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芃姬拧眉想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大汉不顾伤势,痛哭流涕地朝姜芃姬行大礼,粗犷疲倦的面容布满了泪水,眼眶一片通红。

    “中郎将,我主死得冤枉啊——如今只剩幼主一缕血脉,希望中郎将念在于我主同朝为臣的情谊,伸以援手,派人?;び字鞣祷仃恢菸粤?,在下愿生生世世为中郎将当牛做马……”

    身形高壮的男子哭着对人下跪,不管搁在谁身上,总要生出几分动容。

    直播间观众被他打动了,暗暗生出恻隐之心,有些同情这人的遭遇。

    【蒜泥龙虾盖饭】:隔着直播间屏幕都能感觉到对方身上的无助和凄苦。古人都说士为知己者死,我想那个卧龙郡守应该就是他的“知己”。主公在眼前阵亡,他不知道有多痛苦。

    【虾肉丸】:同心疼。从表面来看,这个大汉应该属于刚毅类型的,现在哭得那么惨……

    【秘制酱汁拌饭】:你们都同情他?我反而有些讨厌他。他是死了主公,死了战友同袍,但这个和主播有什么关系?前方还有大敌虎视眈眈,主播也是自顾不暇,凭什么要答应他这个请求?生生世世当牛做马?主播又不缺为她卖命的人。哪怕他遭遇很惨,但喜欢不起来。

    【银耳红枣莲子汤】:楼上说得有些严重了,不过我倒是和你一样,不是很喜欢。如果主播已经渡过?;?,他提出这个要求,主播说不定就帮了。现在提这个,不是给主播添乱么?

    直播间的弹幕从屏幕上飘过,诸多观众各抒己见,同情大汉的观众占了大多数。

    姜芃姬没有理会弹幕上的内容,让人将大汉从地上扶起。

    她道,“卧龙郡守惨死在贼人手中,仅余一缕血脉,于情于理我都不能坐视不理。你先好好休养着,若是连你也倒下了,你家幼主还能指望谁呢?你要振作起来,才能?;ず糜字?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的回答有些含糊,只是稍稍松了口风,大汉见好就收。

    “多谢中郎将?!?br />
    他身上的伤口多,失血严重,说了那么一会儿话、情绪又几度起伏,如今已经是心力憔悴。

    医兵将他放到担架上,抬着出去了。

    等人走远,姜芃姬眸光微冷。

    杨思出列道,“主公,此事不宜过早定论?!?br />
    “我知道,这不是还没答应么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笑了笑,墨玉般的眸子带着几分算计。

    丰真听了,明白姜芃姬的打算,面上露出一缕意味深长的笑。

    主公就是主公,不轻易感性、不轻易动容,唯有这样才能走得更远。

    他道,“卧龙郡位于昊州,这地方不算差。主公打算如何利用?”

    送上门的肥肉,岂有不吃的道理?

    不过,丰真想知道自家主公是打算自己吃,还是卖人情让黄嵩吃。

    姜芃姬想了想,她说道,“卧龙郡的精锐折损得差不多了,突围逃出来的残兵败将也没几人??孔耪饧父錾嗽焙鸵桓鍪凰甑牟滔?,怎么可能守住卧龙郡?伯高也在昊州,他是昊州茂德郡郡守,那可是卧龙郡的邻居,他怎么会没点儿想法?哪怕不提伯高,光凭卧龙郡本土的势力便不是蔡襄能压制的……的确是一块肥肉……不亚于幼童抱金砖招摇过市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姜芃姬又补充道,“至于如何利用,目前还没有决定下来,我想听一听你们的意见?!?br />
    听到这里,直播间的弹幕全部变成了震惊的感叹号。

    握草!

    他们主播根本没想过帮助卧龙郡的残兵,反而想利用对方谋利?

    不少观众心里有些不舒服,这不是欺人幼童、夺人家产?但他们知道,主播生存的时代和他们不同,他们觉得这么做很过分,没有人性,但事实却证明她的举动才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若是她妇人之仁,别说角逐天下,她连自己的家产和亲人都护不住。

    所以这些观众将这份不适忍了下去,唯有几个脾气大的观众表示了恶心。

    卧龙郡守的家臣这么哭求,为何主播没有一丝动容,反而想着谋算人家家产?

    用现代思维理解——人家爹刚遭遇意外死亡,留下大笔遗产给蔡襄小正太,主播和蔡襄没有分毫关系,只是路过救了蔡襄而已,她竟然在一旁想着如何瓜分人家的遗产,这还不恶心?

    当然,这些弹幕姜芃姬就没理会过。

    许久无言的李赟垂眸想了想,试着问道,“不如借兵给蔡襄?”

    说是借兵给蔡襄,不过是个借口。

    明面上打着帮助蔡襄的名头,实际上却名正言顺地将蔡襄架空。

    黄嵩如今还不敢和姜芃姬硬碰硬,如果姜芃姬用这种巧取豪夺的方式占了卧龙郡,他也只能捏着鼻子忍下来。不过……姜芃姬拧了拧眉头,脑海中回想东庆的坤舆图。

    李赟见姜芃姬没有表态,又暗中瞧了瞧杨思和丰真的表情,略微缩了脖子。

    他是不是又提了个蠢主意?

    丰真叹息道,“卧龙郡的确是个不错的地方,若是能占下那里,黄嵩的一举一动便在主公的眼皮底下,以此牵制,不怕他做大势力。只是……有些可惜……不得不舍弃……”

    崇州、丸州以及浒郡,全在东庆北方。

    在丰真看来,卧龙郡这块地方有些尴尬,若将它据为己有,势力阵线就拉得太长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卧龙郡地处山脉要冲之地,属于兵家必争的地方。

    姜芃姬要真是拿了它,兵力便要向南方倾斜,保证卧龙郡出事的时候能及时支援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问题就来了——

    姜芃姬要是将兵力向南方倾斜,来自北方的北疆又该如何防守?

    对于姜芃姬来说,目前的卧龙郡是个鸡肋,拿在手中还烫手。

    倒不如以此为筹码,与黄嵩合作谋取更多的利益。

    只是,让黄嵩捡这么一个便宜,杨思他们也是不愿意的。

    “此事先搁在一旁?!苯M姬眼睑下垂,掩住眸中算计,“如今最重要的是如何平稳度过嘉门关,避免被敌人伏击。若是走了卧龙郡守的老路,我们现在想这么多也无用?!?br />
    众人心神领会。

    沉默许久的孟浑突然出列道,“主公,浑有一事,不知当不当讲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,说吧?!?br />
    “浑怀疑,那名细作有可能潜伏在卧龙郡残部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脸上的笑容深了几分,“你也这么认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