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如果……这真是你的主意,我便尊重你的选择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叹息一声,她不是喜欢强求的人。

    各人有各人的选择,慧珺既然选了这条路,她便不能独断专横地要求对方更改。

    慧珺目光柔和,对着姜芃姬颔首道谢,“多谢郎君体谅?!?br />
    讲真,慧珺这次还真没有违心说谎,她是真的想要生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。

    以前年纪还小的时候,她懵懂又无知,根本不知道失去生育能力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可她至今还记得被生母强行灌药的场景,那个疯魔的女人还将她双手双脚束缚,大力摁压她的小腹……那种蔓延全身、撕心裂肺的痛处,偶尔午夜梦回想起,仍旧会浑身颤抖不止。

    数次之后,慧珺的身子也彻底坏了,再也没有生育的可能。

    这是慧珺心口的伤痕,久久不能愈合,她只能努力忽视它的存在。

    未曾想多年之后,她竟然神奇的有了身孕。

    若非孩子的父亲是东庆先皇,慧珺真有将对方生下来的冲动。

    奈何世事捉弄,她只能苦笑一声,狠心用腹中的孩子除掉二皇子妃安伊娜。

    自那之后,慧珺才知道这具破败的身体已经彻底恢复健康,失去的生育能力也回来了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她可以借助男子受孕,生一个与她血脉相连的孩子。

    见慧珺已经下了决心,姜芃姬也只能支持。

    只是——

    “怀孕又不是别的,你怎么能保证自己一次就有了?”

    要是在她那个时代,想要孩子直接去专门机构做个小手术就行,但这个时代不一样啊。

    生育方式还是最古老最原始的,男女行房之后才有一定概率才能使女子受孕。

    慧珺垂头低眉,声如蚊呐地道,“奴家将郎君先前赠予的易孕丹用了……”

    易孕丹?

    姜芃姬眉头狠狠拧起,她记得这玩意儿辗转落到柳嬛手中了,怎么慧珺也会有?

    她直接问了出来,“当年不是让你把易孕丹交到柳嬛手中了?”

    慧珺解释说,“易孕丹确实到了柳嬛手中,不过郎君可知道柳嬛拿到它后又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慧珺说,“柳嬛一直防备着奴家,自然不会轻易服用丹药。这人生性歹毒,竟然磨下些许药粉,混在食物之中,几经转手赠给一个打杂的妇人。为了验证丹药的奇效,她还派人暗中污了妇人。这妇人嫁入夫家之后三年无所出,但那次事情之后一月,妇人被诊出了喜脉?!?br />
    能让一个三年没动静的女人,一次就怀上身孕,这药效也太惊人了。

    慧珺想到自身的情况,鬼使神差的,她偷偷留了点儿丹药的药粉。

    姜芃姬听后,明白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的确能让女子身体进入最佳受孕状态,大大提高受孕的几率?!?br />
    换而言之,只要运气不是太背,慧珺很快就能当母亲了。

    当初为了改造慧珺的身体,姜芃姬用光了储存的系统卡牌。

    这种系统卡牌与系统售卖的技能书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系统售卖的技能书是以前任宿主的灵魂为制作材料,提取灵魂中这部分技能相关的记忆。

    宿主使用技能书,其实就是融合了这部分的灵魂,完美无缝地接收其中承载的记忆。

    系统卡牌本质上却是精纯能源凝聚体,对人体有益无害,与技能书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。

    只不过,她仍旧有个疑问,为何非得是符望呢?

    符望的立场与姜芃姬彻底敌对,她怀了符望的子嗣,真不怕姜芃姬因此膈应?

    面对这个问题,慧珺犹豫半响才吐露了真相。

    “奴家没打算告诉孩子关于她父亲的真相?!?br />
    这件事情除了她和郎君,再不会有第三人知道。

    姜芃姬问道,“你不打算让符望也知道?”

    慧珺懵了一下,不确定地反问,“主公会让那人活着?”

    她以为符望必死无疑呢。

    姜芃姬:“……”

    莫名有种同情符望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也是一员猛将,若是能招揽,自然不会将他杀了?!?br />
    要是符望战死,他留下的旧部便不好招揽了,指不定还会给自己埋一颗定时炸弹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算,符望活着的价值远比他死亡的价值高。

    于是,这下子轮到慧珺懵逼了。

    事情发展超出她预期的剧本怎么办?

    懵了一会儿,她垂头看看自己右手轻抚的小腹,表情格外精彩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她面色苍白,红肿的双唇也褪去了血色。

    符望要是死了,那便是死无对证,可他要是活着,那便尴尬了。

    “不怕!有我在呢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安抚慧珺的情绪,免得对方冲动之下做出傻事。

    “多谢郎君?!?br />
    慧珺心中安定,眼眶多了几分湿润。

    “傻姑娘?!苯M姬好笑地揉了揉她的长发,“收拾收拾,外头还兵荒马乱,你别乱跑?!?br />
    虽说已经攻下嘉门关,但外头还是很危险,慧珺要是乱跑,容易出事儿。

    “嗯?!?br />
    慧珺乖顺地点头。

    将她安顿好,姜芃姬又派了人守住这里,免得乱军冲撞。

    “主公——大好的消息!”

    孟浑大老远便露出喜色,对着姜芃姬道,“典副校尉生擒符望!”

    姜芃姬眉梢一挑,脑海中搜出符望相关的记忆。

    符望竟然被典寅生擒了?

    她表情冷淡,问道,“符望人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姜芃姬寻找慧珺的空档,丰真等人已经紧急整合兵马,忙不迭地赶过来。

    没想到自家主公效率如此之高,愣是不给他们支援的机会。

    孟浑情绪激动,一时半会儿竟然没有发现姜芃姬的异常。

    “人已经被拿下,只是……”孟浑浓重的眉头拧起来,他疑惑地道,“只是……随军郎中说符望误食了大量的眠草粉……至少要昏睡到第二日才能转醒……”

    姜芃姬听了,脚下步伐一顿,诧异反问,“符望误食了眠草?”

    孟浑点头,肯定地道,“随军郎中数次诊断,确确实实误食了眠草?!?br />
    孟浑也疑惑了,符望并非粗心大意之人,饮食起居也挺讲究,不可能误食这种东西。

    难不成是先前的流言起了作用,亲近孟氏一系的兵将给他下药,暗算他?

    姜芃姬意味深长地呵了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