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脸能不绿么?

    被主公分尸的家伙还能出现在这里,化作秦楼楚馆即将梳弄的清倌,简直就是个鬼故事。

    “此女是鬼魅?”

    丰真想到刚才的接触,全身鸡皮疙瘩都被恶心得揭竿而起。

    “她是个活人,不过有些鬼魅的本事,死了还能满血复活罢了,你这么怕做什么?”

    什么叫做“死了还能满血复活罢了”,死而复生就很诡异了,更别说被分尸之后还复活。

    丰真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——自家主公那么彪悍,百鬼不侵,他不一样啊,他怂!

    主公,你真是本宝宝的好主公!

    “主公说笑了,真只是凡胎**之躯,哪里会不怕?”

    活了快三十年,头一次看到妖精鬼怪,他没有吓得腿软失魂就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你也怕?我真是看不出来。要不是我盯着,说不定你这会儿都与她颠鸾倒凤了,忘乎所以了?!苯M姬一面盯着嬛儿娘子的动作,一面调侃丰真,他的脸色活像是刷了一层绿漆。

    想到那个妖物在他怀中求欢,丰真只觉得胃囊一阵翻涌,险些吐出酸水。

    另一边,嬛儿娘子目光怨毒,咬牙切齿地看着姜芃姬。

    “柳羲,总有一日,我要将你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姜芃姬轻笑,“你也说了‘总有一日’,反正不会是今日?!?br />
    面对这般嘲讽,嬛儿娘子面色铁青。

    之前三次经验告诉她,姜芃姬的战斗力很可怕,自己根本没机会在她面前逃脱。

    难道还要死遁一次?

    她的脑海浮现出死亡前的痛苦,身子下意识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要不是系统坚持,她都不想出现在姜芃姬面前。

    她面上防备,内心有些颤抖地问系统。

    “系统,你现在倒是出个主意啊,难道还要我求死?”

    系统想装死不回答,最后还是不情不愿地开口,“柳羲很强,但丰真不一样。如果注定必死无疑,你可以考虑用丰真牵制柳羲。再不成,你也可以将九品忠心符打入丰真身体。九品忠心符才两千五百万人气积分,但你复活一次却需要十亿乃至更多人气积分?!?br />
    她复活一次至少需要赊债十万人气积分,足够她买四十张【九品忠心符】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一笔账,嬛儿娘子的脸色铁青无比。

    之前几次死亡,她都是心疼【九品忠心符】价格高昂,反而付出了死亡的代价。

    早知道如此,还不多用几张【九品忠心符】呢,说不定处境会比现在好很多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姜芃姬蹙眉,她发现嬛儿娘子手中多了一层怪异的精神能量。

    “让你变成最听话的走狗!”

    为了安全起见,她还向系统赊债买了几张【替命傀儡】卡片。

    这玩意儿很好使,之前要不是【替命傀儡】卡片帮助,她早就被谢谦刺杀死了。

    说罢,嬛儿娘子也不管自己衣衫半褪,身形一闪便向姜芃姬面门逼近。

    在丰真惊恐的注目下,嬛儿娘子的十指指甲诡异弹射伸长,足够三寸经,银白色,指尖尖锐无比??帐忠换?,竟在空中留下十道银白色的虚影,看得人两股战战,心中发慌。

    姜芃姬早就熟悉她的套路。

    她正要将人击杀,原本应该落在致命部位的攻击却诡异地偏了一下。

    嬛儿娘子心中一寒,因为姜芃姬空手捏爆了一张【替命傀儡】。

    系统在她脑海指点道,“先把柳羲的注意力引开,然后再转火丰真,她肯定反应不过来?!?br />
    嬛儿娘子暗骂。

    她知道该怎么做,系统这时候出声指点有个蛋用?

    丰真一面暗暗擦汗,一面撤退远离战局。

    他算看出来了,他继续待在这里只是给主公添麻烦,还不如远离一些,免得她束手束脚。

    眼瞧着最后一张【替命傀儡】报废,嬛儿娘子猛地一扭腰身,她本该冲向姜芃姬,如今却朝着丰真方向袭去,动作之迅捷,宛若雷电。姜芃姬早有预料,闪身挡在路径前方,挡了一击。

    出人意料,攻击打在身上并不疼,只是右臂有些麻。

    不止姜芃姬露出些许错愕,嬛儿娘子的表情也从错愕惊讶转为狂喜。

    不过她的喜悦没有持续多久,左胸口被一只手从前向后洞穿,眸子迅速暗淡下去。

    丰真狼狈爬起,“主、主公——”

    “去把灯盏拿过来?!?br />
    丰真照做,将完好的蜡烛取来递给姜芃姬,眼睁睁看着自家主公在人家尸体上滴了油,盖上几件易燃的布料,又在布料上浇了灯油,最后再将料子点燃……这是焚尸的节奏?

    “这妖物……彻底死了?”

    “上次将她分尸,旁人还将她的尸首喂了豺狼,近乎尸骨无存,最后不一样活过来了?”

    丰真听了,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我们先回去,等会儿再跟你细说?!?br />
    见尸体已经燃烧,姜芃姬扛着丰真从窗户跳下二楼,挑了个僻静的雅室。

    “……方才,那妖物似乎用什么东西打了主公的手臂……”

    丰真想起嬛儿娘子说的“让你变成最听话的走狗”,心中隐隐不安。

    “的确是被打中了,那玩意儿应该是一种精神印记,强制性控制人神魂的……说了你也不明白,只要知道中了这玩意儿,会让人变成听话傀儡就行……啧,模样真丑……”

    姜芃姬掀开右手臂的袖子,只见白皙的手臂多了一大片奇异的黑色印记。

    “主公……”

    姜芃姬噗嗤一笑,“我是故意被打中的,你慌什么?”

    说完,姜芃姬手臂上的黑色印记像是活了一般,争先恐后地蠕动去了手背和手心。

    莫名的,丰真瞧出一股可怜巴巴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故意的?”

    “连带这一次,我已经杀了她四次了。妖物的目标是我,只是她脑子太蠢,接连四次犯在我手里。如今倒是学聪明了,知道针对我身边的人下手。我能保证她无法伤害我,但我无法保证她不会抓住机会伤害我身边的人……这玩意儿,我早就不玩了,亏她还当个宝?!?br />
    丰真沉默了。

    “纵然如此,那也不至于让主公亲身犯险……”

    姜芃姬懒懒地抬了抬眼皮,“只有我‘中招’了,她才会将目标继续对准我,然后再来第五次。如果这次无功而返,她只会潜伏起来另做图谋。这次是你,下一次又是谁?我能防得住一次,防不住第二次第三次。与其这样,还不如让她继续盯着我一人,来一次杀一次!”

    还有一点她没说。

    她不仅担心穿越女将目标对准她的下属,更担心穿越女就此龟缩起来。

    只有穿越女一次又一次刺杀失败,重复死亡和复活的步骤,子系统储存的人气积分才会迅速消耗。如果给穿越女时间继续直播积累人气积分,姜芃姬的打算可就要落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