权与钱,一向是互助互利。

    有了钱自然能买通权,有了权当然不会愁没钱。

    大汉深知这个道理,但他瞧着眼前两口大箱子,心中的贪念怎么也压制不下去。

    因为,有时候再有权势也弄不来这么多银子。

    他何尝不知道孟氏给他的许诺太过虚幻,但他太过贪婪了,什么都想要,在贪念的驱使下铤而走险。扪心自问,卧龙郡守战死的时候,他心里有一丢丢的悔意,但也只是那么一点儿。

    姜芃姬抬手让人将箱子合上,打断大汉的思绪,又一次问他,“你是识相,还是不识相?”

    大汉心中一沉,面上苦笑着道,“若识相,好歹能保住下半辈子的荣华富贵,要是不识相,想来中郎将也容不下我这等弑主之人。只是,中郎将真的会信守诺言,不会背信弃义?”

    姜芃姬冷笑着反问他,“你连孟氏都相信,如今竟然怀疑我?”

    大汉自知说错了话,不敢再吱声。

    如今的处境,他没有丝毫讨价还价的余地。

    人为刀俎我为鱼肉,大抵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孟氏什么德行,你稍稍擦亮眼睛便能知道。你做出了弑主的事情,孟氏还敢用你?”

    姜芃姬眼睑微垂,一双漆黑的眸子似乎要看透对方的魂魄,迫使大汉下意识瞥开眼睛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大汉咬咬牙,只能投靠了姜芃姬。

    除了这条路,他没有第二个选择。

    姜芃姬已经知道他的秘密,只要她将他背叛卧龙郡守的事情说出去,届时整个世间都没有他的容身之处。一想到那个情形,他便不寒而栗,只能乖乖就范,答应和姜芃姬合作。

    捏住了对方的软肋,姜芃姬也不怕他耍诈。

    为了达成目的,姜芃姬不介意用些手段,但直播间观众却是眼里容不得沙子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有些愤愤不平,他们觉得姜芃姬这么做是与虎谋皮。

    一个背叛旧主、出尔反尔的叛徒,还有信誉可言?

    姜芃姬和他合作,不怕对方临时反水,背后给她来一刀?

    一次不忠,百次不容。

    【妖精女王的绯红】:主播还是小心一些吧,要是这家伙临时反水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【山田米娅】:搁在现代社会,这家伙也不能用。跳槽也就罢了,毕竟人各有志,但跳槽之前还联合外人害死老板,这老板还是员工的妻舅,这简直不能忍,活脱脱吃里扒外。

    【庄生晓梦】:说句极端的,一次不忠,百次不容。虽说主播胸襟宽广,但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得到饶恕。这个大汉明显就是貌忠内奸,主播可不能掉以轻心,免得阴沟翻船。

    直播间的观众表示了担心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姜芃姬策反大汉是为了大局考量,但心里还是惴惴不安,生怕对方反水。

    姜芃姬冷眼瞧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大汉,内心在直播间发了一条弹幕。

    【主播V】:我只说事成之后留他英明,可没说不会秋后算账,你们不用担心。

    哪怕策反了大汉,姜芃姬也不会对此人投以一点点的信任,该有的防备不会少的。

    得到这个回答,观众们纷纷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连续两日,营寨一派安静,嘉门关那边也高挂免战牌,双方全是一副嫌弃彼此的模样。

    孟浑回来之后便对姜芃姬禀报了此次行动。

    “主公,依臣来看,符望在孟氏手底下并不好过,应该有策反的余地?!?br />
    要是能将符望挖过来,这次收获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孟浑想到这里,阴郁的心情顿时好转。

    失去符望,孟氏将会大受打击,还有什么比让孟氏吃瘪更能让孟浑开心的?

    姜芃姬不置可否,丰真在一旁详细询问,“这话怎么说?”

    孟浑说道,“符望身边全是眼线,我见到他的时候,不止厅外有人偷听,连厅内隐蔽处也藏着人。瞧着像是?;し那孜?,但从符望对待他们的态度来看,分明是憎恶和忌惮?!?br />
    丰真摇头,他的戒心可没有那么容易消除。

    “孟校尉,眼睛看到的东西,偶尔也是会骗人的。退一万步说,纵然符望处境真的不好,他的身边全是监视他的眼线,但孟氏如此纵容他,他有什么理由背弃孟氏投靠主公?”

    之前说了,符望在孟氏作天作地又作死,但孟氏一直对他有求必应。

    如果符望跳槽到姜芃姬这里,姜芃姬能满足符望各种吹毛求疵和索???

    换而言之,符望有理由跳槽,但他没有理由跳槽到姜芃姬这里。

    孟浑听了,猛地惊出一身冷汗,脑子清醒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军师,您这话的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丰真摇着头道,“如果孟校尉真以为能拉拢符望,暗中去策反他,说不定会中了他的计?!?br />
    孟浑立刻对自己冒失的举动请罪。

    姜芃姬抬手让他起来,声音平静地说道,“这事情又不能怪你,子实只是说了其中一种可能……不过从这点看来,符望也不是泛泛之辈,不能掉以轻心……两军交战,不讲情面,不止比拼武力,还要比拼心计。符望若是一般的莽夫,孟氏也不能容忍他到如今……”

    多一颗心眼总是没错的。

    孟浑听了连连点头,表示受教。

    只是,他心中还是有些可惜的,如果能拉拢符望,对于自家主公来说表示如虎添翼。

    一个符望没什么,关键是他手底下的精锐,看得孟浑有些眼馋。

    如今的丸州不仅缺文官,还缺武将。

    挖来一个符望,顺带还能有数千精锐,多划算的买卖。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接下来几日,让人继续以各种理由出使嘉门关。正好你和符望有些交情,我们便以此为理由攀扯关系,不恶心符望也要弄得孟氏对他忌惮离心。他的日子不好过了,我们便能顺利了。要是他表露出想要投奔的意思,我们只管顺着说,迷惑他,让他卸下心防……”

    让一个名将卸下心防,可能性太低。

    只要迷惑一时,让他产生松懈,姜芃姬就稳操胜券。

    说白了,他们不止要比拼武力,还要拼一拼谁的套路深,谁的心更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