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平咬牙切齿,他怎么就交了这么一个坑队友的朋友?

    若是直播间观众看到,估计能完美翻译张平此时的心境。

    #每次被坑就看到自个儿同僚在装死#

    #卫慈,你这个演技不去浑娱乐圈,简直暴殄天物#

    张平瞧着躺平装死的卫慈,口气不善地开口。

    “卫子孝!你还装?你今儿个要是不说清楚了,我便赖在你这里不走了?!?br />
    对付卫慈这种家伙,千万不能脸皮薄,一定要比他更无耻才行。

    他正想着如何坑回来,却看到卫慈躺在睡塌上一动不动,呼吸断断续续,胸口起伏微弱。

    等等,这是……难道子孝真的病发了?

    意识到这点,张平什么火气都没了,连忙上前推了推卫慈,用手指探查对方的鼻息。

    一查探,出气多进气少,张平的心顿时便凉了半截。

    “子孝!”

    张平顿时冷汗直下,正当他想要去喊郎中的时候,原先“病弱”的卫慈默默地侧了个身,背对着张平,悄悄将身上盖着的锦被朝下巴拉了拉,哪里还有“命不久矣”的模样?

    张平:“……”

    刚消下去的火气蹭得冒了上来。

    这小子越发能耐了,竟然在他面前公然装病,还他白白担心一场。

    “卫子孝!你今日要是不给个说法,你我便割袍断义,老死不相往来!”

    佯装发病,这种事情是能随便装的?

    这次是他故意的,谁知道下一次是真是假?

    如果下一次真的病发,旁人却以为他在演戏,这小子是想把自己作死?

    张平的口气一改以前的平和,怒气之中带着威严,明显是认真了。

    卫慈面上发笑,他知道不能继续逗弄张平,对方炸毛是小事,真的割袍断义就闹大了。

    他费力地坐起身,脸上带着一贯的苍白,双唇是不健康的青白色,整个人瞧着病怏怏的。

    “的确是诚心的?!蔽来忍夭灰车卣娉腥狭?,他问道,“慈这么说,希衡可会怪慈?”

    张平冷静两分,面对卫慈的提问,他无以言以对。

    说句心里话,张平肯定不会怪罪卫慈。

    “如今木已成舟,再怪你有什么用?咱们这位主公可不是什么善茬,上了这艘船,谁能顺利下去?更何况,你一早便知道她是女子,一番斟酌之后还是选择辅佐她……可见在你眼里,这位主公比寻常诸侯好太多。很显然,她是你苦苦寻找的明主,平也信任你的目光……”

    张平和卫慈相熟多年,深知后者的志向和宏愿,更加清楚卫慈心中的明主太过理想化。

    他以为卫慈会拖到而立之年才出仕,没想到这家伙收到上京地动的消息,忙不迭赶往北方。

    张平出于对友人的担心,护送卫慈走了一路,他也迷惑了一路。

    到底是怎样的人,才能让卫慈不顾身体、不顾性命,拖着沉珂病体也要去投靠?

    见到了姜芃姬,张平起初并无多大感触,直到数次接触之后,他才明白卫慈找对了人。

    卫慈要找的明主,不仅仅是纵横乱世的枭雄,那人更要有一颗仁人爱人之心。

    张平叹了一声,此事便高高拿起,轻轻放下,放了卫慈一马。

    “你一早便知道此事,多少向平透露个口风,平也不至于像今天这般狼狈?!?br />
    张平想到今天魂不守舍的状态,又是一阵郁闷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,指不定是为了这一天。瞧着旁人一惊一乍,你可开心了,对不对?”

    这种旁人都不知道,唯独自己知道的感觉,简直不能太爽。

    “这可真是冤枉慈了,以前也想说来着,不过时机不成熟,只能一而再再而三地拖延?!?br />
    张平蓦地呵呵了一声,他要是再信卫慈一个字,他的名字便倒过来写。

    卫慈这几天都在生病,对外界的消息并不灵通。

    “希衡,你说主公的秘密已经传得人尽皆知,其他人是个什么态度?”

    除了风瑾是知情者,其他人都被蒙在鼓里。

    乍一听到这么劲爆的消息,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张平想了想,简略说了其他人的反应,惊诧居多,少数人还受到了惊吓。

    至于卫慈担心的混乱,至今还没发现苗头。

    卫慈听后,放心不少。

    张平安慰道,“效力主公的人,几乎没谁是迂腐的。规矩最严谨的怀瑜,今日的反应也十分平静,想来主公的性别无法动摇他们的忠心。这些人倒是不用担心,只是丸州百姓……”

    姜芃姬手底下的班底都是精心筛选过的,不可能因为她是女性而背叛。

    不过普通百姓就说不好了,他们是最容易被舆论糊弄的群体,一个不好就能被人当枪使。

    卫慈道,“主公离开之后,丸州各地都在抓紧挑选女兵,充实女营,慈还让说书人编撰段子宣扬女营功绩。小半年下来,百姓对此已经接受。主公变为女子,他们顶多稀罕一阵……”

    张平听了连连点头,丸州境内的风气的确比其他地方开明。

    “说起这个……你的话本什么时候写完?”

    张平眉头一蹙,忍不住催更。

    卫慈脸色变了一下,眼神飘了飘,他道,“慈不是还病着么……”

    他知道姜芃姬的计划,还知道她打算什么时候恢复女儿身份。

    为了将影响降到最低,卫慈没少想办法。

    扩大女营规模,在丸州境内选拔女兵,这是应对的方案之一。

    保险起见,他还想了另一出办法——以娱乐控制舆论。

    说起来这个办法还是向陛下学的,编撰市井话本让说书人在茶肆酒肆说书,以朗朗上口、白话易懂的书文吸引普通百姓,通过这种手段传递思想,从而达到控制舆论的效果。

    如今是个娱乐匮乏的时代,歌舞活动只有达官贵人才有资格享受,百姓的娱乐生活几乎为零,连街头卖艺这样的活动都还没兴起呢。在这种条件下,卫慈这一招威力巨大,堪比核弹,每天都有百姓锲而不舍地蹲守,将茶肆酒肆围得水泄不通,眼巴巴等着连载话本的内容。

    因为这项娱乐活动,反而给附近的商家带去了大量的客流,生意也节节攀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