别看丰真行事作风不靠谱,这家伙的脑子还是靠谱的。

    慧珺按照他说的去做,姜芃姬叹息之后,果然应允了。

    这一日,嘉门关外的使者如约而至,符望正想将人晾在一边——

    整日对着孟浑那张络腮胡须脸,符望的心情值暴跌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日的使者却不同以往,不是孟浑。

    符望听了传信兵回禀,还未开口说什么,一旁的副将却嘲讽道,“听闻柳羲弄了个女营……行军打仗,分明是大老爷们的活,将娘们拉到战场做什么?依末将来看,所谓的女营,怕是猫腻重重。对外说是能打仗的兵,对内……谁知道是什么货色,如今还派遣女子当使者……”

    副将一开口,其他人纷纷露出赞同的神情。

    女人的确不应该上战场,上了战场的女人,不会是正经女人。

    自古军营无女子,这个女子指的是兵卒的妻妾,谁打仗会带着老婆?

    至于营妓,她们在兵卒来看,不算是“女人”行列,只能算是雌性牲口。

    符望暗中蹙了蹙眉,对此次使者身份有了大致的猜想。

    “请使者到侧厅等候,本将军这就过去?!?br />
    慧珺带着一顶厚重的幕笠,挡住了那张近乎祸国殃民的脸。

    符望看到此女的体型,已经确定了对方的身份,果然是那一日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末将该如何称呼你?”符望用了谦称,假设性问道,“皇后娘娘?”

    慧珺抬手掀开厚重的白色帷幕,端正坐在右下首,对着符望正经行礼。

    “将军这话有趣了,如今的陛下还年幼得很,未及弱冠,更未成婚亲政,何来的皇后?”

    符望一双幽黑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慧珺,瞧见对方眼中带着残留的错愕。

    他一早便猜出慧珺的身份,但慧珺却不知道当日的将军便是嘉门关的守将符望。

    错愕之后,她的心中便生出了些许仇视,美眸扫过符望的双手,不动声色地收敛情绪。

    那日便是这人,险些背后冷箭杀了郎君。

    虽说最后只伤了手臂,但慧珺给姜芃姬上了三日的药,心头一直记着这事儿呢。

    符望改口说,“先皇后娘娘?那个柳羲倒是大胆,竟然敢将你藏匿起来?!?br />
    正所谓人死如灯灭,不管皇帝身前有多么荒诞、做了多少错事,人家都已经驾崩了,还能怎么算账?在皇室的运作之下,前一人皇帝依旧有错,但他犯错却是因为妖姬美色、、、/、诱惑,属于客观大错,主观小错。将一部分黑锅甩到了慧珺身上,将她称之为祸国妖姬。

    慧珺却不能认下这个身份,她只是谦逊一笑,“传闻先皇后乃是一代佳人,只可惜红颜薄命。妾身只是蒲柳之姿,萤火之光如何敢于皓月争辉?将军这番话,妾身只当是夸奖?!?br />
    符望手里没有实锤,继续纠缠这个问题也没意思。

    他道,“柳羲让……这位娘子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“妾身贱名慧珺?!?br />
    符望道,“柳羲让慧娘子过来,有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慧珺不慌不忙地道,“听闻嘉门关内流言纷纷,将军有归顺我主的意愿?”

    符望眉头猛地一跳,他面色不变地道,“慧娘子说笑了,本将军对我主忠心耿耿,岂会轻易变节?念在慧娘子是女子的份上,刚才的话,只当没有听到……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但他的眼睛却黏在了慧珺身上,好似被她的容色吸引。

    不过,慧珺见惯了各种各样的眼神,符望的演技还骗不到她。

    “将军这么一说,妾身便心安了?!被郜B巧笑倩兮,美目似有光华流转,“乍一听闻这个消息,我主也是心惊诧异。主公之前还说了,她欣赏将军乃是光明磊落的汉子,将军投靠了孟氏,当真是明珠暗投。若非两军阵前,身不由己,兴许还能与将军引为知己。这等惹人非议的传闻,将军还是尽早澄清比较好,免得手底下的兵卒惴惴不安,伤了将军的威信?!?br />
    符望嘴角笑得有些勉强。

    且不说他没有杀心,哪怕有,慧珺最后一句话说出口,他也不能杀。

    若是杀了,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。

    “多谢慧娘子关心?!狈治实?,“除此之外,柳州牧还有其他事情?”

    柳佘和姜芃姬都是州牧,不过如今出面的人是后者,柳佘至今还隐在幕后,存在感偏弱。

    这一声“柳州牧”,自然指的是姜芃姬。

    慧珺眉梢一蹙,宛若西子捧心而颦时的风仪。

    “主公倒是没别的吩咐,但妾身却有一事,不知将军……”

    符望道,“慧娘子只管说来?!?br />
    “那日之后,妾身便思慕将军,如今一见,更是……”慧珺双颊微微酡红,眸光带着水润,她含羞带怯道,“只是,妾身尚有自知之明,不敢以污浊之身损了将军一世英名……”

    符望心头跳得更加厉害,眼皮也有些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被这样的佳人当面告白,饶是符望也有些心旌摇曳,不过他很快就固守心神。

    色字头上一把刀,眼前这朵花虽是世间绝色,但人家不仅长刺还带毒,碰不得。

    “慧娘子这是……自荐枕席?”

    符望心下一动,明知不可能,但眼睛却不放过欣赏的机会。

    慧珺抬袖掩唇,笑道,“怎么会?难道说在将军眼中,女子表明心迹便是自荐枕席?只是普普通通的爱慕之情,不一定非要得到??唇槐砣瞬?,以前就没收过女儿家的爱慕?”

    换而言之,人家光撩不娶。

    只负责煽风点火,熄火的事情自己看着办。

    符望莫名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通俗来讲,人家跟你讲精神感情,你脑子一抽想到不和谐的画面,能不尴尬?

    慧珺的出现超出了符望的预期,不过人家只是过来走了一圈,末了又轻飘飘走了。

    人虽走了,但却留下了绝世佳人的传说。

    符望的心腹见状,颇感忧虑地道,“将军,不用出手制止谣言?”

    “暂时不用,这不正是柳羲想要看到的?”符望闭眸静神,他道,“棋子那边准备如何了?”

    暗线道,“前不久传来消息,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,柳羲那边浑然没有发觉?!?br />
    毕竟,在常人看来,这颗棋子的确埋得很深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已故卧龙郡守的心腹会是他们的眼线?

    接连两日,慧珺接替了孟浑的骚扰工作,每日来嘉门关小坐一个时辰便走。

    正所谓三人成虎,不止孟氏安插的眼线彻底怀疑符望,连他的心腹都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将军,您这是——”

    真被美人勾走魂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