳娘面色为难地道,“如今晚了,卫先生怕是已经睡了?!?br />
    长生口中的“卫苏苏”不是旁人,正是与风瑾相隔一条街的卫慈。

    没有管乳娘的话,长生笨拙地从榻上爬起来,抱着自己的小衣服便想出门。

    “找卫苏苏?!?br />
    乳娘:“……”

    别看长生年纪小,脾气却异常大,倒不是说脾气坏,只是她相当有固执。

    心血来潮想做什么,她就一定要做到,谁拦着她就会闹脾气。

    风瑾夫妇对独女又纵容疼爱,下人们也是叫苦不迭。

    乳娘只能头疼地找人请示风瑾夫妇,大娘子牛脾气一上来,谁也压不住啊。

    正与妻子柔情蜜意,享受二人世界的风瑾:“……”

    坑爹啊,闺女!

    “让她去找,派人看着!拜托子孝收留长生一夜,明儿再将她领回来?!?br />
    风瑾想气没得气,但又不能任由自家闺女一个人跑到府外,只能派人护送。

    他与卫慈的私交不错,偶尔还会给卫慈下请柬到自家做客,许是缘分,长生异常喜欢这位美丽的叔叔……后来风瑾明白了,合着是自家闺女“贪恋美色”,瞧上卫慈那张脸了。

    小小年纪,如此颜控!

    魏静娴忍着笑意,道,“夜色这么晚了,长生过去会不会扰了人家?”

    风瑾暗暗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卫慈一介孤家寡人,单身一枚,没有夜生活,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?

    能将小祖宗送出去,他感觉耳根子都清净了。

    于是,卫慈收获一只半夜敲门的包子。

    “长生?”

    卫慈这会儿还没睡,还在熬夜处理事务,隐约听到敲门声,门房告诉他有个拜访者。

    未曾想,对方竟然是长生。

    听伺候长生的乳娘说,这丫头还是自己跑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又与你爹爹闹了?”卫慈笑着将沉重的长生抱起,对着伺候长生的一干女眷说道,“回去跟怀瑜说一声,长生今夜便留宿在慈这里。让他明儿再派人过来接……”

    卫慈府中除了厨娘和浆洗衣裳的仆妇,再无其他女性。

    偶尔长生跑他这里留宿,他还会将伺候长生的女婢全部赶走。

    这些女眷留在他府上,说出去名声不好听。

    长生憋着嘴,双手环抱着卫慈的脖子,一脸认真地道,“爹爹要弟弟,不要长生了?!?br />
    卫慈忍着笑,原来是觉得要被抛弃,没有安全感了。

    他劝慰道,“怎么会呢?十个弟弟都抵不上一个长生可爱?!?br />
    长生仍旧有些气呼呼的,别看她年纪小,但她对旁人情绪的感知相当敏锐。

    例如,她本能知道姜芃姬属于要牢牢抱紧的大腿。

    要是爹爹凶她,抱紧姜芃姬的大腿准没错。

    再例如,她对卫慈有着天生的亲近,

    因为她感觉到卫慈很喜欢很喜欢她,因为这种喜欢,卫慈对于她来说是完全无害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可爹爹还是要弟弟?!?br />
    长生人小鬼大地叹了一声,乖乖坐在卫慈身边,一双黑葡萄似的眸子滴溜溜地乱转,看看这,看看那。人虽然坐着,但她那颗心早不知道飞到哪里了,小屁股也不安分地扭着。

    卫慈放下笔,有长生这尊小祖宗在,他知道今夜是别想熬夜赶工了。

    “长生是最好的?!?br />
    长生感觉到了莫大的安慰。

    撒娇着蹭蹭,“卫苏苏最好啦?!?br />
    卫慈虽然没有成婚成家,但他照顾小孩儿的姿势却很标准,没多久便哄得长生产生了倦意。

    他动了动有些发酸的胳膊,暗笑风瑾对孩子纵容,竟将孩子养得那么沉。

    不知今夜怎么回事,门房又过来说有人拜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