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嵩心里迅速飞过几个念头,当他想到最后这个计划的时候,心尖忍不住颤了颤。

    姜芃姬会放弃即将到嘴的肥肉,转而将这块肥肉推入他口中?

    想到这一点,黄嵩又冷静了两分。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可惜地道,“卧龙郡遗脉被兰亭救下,于情于理,卧龙郡都该由遗脉继承……”

    东庆的官职任命比较复杂,皇室还强盛的时候,除了少部分豪强,大多官员的任命和罢免都需要经过皇帝首肯,不过随着皇室逐步削弱,君权不在,逐渐从君主加封转为子嗣承袭。

    此次勤王之后,这种现象将会变得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姜芃姬手里捏着卧龙郡遗脉,这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意味着她手里的遗脉才是卧龙郡这片地方的第一继承人,黄嵩只是觊觎这片势力的外人。

    如果卧龙郡遗脉获得姜芃姬的帮助,对方便能成为名正言顺地卧龙郡郡守。

    届时黄嵩再想染指卧龙郡,必然要跟姜芃姬面对面刚一波。如果黄嵩怯战,怕了对手,不想和姜芃姬这么早对上,那他只能选择忍耐,眼睁睁看着姜芃姬将手伸入他的势力地盘。

    可是,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?

    一旦姜芃姬真的这么做了,她和黄嵩便只能维持表面和谐,迟早有一天会因此闹崩。

    程靖也明白黄嵩的担心,不过他的目光看得更远,想得也更加长久。

    “主公,不派人试探试探,您又怎么知道柳羲没有合作的意思?”程靖定了定心神,他对这黄嵩说道,“柳羲目前的大敌,从来不是东庆势力,她的威胁来源于北疆三族。只要一日没有灭了北疆三族,她便一日不得宁静。雄鹰搏兔,尚需全力,更何况北疆?”

    黄嵩听明白程靖画中的意思,顿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刚才怎么就那么糊涂呢?

    北疆三族可不是好对付的敌人,姜芃姬为了对付这个劲敌,自然要全力以赴。

    如此紧要关口,她哪有多余的精力去插手其他势力的闲事?

    至于借兵给卧龙郡的遗脉,帮对方争夺家产,更是无稽之谈。

    假设,姜芃姬没有精力插手卧龙郡,那卧龙郡该怎么处置?

    想到这里,黄嵩的心脏狂跳不止,他忙地问道,“友默这番话,意指兰亭会为了顾全大局,放弃卧龙郡?若是如此,我们的确可以派人与兰亭交涉……想来,她也是愿意合作的?!?br />
    程靖点点头,他道,“主公说得没错,正是这个理儿?!?br />
    风珏也赞同地道,“考虑到目前的形式,哪怕主公不派人找柳羲,过一阵子她也会主动派人找上我们。卧龙郡,除了主公之外再无第二个合适的人选。若是能趁机拿下卧龙郡,距离主公一统昊州,便又近了一步。不过,以防夜长梦多,还需主公早作决断……”

    机会这种东西稍纵即逝,黄嵩要是不珍惜,还不知道会便宜了谁。

    其他谋士忖度之后,纷纷附和程靖和风珏的决定。

    黄嵩想了想,采纳了二人的意见。

    正当黄嵩被惊喜砸中,喜不自胜的时候,有几人已经气得三尸神暴跳,险些昏厥过去。

    这些人不是旁人,正是已经称帝的昌寿王和他的爪牙——孟湛。

    接到符望大败被俘的消息,昌寿王暴跳如雷,一连斩杀数名官员和将领泄愤。

    一时间,人心惶惶,人人自危。

    更有人将昌寿王和先皇作对比,得出一个结论——这俩人不愧是亲生兄弟,如出一撤得渣。

    论暴虐,简直是第二个东庆先皇。

    幸好这些言论没有传入昌寿王的耳朵,不然他会更加生气。

    因为暴怒,他甚至一改对孟湛的恭敬,态度多了几分阴阳怪气。

    “孟先生在朕面前一力举荐符望,让他带兵出征,可结果呢?所谓第一武将,浪得虚名罢了……领着数万人驻守嘉门关,竟然还能失守……输给一个不满弱冠的小女子,奇耻大辱!”

    昌寿王嘴里说着符望的不是,核心意思却直指孟湛坑他。

    先前孟湛将符望夸出一朵花,昌寿王也对他寄予厚望,没想到对方竟然输得这么干脆。

    这哪里是去狙击柳佘父女,分明是给他们父女送菜去了。

    孟湛沉着脸色,他的心情本就不好,昌寿王还对着他发火,心情更是跌落至谷底。

    他同样冷笑着道,“陛下何须这么动怒?符望虽输了,但陛下有什么损失?”

    符望带领的兵全是孟氏的,跟昌寿王没有一毛钱的干系。

    哪怕损失了,那也是孟氏血亏,昌寿王暴跳如雷做什么?

    难不成,这人还真将孟氏当成供他驱使的走狗,孟氏的势力便是昌寿王的势力?

    昌寿王被孟湛这么一问,险些没有气死。

    不过他还有理智,不敢在这个时候和孟湛闹翻,他放下帝王的身段对孟湛好言安抚。

    别看他脸上赔笑,内心却对孟湛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恨意。

    这两人貌合心不合,各自打着小算盘。

    另一处,许氏兄弟也收到姜芃姬大胜的消息,不过二人反应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许斐和姜芃姬没什么交情,收到消息的时候顶多挑挑眉,与谋士分析一波她胜利的原因。

    至于许裴,他和姜芃姬在会盟期间称兄道弟,二人还是有几分交情的。

    如今他们还没利益冲突,姜芃姬获胜了,许裴自然替她高兴。

    更加重要的是——

    “孟氏也有今天,当真大快人心!”

    若非教养好,他真想拍着桌子狂笑。

    孟氏和许氏暗中对立,二者的矛盾从先祖那一代便延续至今。

    孟氏吃了血亏,许氏当然高兴,恨不得摆个流水席,让全天下都知道这事儿。

    “来人,准备一份厚礼,派人送到丸州,便说这是义兄的礼物?!?br />
    许裴有钱任性,姜芃姬给孟氏使了绊子,他总该表示谢意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消息要是传入孟氏的耳朵,指不定会多气呢。

    除了这几个势力,其他势力反应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有人暗中嗤笑昌寿王、嗤笑孟氏,但也有人对姜芃姬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女子始终是女子,骨头没点儿分量,这才一场小胜,柳羲便喜得飞上天了,不堪大用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不和谐的声音并没有引起多大风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