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浑被符望轰了出来,姜芃姬也已经布局,暗中捉了卧龙郡残部中的细作。

    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昨日第一个醒来的大汉。

    直播间观众见到细作的真正身份,全体都懵逼了。

    【蒜泥龙虾盖饭】:活生生打脸??!我之前还说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对方身上的无助和凄苦,说他士为知己者死……踏马才过了一天,打脸啪啪响,扭头就告诉我这人是细作?

    【虾肉丸】:我也是被打脸的一员。昨天这家伙哭得那么惨,我还觉得他是个刚毅的正直爷们儿,今天竟然告诉我……他是害得整个卧龙郡势力全军覆没的罪魁祸首……怎么可能?

    【秘制酱汁拌饭】:哈哈哈,我就说么,这家伙肯定不是什么好人。昨天看到他哭得假兮兮的,我就不喜欢他。果然,这家伙真的有猫腻。现在回想起来,主播好像一直防着这个家伙。平心而论,这人的演技爆表,娱乐圈的影帝也就这个水平了,主播为什么会没上当?

    姜芃姬自然不可能上当,因为她早就看出这家伙是在演戏。

    两个戏精碰面,演技好的那个才能骗过演技差的。

    要说演技,有谁能拼得过姜芃姬?

    细作的身份出人意料,直播间的观众都被骗过去了,连细作本人都不知道哪里漏了马脚。

    “你们为何要抓我——”

    大汉正欲挣脱,但两肩各有一只手摁着,迫使他跪在地上,无法起身。

    姜芃姬冷笑得看着对方,“为何要抓你?这个问题不是问你才对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应该问中郎将才对,我怎么会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敢说自己不知道?你要是不知道,那卧龙郡守又怎么会战死?又怎么会被人全歼?”

    对方一开始还能维持镇定,保持一脸正气,但随着时间推移,抑制不住的心虚和恐惧蔓延心头,让他不敢和姜芃姬的眼睛对视。对方的眼睛像是藏着针,瞧一眼都会觉得刺痛。

    大汉背后冷汗涔涔,呼吸都显得窘迫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真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姜芃姬视线瞥了一眼大汉身边站着的医兵,对方拿出一个缝着绳头的布包。

    这个布包很宽很长,宛若一条长长的带子可以缠绕在腰上或者胸口,再在外头绑一些粗布,便能伪装成包裹好的伤口。姜芃姬冷笑着问道,“死鸭子嘴硬,难不成想要动刑才肯招?”

    证据已经摆在面前,但对方还想嘴硬两句,挣扎一番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眠草和洋金茄花粉,便是掺杂在食物中的东西。我已经问过随军郎中了,这些东西全都是一再提纯后的,药力非凡。你要不是细作,身上为何藏匿这些?现在老实招了,免得受苦!”

    那个大汉便面色一白,过了一会儿才闪躲地道,“中郎将这话可就严重了,细作一说从何而来?这些东西是我的,但又能说明什么?哪怕我是细作,但这和中郎将又有何关系……”

    哪怕他是细作,那也只是祸害了卧龙郡势力,他又没有伤害旁人。

    “你也用不着狡辩,我知道你白日里到处晃是为什么,不就是想探清消息,好方便下手?”

    到此为止,大汉知道自己的行动已经彻底败露,但他仍旧不清楚,为何如此?

    他演得不够好?

    还是说哪里露出了破绽?

    “不知中郎将何时怀疑在下?”

    姜芃姬说道,“从你醒来开始就怀疑了,后来你说得越多,错漏越多?!?br />
    大汉面色一僵,从未想过姜芃姬竟然没有信任过他。

    姜芃姬又道,“我让人查过你的身份,卧龙郡守的心腹,还是他的妻舅,照理说这个身份绝对不可能是细作。只是,这世上没什么是不可能的。一旦你当了细作,旁人也不会怀疑你。众人伤势这么重,连身为幼主的蔡襄都受了伤,但你的伤势却有些蹊跷,看似吓人却不致命。从刀伤来看,一部分是旁人砍的,但也有几道伤势是你自己划的,仅凭这点便足以怀疑你的身份。我想,你这么做是为了降低卧龙郡守的防备,让他将幼子交给你和其他心腹,是吧?”

    “最值得怀疑的一点,你没有吃过加了料的食物?!苯M姬讽刺笑笑,“你说你担心幼主没得吃,所以一直舍不得吃那些干粮??晌胰靡奖抵星乒渌说氖澄?,你们带的食物并没有这么匮乏,你忍饥挨饿许久,只肯喝水充饥不肯沾碰,你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讲真,大汉说那番话的时候,的确挺动人的,三言两语将自己描绘成忠心耿耿的家臣。

    不过,姜芃姬又岂是那么容易被蒙蔽的人?

    大汉面无血色,忍着后槽牙打颤的冲动,问道,“中郎将想杀了我?”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当然不,要是杀你,你还能活到现在?我且问你,孟氏给你开出了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大汉犹豫了一会儿,认命地道,“事成之后,封诸侯、赐封地,许诺千金和美人?!?br />
    “啧,给出的条件还挺丰厚?!苯M姬道,“不知道诸侯、封地、千金和美人,与你的性命相比而言,孰轻孰重?你可有想过,卧龙郡的精锐尽数被歼灭,你手上无兵无权,如何坐稳诸侯之位?如何守得住你的封地?至于孟氏,人家不过是昌寿王的一条走狗,他们还仰人鼻息呢,如何给你封诸侯、赐封地?人家红口白牙一张嘴,你竟然也相信?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大汉已经狼狈不堪,面色从苍白转为青灰。

    姜芃姬笑了笑,继续道,“背叛自己的旧主、害死自己的同袍,你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,哪怕我留你一条性命,偌大天下也没有你的容身之处。你猜猜,卧龙郡残部可会饶过你?”

    上万将士因为他的一己私心而死,别说还活着的人饶不了他,哪怕是死了的将士,上万冤魂也要向他索命。想到这里,大汉已经吓得不敢吱声了。

    他自然是怕死的,只要有一线生机,他便不会轻易求死。

    他看出来了,姜芃姬特地将他抓来、揭穿他的身份,自然有用得到他的地方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——

    “来人,将东西搬上来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话音一落,兵卒抬着两口大箱子上来,啪啪打开,露出里面的金银珠宝。

    绚烂夺目,险些将他眼睛晃瞎了。

    两口箱子,全是沉甸甸的金子银子还有珍贵的宝石珍珠。

    他甚至还从里面看到数颗直径有两个指节宽的浑圆珍珠,珍贵无比!

    “孟氏给你的许诺,不过是镜花水月,瞧着美好,双手却捞不着。你若识相,聪明一些,这些东西便都是你的。事成之后,我便让人谎报你为旧主报仇而殒命,留你一世英名,如何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