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了半响,亓官让冷静地道,“若是为了主公大计,非这么做不可,让也无话可说?!?br />
    对敌人仁慈便是对己方残忍,对北疆蛮族留情,说不定家破人亡的便是自己。

    不举例别的事迹,仅凭北疆三族的先祖羌巫族靠着劫掠中原女子,只用区区二三十年,便将人口从二十万发展至三百多万的这个例子,足够中原人将北疆放在大敌的位置。

    风瑾沉默了一下,彻底明白姜芃姬和卫慈的计划。

    “此事,北疆不会发觉?”

    风瑾的心是狠的,敌人不死,决不能放松警惕。

    “让也不敢确定,不过北疆土地广袤,这些小畜生暂时还起不到多大影响?!必凉偃孟肓讼?,不确定地道,“想要将整个北疆的牧草都毁了,怎么说也要五六十年吧?北疆三族又不是蠢的,只要没有打下中原,他们便只能局限于这片土地,不可能坐视不管……”

    风瑾松了口气,笑着说道,“五六十年?文证觉得主公能纵容北疆这么多年?依瑾看,至多三五年,主公便要磨刀霍霍对北疆下手,大战避无可避。兔羊绝对不是致命一击!不如换一种思路想想,主公应该不是想用这个办法灭了北疆。既然如此,为何又要大费周章折腾?”

    亓官刚才太心焦了,一时间竟然陷入了死胡同,思维产生了误区。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主公不是用兔羊灭杀北疆,那肯定有其他谋算……莫不是为了牵制?”

    风瑾赞同地点头,“瑾也是这个意思,应该是为了牵制北疆的精力,让他们无法专心增强战力。北疆刚刚遭遇了马瘟,战马死亡无数,战力受损大半,一时半会儿无法恢复元气??伤且嵌ㄏ滦睦?,等开春之后想尽办法继续培育战马呢?至多不过十年,北疆又能强盛起来。到了那时候,中原五国还在不在,这就难说了。难保北疆不会趁此良机,趁虚而入!”

    亓官让听了风瑾的话,脑海中回想十六国乱世的历史。

    若是中原五国也陷入战乱,情形岂不是和维持战乱数百余年的十六国一样了?

    边境蛮族趁虚而入,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届时中原势弱而蛮族势强,衣冠不复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亓官让惊出一身冷汗,面上却没什么变化,只是脑海中闪过无数念头。

    他总结了一句,“如此说来,主公只是想用这个计策拖延北疆重新崛起的步伐?”

    风瑾点头,“应该便是这样了?!?br />
    转天下午,风瑾暗中示意卫慈这件事情,后者只是暗暗苦笑。

    “到底还是让你猜出来了,差不多就是这样?!?br />
    风瑾佯装怒道,“此计虽毒,但北疆也不是浑然没有反应,若是被发现了……”

    卫慈说,“不会被发现的,先前已经从北疆手中收购无数羊皮等物件,他们一时半会儿起不了疑心。更何况,慈只是让商队向普通牧民收购而不是向那些大户收购,皇庭更加没有发现的可能。等他们发现了,羊群和散落草原的兔子也初具规模。到时候再遣派一名卧底向北疆皇庭大王进言,你说说,他们是继续纵容这些小畜生逐日泛滥,还是派出人手消灭兔羊?”

    风瑾愣在原地,对卫慈和主公的心黑有了进一步的认知。

    卫慈又冷笑着说道,“北疆三族蛮横不假,喜欢意气用事,但他们还有比较冷静的‘智者’,如今的‘智者’是北疆少有的智将兀力拔,兀力拔这人生性比较谨慎。他没有看到北疆碾压中原的希望,便不会轻易丢开北疆这块地方,好歹要留下退路。所以,依慈看,这人肯定会大力支持皇庭大王抽出人手和精力消灭兔子和羊。如此一来,北疆的精力就被牵制住了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来自未来,比谁都要敬畏自然,她也知道破坏生态是何等过分的计谋。

    哪怕现在没事,等过了百年,后人回过神来也会咒骂先祖。

    她敢提出这么一个计策,自然也想好了几条后路。

    诚然,兔子和羊会给北疆生态带去伤害,但只要没有超过生态自我调节能力的范畴,便不用担心。等攻下北疆,她还会继续派人清扫北疆的兔子和羊,然后鼓励百姓大量种草种树。

    只是三五年而已,情况还在她掌控之内。

    她要的是时间,不是一块伤痕累累、无药可救的荒漠。

    得到卫慈的回复,风瑾也暗暗松了口气,然后私底下透露给亓官让,让他安心。

    北疆方面浑然不知。

    自从马瘟爆发,北疆商业受到毁灭性的打击,他们便开放了外国商队生意。

    多了一些收购兔皮羊皮的商队罢了,这事儿还闹不到皇庭大王耳朵里。

    卫慈这人做事儿滴水不漏,安排商队的手段更是周到,风瑾和亓官让两人围观了一阵子,纷纷打了个冷颤。纵然知道这个手段不会弄死北疆,但也能冷不丁从人身上挖一块肉。

    两人不约而同地想道,“以后不能随便惹这小子了?!?br />
    被人阴一把也就算了,怕就怕怎么被阴死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丸州在众人的整顿下,慢慢变得有秩序,萧条的经济也开始逐步恢复,成效还不大,但也能看出好转的迹象。

    只是,苦了一众官员。

    风瑾不止一次羡慕卫慈两手书写,一心多用的本事,但也只是羡慕。

    想想比旁人多做一倍的工作,他对卫慈也只剩同情了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长生怎么比前儿个又重了好些……”

    风瑾颠了颠闺女的体重,感慨万分,回家看到脸胖了一圈的闺女,感觉有些陌生。

    魏静娴心疼地看着他的黑眼圈,浓重的眼袋怎么也遮不住。

    “你都几日没回家了?”魏静娴嗔了一眼,要不是长生记性好,早就将这个久未露面的爹爹忘了,她又说,“昨日去见了魏夫人,她也是好些日子没看到亓官先生了……平日里也没个说话的伴儿,日子过得无趣……”

    魏静娴口中的魏夫人不是别人,正是亓官让如今的妻子,魏渊的庶长女。

    纵观姜芃姬手底下的班子,有妻有女、夫妻没有分离的,只有这两对了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忙么……”风瑾说得有些委屈,“兰亭将丸州这个大摊子丢来,不管不顾的……”

    一想到自家主公这会儿还在逍??旎?,风瑾感觉自己后槽牙更痒了。

    讲真,这话可真是冤枉姜芃姬了,她现在可没有逍??旎?。

    受封丸州牧之后,勤王盟军陆续撤兵。

    姜芃姬等人也准备撤,行军不过两日,她收到一条消息——

    昌寿王军队设伏,伏击最先撤兵的盟军,那支诸侯势力最后只剩数十残兵败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