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佘势力在崇州,他和姜芃姬并不顺路。

    进入北方势力不久,柳佘便和姜芃姬分开,带着他的兵去往崇州。

    “主公不用担心老太爷,北方境内除了已经不成气候的青衣军,再无其他势力能威胁到老太爷?!奔蚊殴刂揭丫チ税朐?,丰真这段时间吃得饱,睡得香,日子别提多滋润了。

    连带的,他最近还胖了一圈,干瘦的脸颊也有些许肉感,面色红润健康。

    姜芃姬说道,“我不是担心父亲?!?br />
    丰真表面上点头,暗地里还是坚持己见。

    自家主公与父亲常年分离,好不容易相处了一段时间,如今又要分开,肯定会不舍的。

    姜芃姬瞧出丰真言不由衷,懒得与他争辩。

    直播间一如既往地热闹,哪怕姜芃姬很少与他们互动,他们也能自娱自乐。

    【小鸡炖蘑菇】:这场仗打了好久啊,我记得主播刚出发会盟,好像还是去年过年之前,现在班师回朝,已经快要进入夏天了。算一算,这都有半年了……时间过得真快,宝宝再过半个月就要准备考高了……特地来直播间许个愿,希望主播保佑,高考战无不胜!

    【蘑菇炖小鸡】:高考党不抱着三年模拟五年高考奋战,还在直播间浪,楼上你心真大。

    【落地花生糖】:过来人告诉你们,这个直播间有魔力,在这里许愿总能心想事成。

    姜芃姬这一两个月全在赶路,每日除了赶路还是赶路,直播内容千篇一律,观众起初还觉得新鲜,时间一长就审美疲劳了。不少老观众选择潜水窥屏,发弹幕的多半是新观众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谁带的头,姜芃姬的直播间成了比锦鲤还要厉害的存在,纷纷传言许愿有好运。

    观众们的弹幕内容越来越偏离直播间主题,直到有个老观众发了一条询问的弹幕。

    【莫言桑榆晚】:我现在只担心一件事情,主播是女子这个消息有没有传回丸州啊。

    这个弹幕炸出不少潜水党,大家的神经不由得绷了起来。

    主播搞定了身边的人,但远在丸州的部下还被蒙在鼓里啊。

    冷不丁收到消息,自家主公从年华正茂的少年转为未及弱冠的少女,还不得炸开锅???

    事实上,这个锅已经炸过了。

    当姜芃姬成为丸州牧的消息传入丸州,众人同时也收到另一个重磅消息——

    主公竟然是娘子?。。?!

    这个消息对于他们而言,威力之大不亚于曾经的上京地动,整个丸州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拧了一下自己的胳膊,疼得龇牙咧嘴,确定有痛感之后才知道不是在做噩梦。

    徐轲惊得算错了账,看着乱七八糟的账目,只能忍着抽疼的太阳穴重新做一份。

    “主公怎么会是女子?”

    从上班到下班,他脑子里萦绕着同一个问题——他是不是在做噩梦?

    亓官让找上门,私底下询问徐轲。

    “你跟着主公时间最长,难道没有半点儿怀疑?”

    亓官让收到消息的时候,他的态度还算平静,心中隐隐有种“果然如此”的想法。

    徐轲面对亓官让的质询,他蓦地睁圆了眼睛,无比委屈地道,“这让轲怎么怀疑?”

    正常人哪里会怀疑旁人公认的少年是个少女??!

    如今伪娘泛滥,士族男子簪花傅粉,穿红着绿,徐轲认出的几率就更小了。

    “你家夫人也没透露风声?”亓官让诧异,旁人认不出也就罢了,徐轲作为姜芃姬第一批班底还被蒙在鼓里,实在是说不过去,更别说徐轲的老婆还是他们家主公的贴身侍女。

    徐轲被亓官让问住了。

    他懵了一下,仔细回想寻梅曾经说过的话,脸色越发精彩。

    他支支吾吾地道,“隐约说过……但正常人怎么会往这个方向想?”

    亓官让暗中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这能怪谁?

    要怪只能怪自家主公太爷们儿了,不能怪他们当下属的眼瞎。

    风瑾收到消息的时候,他心情相当愉悦。

    能不开心么?

    围观一众同事懵逼的表情,简直不能太乐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他一直守着旁人不知道的秘密,早就憋坏了。

    这种愉悦的心情维持到了下班回家。

    魏静娴道,“发生何事,竟让怀瑜这么开心?”

    风瑾接过魏静娴怀中越发沉重的长生,抱着胖胖的闺女,连闺女扯他脸颊都不在意了。

    “静娴,有两个大好消息?!狈玷ψ诺?,“一则,兰亭受封丸州牧,二则,她恢复女子身份了。从此以往,再也不用担心她不慎暴露身份,引来动荡,你说为夫能不开心么?”

    “兰亭?”

    魏静娴还未回答,怀中胖胖的闺女牙牙学语,刚说了两个字,嘴角流出透明的口水。

    “不得无礼,不能直呼其名?!?br />
    风瑾接过妻子递来的帕子,温柔地为长生擦去口水。

    “兰亭!”长生等着腿,两颗黑葡萄般的眸子亮晶晶的,咿咿呀呀地道,“怀瑜!”

    长生性格执拗,风瑾越是反对的事情,她越是喜欢反着来。

    “那是主公!”

    风瑾好笑地赏了闺女屁屁一巴掌,这丫头胆子见长啊,连自己父亲都敢直呼其名。

    “主公!”

    长生得意地学着,她说话还不连贯,常常只能两个字两个字往外蹦。

    “这样才对,以后见了主公不能无礼?!?br />
    围观这对父女鸡同鸭讲,魏静娴乐不可支,长生不知她笑什么,也跟着乐呵呵傻笑。

    这边一家三口气氛极好,其他单身狗便有些可怜了。

    例如张平。

    作为手工技术达人,他大多时间都耗在木工坊,一心沉迷手工,心无旁骛。

    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张平的脑子好似生锈一般,险些转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——谁是女子?”

    这一整天,张平好似梦游一般,根本不记得自己到底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等他回了家,他第一时间杀到邻居家中——忘了说,他的邻居是卫慈。

    “子孝,主公竟然是女子!”

    想到跟他一块儿上山下山、寻找井眼、挖沟渠、建蓄水池的人竟然是女子,他彻底懵了。

    这个世道怎么了?

    他还在做噩梦吧?

    本以为卫慈反应剧烈,没想到对方只是淡淡地挑了挑眉,说道,“你知道了?”

    张平诡异地沉默一下。

    如今正是春冬交际的季节,天气变化很快,卫慈理所当然地病了好几天。

    生病这段时间,卫慈都在家中猫着,哪里都不能去,按理来说他应该没那么早收到消息。

    换而言之,卫慈早就知道柳羲是女子了,所以他的反应才这么淡定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什么时候知道的?”

    张平脑中冒出一个大胆的猜测。

    卫慈淡淡地道,“当年嵇山汤泉,慈便知道了?!?br />
    那么早!

    张平脸皮抽了抽,咬牙道,“你明知道主公是女子,你还将平引荐给她,你是诚心的?”、

    卫慈脸色暗暗一变,撕心裂肺地咳了起来,一副不久于人世的模样。

    半响之后,这家伙开始装死了。

    张平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想学杨思,直接动手掐死这个坑货得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