除了孟浑为首的武将相信姜芃姬的说辞,其他人纷纷用眼神交流,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不说杨思丰真二人,连新加入的齐匡和邵光也听出了猫腻。

    “呵,习惯就好,主公便是这样的脾性?!?br />
    丰真一副过来人的姿态,安抚两个新加入的小萌新。

    齐匡因为自身缘故,不爱说话,邵光反而比较放得开。

    “主公这么做,当真不会惹恼了符望?”

    主公是要拉拢人,不是要得罪人,要是双方闹得太难看,以后可怎么收场???

    丰真淡定地笑了一声,他道,“真和靖容私底下分析过符望,我们都认为符望与世俗之人截然不同,更不能用普通人的想法揣度他。难道崇明没发现对方始终没有为失败而懊恼,更没有因此迁怒主公?这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先前那次失败,对他而言算不得什么。这人早就有了归顺的念头,只是主公不肯递来梯子,他下不来台……故而只能犟嘴强撑……”

    寻常名将,一旦从高高在上的云端被人打落泥沼,心态再好也不会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不说破口大骂,至少要给点儿憎恶的眼神或者拒人千里的态度。

    符望呢?

    对方很平静地接受了自己的失败,对姜芃姬——这个给予他失败经历的罪魁祸首,他的态度也是淡淡的。丰真认真分析了这点,这才得出一个结论——

    “符望并不在意为谁效忠,只在意效忠之人能带给他什么好处。这个好处不一定要是金银珠宝……符望如今最在意什么?应该是他先前的心腹旧部。等着吧,他迟早要主动妥协?!?br />
    换而言之,只要姜芃姬手里还捏着这些人,符望迟早都要归顺。

    邵光道,“若是这样,纵然符望归顺了,那也只是表面功夫,心里说不定会有怨气?!?br />
    丰真胸有成竹地道,“若是旁人,心中自然会有怨气,但要是符望,不用担心?!?br />
    先前说了,符望是个相当现实主义的人,只要有利益,他可以不计较旁枝末节。

    某种程度上,符望这样直来直去的家伙很难对付,但找准办法,他也很容易对付。

    邵光听了蹙眉。

    如果符望是这样的人,岂不是没有“忠诚”可言?

    他不禁疑惑了,这样的人真的能用?

    连投三主,焉知他不会投奔第四任主公?

    说白了这人就是白眼狼,如何能放心重用?

    邵光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,“这样不忠之人,当真不会危害主公?”

    如果碰上更好的目标,这人也会干脆利落地跳槽啊。

    丰真倒是无所谓,他道,“主公又不需要他的忠心,主公只需要他不背叛?!?br />
    这话很矛盾,邵光一时也被绕进去了。

    丰真又解释了一句,“记得主公曾说过一句话,她说这世上没有谁会真正效忠另一个人,之所以效忠,不过是因为旁人给出的背叛代价不够。这话听着有些刺耳,但仔细一想,不无道理。主公只需要符望为她做事、为她所用,并不强求对方一定要忠心与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忠心”这种东西,从来不是嘴上说说就能成为现实的,还是要看个人行动。

    对于姜芃姬而言,她的标准很低,只要为她做事、各司其职,忠不忠心都不重要。

    得到人家的身体,总不能还强求对方的心灵。

    强扭的瓜不甜啊。

    邵光哑然以对。

    这种理论,他还是头一回听说呢。

    耗费了两天时间清扫战场,治疗伤病,姜芃姬打算再度动身回丸州。

    “嘉门关应该是孟氏设下的最大考验,过了这道槛,我们便安全了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不仅用最小的损失破了嘉门关,顺手还俘虏了万余的兵马以及孟氏的第一武将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次孟氏亏大了,姜芃姬则在这场豪赌中赢得盆满钵满。

    不说符望这个得力干将,光说符望训练数年的精锐旧部,那就是无法衡量的财富。

    丰真等人长长地松了口气,前段时间压力太大,他们睡觉都睡不踏实。

    特别是丰真,虽说解除了寒食散,但他的身体也亏损了,睡眠质量很不好。

    等回了丸州,他肯定要美美地休假一阵。

    “理应如此,不过孟氏与我们结怨已久,兰亭还是不能疏忽?!?br />
    柳佘前阵子受了风寒,生了一场大病,近两天才好转。

    等他病好了,自家闺女也拿下了嘉门关,不给他表现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父亲放心,我会注意的?!?br />
    只要进入东庆北方地界,等同于回了自己家,孟氏鞭长莫及。

    等姜芃姬带兵过了嘉门关,朝着北方行军的时候,嘉门关的战报也传遍了整个东庆。

    符望领兵总数达到两万五,他们又占据着险关的优势,没有五万以上的兵力和充足的粮草军需,还想破关?回去洗洗睡吧,做白日梦比这快多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这边仅有三万兵力,其中大半还是柳佘的,手中的粮草并不富裕。

    结果呢?

    她只牺牲了三千兵力便破了嘉门关,顺道俘获了符望和他手底下的万余精锐!

    这是何等傲人的战绩?

    当这个消息传遍东庆各个势力,众人纷纷将视线对准了孟氏。

    孟氏可是此次较量中最大的输家,赔了大将又折兵。

    孟湛如何暴怒、昌寿王如何气得跳脚,他们光是脑补一下都觉得畅快。

    要是能亲眼见到,绝对是一出好戏。

    黄嵩收到这个消息,已是嘉门关之战发生后的第十天。

    “兰亭真是不简单,竟让孟氏吃了这么大的亏,大快人心!”

    黄嵩手中拿着记录战报消息的竹简,笑着进入政务厅。

    “主公,发生何事?”

    众人懵逼,不知黄嵩碰到了什么好事情,竟然这么欢喜?

    黄嵩将手中的竹简递给风珏,说道,“怀玠看了就知道了,兰亭这下子可是扬名天下了?!?br />
    风珏将战报打开,上面只写了寥寥数字。

    看过之后,风珏将这份战报递给了程靖等人。

    程靖看过之后,心中有了成算。

    众人的注意力都被里面的内容吸引了,程靖始终维持冷静,因为他看到了其他东西。

    “昊州卧龙郡郡守已死,唯一的血脉和残部还在柳羲手中……”

    昊州算是黄嵩的根基和大本营,卧龙郡也是他要蚕食的地盘。

    黄嵩脸上的笑容消失了,他道,“……是这样没错……但是……兰亭这人脾性,怕不是那么好说话的。如今还不知道她是个什么态度,贸然上门,恐怕不妥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还不知道姜芃姬是个什么态度。

    对方是想借助卧龙郡遗脉插手昊州势力?

    还是想任由对方自生自灭?

    亦或者……与黄嵩合作,用卧龙郡守的遗脉交换好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