受伤了?

    慧珺神思恍惚,等她回过神,指尖猛地传来一阵刺痛,让她疼得倒吸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低头一瞧,指尖已经冒出一颗鲜红的血珠子。

    “受了轻伤?哪里受伤了?”

    慧珺勉强镇定下来,她将绣花针和绣了一半的小儿鞋放到绣篓里,正欲起身。

    “没怎么受伤,不过是被擦到了——你待着就好,别乱跑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在此时过来,脸色通红,脸颊和脖子挂满了热腾腾的汗水,活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。

    她一来,那个传消息的女兵脸颊爬满了红晕,依依不舍地行礼退下,瞧得姜芃姬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慧珺起身一半被姜芃姬拦住,只能坐了回去,嘴上却没停下。

    “方才听郎君和符望那个莽夫打了一架?哪儿受伤了?”若非生性内敛,她还真想扒过去把姜芃姬仔细检查一遍,符望虽是个莽夫,但武力不弱、生得魁梧高大,好似一座小山,相较之下自家郎君便显得格外清秀,两个郎君坤一块儿还没一个符望壮硕,慧珺能不担心么?

    如今天气越来越热,姜芃姬已经不耐烦地将袖子和裤腿都卷起来,这样还觉得不痛快。

    她接过慧珺递来的湿帕子,擦了擦脸颊、脖子和手臂的汗水,这才稍微舒服一些。

    姜芃姬笑着道,“别听旁人道听途说,哪里有受伤?”

    她的笑靥太过纯澈,哪怕是旁人都能被她的笑容感染,甚至还会露出会心的微笑。

    那种纯澈并非白纸,准确来说是洞察世事、阅尽千帆之后的清明。

    “还说没有?”慧珺瞧得仔细,眼尖地发现姜芃姬手腕比平时红肿了一圈,仔细一瞧还有些指痕,只是因为外头太阳大,皮肤又晒黑了几度,所以不觉得明显,“上点消肿的药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转身去找药酒的慧珺,姜芃姬哭笑不得,但也只能随她去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一手撑着下巴,等待的功夫瞟了一眼被她忽视良久的直播间。

    今天的直播间依旧热闹。

    姜芃姬和符望赤手空拳打了一架,观众们表示今天的直播含金量十足,随便剪辑都是武侠大片。更加重要的是,他们是从姜芃姬视角观看的,代入感十足,隐隐有种化身绝世高手吊打小朋友的爽感。更爽的是,吊打小朋友之后,身边还有温柔贤惠的小姐姐嘘寒问暖。

    直播间观众看得眼热无比,为什么他们身边没有这么温婉贤淑的小姐姐?

    不说慧珺这样温柔的,哪怕只有她一成温柔也行呀。

    【李无双】:本宝宝身边的女性各个能扛着二十升的桶装水爬上爬下,绝对是女汉子。

    【老司机联萌】:羡慕主播啊……每天看直播,身为男性的我都想高举百合大旗了。

    【水墨年华】:感觉在直播间,性别根本不算事,身为资深腐女,我好想投奔言情的怀抱。

    【随波逐流的小丁丁】:呵呵,不管是言情、**还是百合,我家主播信手拈来你信不信?

    【爱情三十六计】:信,当然信!我家主播是主公诶,主攻你懂么?

    眼瞧着直播间的画风又朝着诡异的方向一去不回头,姜芃姬不由得默默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慧珺帮她将右手缠绕的布条解开,丑陋的黑色印记紧紧贴在她的手心和手背,好似胎记。

    她叹道,“宫廷秘方也不管用,还是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慧珺每次看到姜芃姬右手的黑色印记,总觉得有种汗毛倒竖的冲动,偏偏郎君浑然不在意。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这又不是晒黑的,你用美白的脂粉自然没作用?!?br />
    黑色印记是【九品忠心符】,只要这个印记还在,总能将穿越女吸引出来。

    慧珺叹了一声,仔细给姜芃姬手腕抹上消肿的药酒。

    一边上药一边说道,“郎君别和那种莽夫计较,他是粗野不值钱的顽石,磕磕碰碰不碍事?!?br />
    石头怎么扔都不心疼,但举世无双的美玉要是多了一道细微划痕,那也令人心碎。

    姜芃姬嘴上应是,眼睛瞧着慧珺的小腹,她道,“行军途中条件简陋,幸好她还乖巧?!?br />
    慧珺脸颊一红,这几天胃口极差,吃什么都觉得恶心犯呕。

    郎君告诉她,她肚子里真的有孩子了。

    “这才过去多久,哪里就能确定了?”

    碍于女营的规矩,姜芃姬不想爆出慧珺怀孕的事情,所以也没有请随军郎中给慧珺诊脉。

    姜芃姬此举,慧珺也是打心眼儿里赞成的。

    不管慧珺是不是女营的兵,在外人看来慧珺便是女营的女兵。

    女营本就尤为世俗,步履艰难,此时要是传出待在军营的女子怀了孕,那名声还能听?

    不能请郎中,慧珺也拿捏不定自己有没有怀孕,直到姜芃姬给了肯定的回复。

    姜芃姬不会诊脉,但她精神脑域强大,对精神气息格外敏锐。

    慧珺身上有另一道微弱的精神波动,这是新生命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总之,还是要小心一些,平日里别累着了?!?br />
    虽说没有急速赶路,但整日行军也累人,对于一个月份很浅的孕妇来说,足够致命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只能让慧珺骑着小白,甚至连小白马背上的马鞍、缰绳和马镫都整改过,尽量以舒适轻便为主,瞧着有些花里胡哨。庆幸小白的脾性温和,倒是没有闹,一如既往地乖巧温顺。

    慧珺腼腆抿唇,脸上挂着温柔的笑意,似有圣洁的光芒将她笼罩。

    姜芃姬看了,不由得会心微笑。

    她由衷希望这能成为慧珺崭新未来的起点,不要再被过去的泥沼纠缠。

    距离小暑还有十天,姜芃姬终于回到久违的半年的大本营。

    半年过去,饱经战火和摧残的承德郡慢慢恢复了生机,为逃离战火而远走他乡的年轻人陆续回来,因为抓住了春耕的尾巴,此地百姓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健康的红晕和松快的笑意。

    奉邑郡生机勃勃,开垦的荒田已经种满农作物,一派生机盎然。

    农家男女耕作于田,孩童稚儿嬉闹玩耍。

    成安县作为第一年试行“屯田之法”的小县,如今焕然一新,到处都能看到农耕的身影。

    原本成为治安大患的流民不见了身影,取而代之的是田地间勤劳耕作的百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