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余兵马分了几路摸向了姜芃姬的营寨。

    符望令人发出响箭,只听统一号令便偷袭营寨。

    所谓响箭又称鸣镝,兵卒在箭杆上绑了小小的竹哨,箭杆飞射入天空,发出尖锐叫声。

    可以说,要不是姜芃姬提前一步洞察先机,符望这一手的确能将人打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只可惜魔高一尺,道高一丈,姜芃姬注定是符望人生路上的绊脚石。

    这块绊脚石不仅能将符望常胜传奇拦腰斩断,甚至还能给他带去更加深重的打击。

    一声号令之后,数路兵马从四面八方冲入姜芃姬的营寨。

    符望骑着马,越是剧烈运动,他越觉得体力消耗明显。

    起初还碰见了微弱的抵抗,但是符望一马当先、宛若杀神一般杀开一条通向主帐的路,内心的不安越发强烈。不对劲——符望的眸子猛地睁大,内心的不安越发强烈,必须尽快离开。

    “将军,有诈!”

    按照他们的计划,姜芃姬的兵卒应该疲累不堪,战力寥寥,不至于像死猪一样睡不醒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们大军冲入营寨,动静那么大,冲出来的兵卒却寥寥无几,好似一座空寨。

    心腹副将又冲入几座比较大的军帐,发现里面空无一人,反而堆了一地的干草和枯树枝。

    他们中计了!

    得出结论,心腹副将连忙向符望回禀,孟氏那些亲信满脑子都想着立大功,反应慢了一拍。

    符望心中慌乱,面上却冷静沉着。

    纵然是中计了,若是连主将都慌乱无措,手底下的兵将还不乱套?

    “列阵,掩护撤退!”

    不管柳羲有什么招数,尽快撤离这里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不过,丰真等人哪里会给他机会?

    他们早早就在远处埋伏,暗中观察营寨的动向,猎物已经入套,哪里有放过的道理?

    这个时候,符望听到半空传来数支响箭的声音。

    响箭不是他安排的,那只能是柳羲那边的动作——

    这是进攻的信号!

    响箭响起数个呼吸之后,原本昏暗的天幕划过一道道橘红的流光,远远看去像是流星雨。

    落在符望等人眼中,这些“流星雨”却是向他们飞来,还在眼前迅速放大。

    燃烧的火箭一脑袋扎到了军帐,火势熊熊燃起,账内还铺满了易燃的干草和枯树枝,火势借助风势熊熊蔓延。马儿惧怕这些突如其来的火光,纷纷惊慌地扬蹄,试图避开。

    “现在想走,问过本将手中双斧!”

    说来也是惊奇,等火势蔓延之后,原本空无一人的营帐却冒出了一个一个姜芃姬的兵卒。

    符望的兵溃不成型,不是被火势烧到身上便是被突然冒出来的敌军捅了要害、砍了脑袋。

    符望欲撤退,但去路却被一个不知哪里跳出来的黑面双斧大汉拦下。

    “聒噪!”

    符望冷笑一声,纵马迎战。

    典寅早就从孟浑口中听过符望的战力,早就心痒难当。

    他正躲在营地下方的地道,听到符望要撤退,忙不迭跳出来。

    对于武将来说,敌将的首级便是最有利的战利品!

    心腹副将一面整合兵力,一面想要策应符望,万万没想到自家将军被人缠住了。

    他暗暗咬牙骂了一句,“这个柳羲……真踏娘是个疯子!”

    只听过放火烧敌人营寨的,没见过自己放火烧自家营寨的。

    火焰可不认人,不仅会烧敌人,还会烧到自己。

    典寅本就以力气见长,手中武器加起来有一百多斤,寻常人哪里抡得动?

    他不仅能将双斧舞得密不透风,一斧子砸在地上,地面都能颤上三颤。

    “嘿!不过如此,孟校尉真是夸大了!”

    典寅嘲笑了一句,忍下双手虎口近乎发裂的剧痛。

    他自以为力气够大,除了主公少有人能对抗,没想到符望也是个中好手。

    人家不仅有力气,还有与李赟媲美的速度,这种全能选手简直让人讨厌。

    “区区小辈,焉敢猖狂!”

    符望知道自己的状态很不对,体力下降格外迅速。

    换做平时,他练个把时辰都不会流汗,如今却有些四肢虚软、头脑发昏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眠草药效发作慢,效果绵长,要是剧烈运动使血流加速,药效也会加速发作。

    “首级拿来!”

    典寅也不示弱,之前还跟孟浑吹了牛说要砍了符望首级,如今机会那么好,符望也没孟浑说得那么厉害,更像是外强中干的假老虎……要是这样还拿不下对方,牛皮真要吹破了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符望有着野兽特有的狡诈,打不过也不会勉强。

    如今中了姜芃姬的埋伏,损失已经无法挽回,只能尽量止损。

    他打算带人且战且退,打不过也没什么好丢人,保住将士的性命才有东山再起的机会。因为一时意气损了兵力,那才是愚不可及。要是继续在这里耽搁下去,说不定真要被火焰熏死。

    瞧见火焰连绵的营寨,躲在远方高处观望情况的丰真啧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这个符望倒是清醒,见识不好就撤退?!?br />
    一旁的杨思捻了捻胡须,“果敢取舍,不拘泥义气之争,丢在孟氏简直浪费?!?br />
    果然,还是抓了比较好。

    要是主动归顺最好,不肯归顺就折腾对方肯归顺为止。

    强买强卖的活计,自古有之。

    花开两朵,各表一枝。

    典寅越战越兴奋,孟浑早已经带着兵绕到了嘉门关附近,等着姜芃姬那边的动手信号。

    几乎是默契,姜芃姬选择动手的时机也在三更天。

    远古时代人都是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的习惯,所以三更天的时候,普通人早就睡得死死。

    姜芃姬等啊等,终于等到了三更天,外头巡逻的兵卒已经换班。

    她推了推养精蓄锐的李赟,“时间差不多了?!?br />
    李赟接到命令,他对着其他护卫使了个眼色,百余人纷纷打起精神。

    接下来可有一场硬仗要打。

    姜芃姬抽出长刀,率先杀了外头的看守,翻墙出了这片院子。

    李赟连忙跟上。

    姜芃姬等人不清楚嘉门关内的建筑情况,但她记得原路返回的路。

    只要顺着这条路折返回去,绝对能摸到嘉门关城门。

    姜芃姬压低声音道,“汉美,准备响箭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