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……如果只是一万兵马,倒是不用担心……”丰真拧着眉头,没有丝毫舒展的意思,“只是,夜袭伏击必须挑选眼睛良好的强兵,不然跟派一堆瞎子去打仗有何分别?时间还是在夜色漆黑的后半夜,对兵卒眼睛的要求更高……很难保证他们后方没有增援的兵力……”

    别看姜芃姬动不动就带数千兵马跑去夜袭,事实上夜袭这桩事情很少见,成功几率也不大。

    当然,一旦成功,战果绝对丰硕。

    远古时代百姓生活困苦、营养不良,有时候连基本的食盐都用不起,惹来各种疾病,更别说营养均衡了。这般情况下,以至于许多百姓都染上了夜盲症,夜间行走宛若盲人。

    这种情形下,极少有将领会选择夜袭。

    不过纵观史书,夜袭的例子还是有的,每一场都打得极为漂亮,最后载入史册,名留青史。

    只是仔细观察的话,便会发现夜袭的规模都比较小,人数从数百到数千不等。

    至于昌寿王的部队——

    杨思垂眸,带着几分轻嘲,“派遣上万兵马夜袭伏击,真是了不得。不妨大胆猜想。其一,卧龙郡守部下兴许有人吃里扒外,与敌军里应外合。否则的话,万余兵马,为何没有惊动巡夜守军?其二,敌军的总兵力远不止一万那么简单。从军中挑选适合夜袭的兵卒,正常来说不足一成,昌寿王干会在嘉门关放置十万余兵力,守株待兔等着我们?这不可能??扇羧∥?,从中挑选目明之人,五人之中兴许便有两人符合。最坏的猜想,敌军皆为精锐……”

    丰真咋舌,道,“靖容的意思,潜伏在嘉门关附近的敌军,人数在两万到两万五之间?”

    “谬论而已,做不得数?!毖钏夹π?,对着姜芃姬道,“信与不信,还是要看主公如何定夺?!?br />
    如果卧龙郡守残部能提供更加详尽的数据,杨思心里好歹能有个底。

    问题是,人家都被打懵逼了,兵荒马乱也弄不到比较准确的数字,杨思的推测与现实情况的出入也会越大。总而言之,前方敌军伏兵的下一个目标,极有可能是他们,他们不得不防。

    若以为敌军仅有万人,己方有三万兵马便疏忽大意,说不定就阴沟翻船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未发一语,只是习惯性以十指相抵,陷入沉思之中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她继续询问卧龙郡守残部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仔细回忆当夜发生的细节么?敌人是从什么地方进攻?领军者可出现了?”

    中年大汉努力翻找相关记忆,脑海中全是那夜的腥风血雨,面色流露出几分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虽说将士已经看惯了生死,但谁也不能接受昔日同袍尽数倒在脚下,用身体和性命为他们掩护,开辟出一条求生之路。这个大汉回忆了一阵,勉强想起了那夜的细节。

    “那一夜,的确有个极为勇猛的悍将,几乎无人能挡,便是此人……砍下了郡守的头颅……”大汉唇瓣哆嗦,忍了忍情绪,他道,“记得没错,那些贼人是从右营位置杀过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又想起了一些细节。

    “经由这位先生提点,如今一想,兴许真的有内应……”面色越发煞白,像是涂了一层厚厚的粉,“敌人出现突然是一回事,可我方兵那日的状态也很不对劲,虽说是后半夜,但一个一个显得疲倦,平日里不说以一敌多,至少一对一不落下风,那一夜却是溃不成军?!?br />
    再怎么奇袭,敌人也不能一瞬间就将万余兵马全部杀死。

    从外围战火燃起到后来中军被破,前后共有一刻钟的时间,将士的反应速度却格外地慢。

    如今想来,其中定然有什么猫腻。

    兴许真的有内应,在将士伙食之中加了料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猛地抬手从衣甲内掏出一卷干燥荷叶包裹的东西,瞧着软绵绵的。

    “这是那一天的晚膳,本想留到第二日早晨再吃,可有军医瞧一瞧,里面是不是有问题?!?br />
    行军打仗不比其他,经常一顿做够两三天的量,将士们总是吃冷饭剩菜,有干粮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从夜袭那一日起,他已经饿了两日,这些食物他也没吃过,全都剩着留给幼主蔡襄。

    如今一想,蔡襄一路上大多时间都在睡觉,哪怕清醒过来,精神也有些恹恹的。

    那时候只当蔡襄丧父,心情悲痛,现在一想,他有些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姜芃姬面色凝重,挥手让随军郎中过来瞧一瞧。

    随军郎中的医术并不出众,普通的外伤还是能处理的,药理知识还算丰富。

    哪怕现在的天气还冷,但这些食物已经放了两三天,略微有些馊了,随军郎中还真嗅不出。

    没办法,他只能捻了一些放入口中,仔细分辨馊味之外的异常。

    费了半响功夫,他面色凝重。

    “回禀主公,里面掺杂了镇静安神、促眠定心的眠草,除此之外,还有洋金茄花的痕迹?!?br />
    洋金茄花?

    姜芃姬蹙眉。

    眼睛瞥见直播间屏幕也是疑惑此物是什么。

    【我好爱寄几啊】:查了查度娘,洋金茄花是曼陀罗的俗名。现代社会,这玩意儿也能做医用。用曼陀罗制成的洋金花制剂用于手术麻醉。顺口说一句,有人推测武侠小说的蒙汗药也是曼陀罗做的。如果用这个东西混入食物,还真能促眠,看样子有内奸是没跑了。

    至于眠草,直播间观众还真查不到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们也不可能查到。

    眠草是这个世界特有的一种特殊马草,能促眠定神,饲马的马夫都会随身携带一些,这玩意儿用于安抚春天季节,欲、、、/火难消的马儿,让精力旺盛、情绪躁动的马匹安静。

    不过,眠草生效快、持续绵长,但药性却不强烈,反而比较温和,不易察觉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有内应在守军饮食中下了药,敌军趁着药效发作,兵卒疲倦,这才夜袭成功?”

    那个大汉听了,顿时痛哭流涕,哀痛一众同袍死得冤枉。

    姜芃姬却没什么感触。

    打仗从来不是中规中矩的事情,武将也不是没有脑子的武夫。

    战场之上,他们一个比一个阴狠奸诈。在姜芃姬看来,给敌军伙食中下药不算什么,要不是剧毒生效太快容易被发现,兴许人家直接让内应下猛药杀人了。

    只是,眠草这玩意儿,倒是让她有些在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