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对心腹下属的疑惑,符望眉梢一扬,不经意间带着睥睨众生般的威仪之相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心腹本想询问自个儿将军,是不是真的陷入了温柔乡?

    只是,当他的视线与符望对视的时候,再多的询问也问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虽说外头总是传闻将军喜好美色,但自家人事情自家人清楚,符望并非真正的好色之徒。

    于是心腹将含在舌尖的话又咽回肚子,换了一番说辞。

    “将军,您再不动手的话,嘉门关怕是要乱了?!狈男母古∽乓凰趾诘拿济?,一副凶悍之相,忧心忡忡道,“您也知道,孟湛那只多疑的老狐狸,多年以来都没有真正信任过将军……他在您身边安插了多少眼线,一旦将军有什么异动,那些眼线肯定会对将军不利?!?br />
    符望摆摆手,不甚在意地道,“这件事情我清楚,那些小人嫉妒我也不是一日两日??尚φ庑┐阑跆弈?,没本事,除了嫉妒眼红没别的天赋,孟湛宁愿重用我都不愿意给他们高位?!?br />
    如果手底下有可用的人才,孟湛也不会捏着鼻子忍受符望的臭脾气。

    符望正是知道这点,他才敢这么作死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只要不是真正背叛了孟氏,不管他做了什么,孟氏都会忍下来。

    每每想到孟湛那张憋屈的脸,他内心总是格外痛快。

    这一日,慧珺照常过来“小坐”。

    一路行来,周遭强烈的敌视让她心中一紧,这些眼神中还夹在着毫不掩饰的觊觎和占有。

    她见到符望,仍是笑语盈盈,好似不受干扰。

    “将军,妾身有一言不知当不当讲?!?br />
    符望面不改色地道,“慧娘子直说便是?!?br />
    “近几日,将军可要注意小人之祸?!被郜B一双美眸水光盈盈地看着符望,她用开玩笑般的口吻说道,“妾身唯恐将军怀疑,故而不敢多言。只是纵观史书,多少名将毁于小人之手,着实令人遗憾……妾身冷眼瞧着,将军手底下的副将似有异心,恐怕会对将军不利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可是明晃晃的挑拨,偏偏还是事实。

    符望眼神一动,不动声色地道,“多谢慧娘子的关心,本将军心领了?!?br />
    他本就有意让外人看到内部不和的景象,借此迷惑姜芃姬,让她大意之下放松警惕。

    只是符望怎么也没想到,老司机套路太深,他的布置全在姜芃姬的预料之中。

    眼瞧着气氛越发紧张,嘉门关内的舆论愈演愈盛,好似符望真的要跟着美人归顺敌军。

    姜芃姬听到细作回禀,符望预备明日深夜三更时分动手。

    帐内众人摩拳擦掌,一个一个跃跃欲试,恨不得立刻扑向嘉门关。

    这小半个月的时间,他们只能憋屈地看着嘉门关,每日只能用训练发泄多余的精力。

    现在可好了,终于能大干一场。

    众多武将之中,典寅还算镇定,李赟小天使和孟浑都露出难以抑制的喜色。

    前者为了快速积累军功,巴不得天天打仗。

    没有军功如何娶到身为名门贵女的心上人?

    孟浑却是因为终于能向孟氏讨债,这些天险些憋出火了。

    他们眼巴巴地看着姜芃姬,等着自家主公分配任务。

    “这个符望倒真是沉得住气,愣是等了近半个月才肯动手?!狈嵴嬖谛睦锬闶奔?,冷笑着道,“明日便是朔月,正是一月之中夜色最暗的一天。符望选在这天动手,深思熟虑已久?!?br />
    如果他们没有快一步看穿了符望的打算,这小半个月下来,恐怕真的会放松警惕,再加上符望安插在卧龙郡中的细作。二者里应外合,说不定真的能让他们步上卧龙郡守的后尘。

    杨思悠闲淡定地道,“再怎么深思熟虑,一旦计划被人看穿,他怎么布置都是枉然?!?br />
    夜袭计划被人提前看穿,别说是符望,哪怕是真正的战神来了,照样要吃亏。

    姜芃姬垂下眼睑,说道,“不可大意,谨慎对待?!?br />
    哪怕胜券在握也不能骄傲,更别说他们只是提前预见了对手的布置,最终胜负还没出来。

    骄兵必败,她时刻谨记着这四个字。

    李赟倏地想起一件事情,他问姜芃姬,“主公,若是明日晚上就动手,那慧娘子……”

    事实上,姜芃姬不愿意慧珺明天再去嘉门关,太冒险了。

    如今已经到了图穷匕见的时候,符望极有可能一不做二不休、直接撕破脸皮将慧珺扣押下来,要是这样,姜芃姬也是鞭长莫及。不过……慧珺一连数日都去了,偏偏明天不去,难保符望不会产生怀疑。一旦他怀疑了,可就打草惊蛇,一切都要前功尽弃了。

    慧珺深明大义,她主动对姜芃姬说,“明日当然是照旧,不然符望肯定会起疑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抿着唇,一双英气的眉紧紧蹙起。

    “我有个想法……”她双眸扫了一圈营帐内的众人,看到她的眼神,杨思和丰真下意识有些不详的预感,“明日,我装扮成普通的护卫随同慧珺潜入嘉门关内,从内策应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丰真忍住暴躁的想法,为何自家主公总喜欢冒险,她哪里危险往哪里钻?

    “可是主公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非要冒险不可,丰真宁愿换一个人选。

    姜芃姬说道,“子实不用担心,我敢这么做,自然是有把握的,一切以大局为重?!?br />
    面对姜芃姬,丰真知道自己除了妥协没有第二个选择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他格外想念丸州众人,要是他们在的话,说不定能制止自家主公作死。

    杨思在一旁说道,“主公心意已决,我们也不好多加阻拦,要是见势不好,主公当以自保为重。明日夜袭,符望必然会带着精锐悄悄出关,这时候也是嘉门关守备最弱的时候……我们可以分兵,派遣一部分人在营寨守株待兔,等符望带人自投罗网,另一部分则趁着夜色,悄悄绕道破关。主公要是能在嘉门关内捣乱生火,让他们乱了阵脚,破关便轻而易举?!?br />
    等符望抽身回来,他们也已经破了嘉门关,逃之夭夭了。

    自家谋士已经做了退让,姜芃姬也不好挑战他们底线,不然他们该炸毛了。

    “好,便按照靖容所说的安排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