讲真,这样不给人准备时间的上司,搁在直播间那个世界,准保要被下属问候。

    徐轲等人却不是普通人,他们对各自负责的工作十分认真,哪里会有准备不充分一说?

    姜芃姬询问一遍,丸州的发展比预想中还要好一些,这些都离不开众人的忙碌。

    于是,她道,“这半年来辛苦各位了,等丸州事情稍定,定然让大家伙儿都松快几天?!?br />
    除了几个不明事理的萌新,其他老人一副“看破红尘心已老”的表情。

    休沐?

    呵呵,说这话之前先把去年年节那七天休沐吐出来!

    不止他们内心吐槽,直播间观众也是帮着讨伐姜芃姬。

    大概她也意识到这话有些假,干脆又换了一种方式。

    姜芃姬奖励人的手段无非那么几种——发奖金、加工资、发房契!

    不明就里的萌新看了,只觉得这位主公豪气冲天,简直有钱得不行。

    事实上?

    呵呵——不说了,说多了都是泪。

    发现众人兴致不高,姜芃姬果断转移了话题,转而问起丸州的农耕情况。

    农耕这一块,一向是丢给李赟的。

    不过自从卫慈这个全能选手加入,屯田的事情丢给他,连农耕事物也丢给他。

    庆幸这家伙有一心多用、两手工作的本事,不然还不累垮了。

    屯田是卫慈负责的,陈述的工作自然也交由他解决。

    卫慈出列,目光始终微微偏下,不敢直视对方的脸。

    旁人觉得主公的脸太过出戏,感觉看多了不适应,卫慈却是怕触景生情,越发沉溺往事。

    头顶传来她的声音,没有沙哑,更没有驱之不散的倦意,反而带着蓬勃朝气,铿锵有力。

    刹那之间,卫慈稳了稳心神,恢复了常态。

    他语调平和,如实回禀丸州三郡九县的情形,甚至还对秋收的米粮做了大致的估算。

    唯有种地多年的老农,经年累月之后才能积累出丰富的经验,对田地收成有一定估算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卫慈为了屯田一事,背后做了多少努力。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子孝,辛苦你了?!?br />
    安定丸州,这四个字看似轻飘飘,实则沉重无比。因为,这不是打灭青衣军或者红莲教就能安定下来的,相较于主要主要,不管是青衣军还是红莲教,全都只能归类于次要因素。

    安定丸州的根本在于减少流民,换而言之是给流民一条生路,让他们重新回归田园,有一个安定的生存空间。流民越多,治安越差,纠集在一起便容易生出动乱。灭了一个青衣军,总会有白衣军或者黄衣军冒出来,灭了红莲教,还会有青莲教或者白莲教死灰复燃。

    屯田之法的本意不仅仅是解决粮荒,另一重用意也在于减少流民,平稳局势。

    卫慈在这方面做得极好,姜芃姬甚至想不出来还有谁能比他做得更好。

    不只是屯田之法,先前丢给他的“战后抚恤”,卫慈也是兢兢业业地做着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并非一朝一夕就能一蹴而就,耗费的时间和精力是外人所不能想象的。

    对于卫慈来说,她说的这六个字,便是对他最大的肯定和嘉奖,远胜一切荣耀。

    卫慈趁机收敛情绪,维持着常态。

    旁人或许看不出破绽,姜芃姬却暗中蹙了眉。

    问了农耕的情况,姜芃姬又询问罗越军部的训练和招募情况。

    罗越闻讯出列,言简意赅地挑了重点回述,让姜芃姬能有一个大概的了解。

    她诧异道,“女营的数目增长了不少?!?br />
    女营毕竟还是饱受诟病的存在,哪怕在丸州这快地方,愿意吃苦当女兵的女子也不多。

    先前招来的女兵,大多都是饱经战乱和苦难的,各有各的血泪过去。

    姜芃姬又有意控制女营招募的标准,以至于人数一直上不去。

    没想到自己出去半年,女营规模比以前增长了三分之一,进步飞速。

    提及女营,姜芃姬自然也要过问两句。

    女营这块是姜弄琴全权负责,罗越只知道大概情况,具体细节还是要询问她的。

    半年不见,姜弄琴的肤色比过去黑了一些,但眉目更显刚毅,好似荆棘丛中的野花。

    纵然饱经苦难,依旧能傲然盛放。

    姜弄琴对女营的要求远比姜芃姬苛刻,能让她都满意的,显然女营的发展情况十分不错。

    至于女营人数的诡异增长……

    “此乃卫先生的功劳?!苯偃缡撬档?。

    姜芃姬懵了一下,询问卫慈做了啥,为什么还影响了女营?

    仔细一问才知道,这家伙竟然不嫌事多,还折腾说书先生,弄什么白话小说。

    偏偏是这种旁人眼中难登大雅之堂的俗物,竟然惹得丸州百姓痴迷不已,甚至有不少忠实听众还信了卫慈笔下的人物,纷纷觉得女子若能像话本中的人建功立业,那也不错啊。

    说话本中的内容太扯淡、根本不切实际?

    没文化!

    前朝追封关内侯的许公不是武将出身的女子?

    他们的主公柳羲不是武将出身的女子?

    再往前追溯,十六国乱世,赫赫有名的巾帼英雄数不胜数!

    卫慈小说话本中的人物都是有原型的。

    受小说的影响,倒是有一些百姓改变了对女营的偏见,这也给女营的名声树立了正面典型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回答,不止姜芃姬诧异,直播间观众更是炸开了锅——

    白话文小说家的先驱啊,卫慈你这是要上天!

    【我家老公叶不修】:慈美人还是改个名字,干脆叫鲁慈算了。

    【奔跑的阿甘】:神踏马鲁慈,鲁迅先生叫周树人好不,哪怕要改也是卫树人??!

    【心理罪】:只有我一个人很好奇慈美人写的小说么?有没有老司机开车内容?

    【我家少谷主】:慈美人这么含蓄内敛的人,哪里会写那种带有不正经颜色的内容?哪怕写,那也是含蓄隐晦的,不像你们以为那么粗鲁,直接写生殖X,多低俗多黄暴啊……

    【夏天出门的香菇】:含蓄内敛?例如“金簪敲玉枕,香汗湿绸衣”或者“昼骋情以舒爱,夜托梦以交君”再或者“粉黛弛落,发乱簪脱”?没有一个字黄,但内容十分黄?

    【杜小夜】:厉害了我的菇!这一波悬浮列车开得很溜?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