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何不饮?

    丰真暗暗苦笑,哪里是他不想饮酒,分明是自家主公警告他别碰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理由又不能说出口,他心中一转,瞬间找到了理由。

    “非是不饮,只是少饮了?!狈嵴娣畔吗?,一本正经地胡扯道,“在下自打出生便体弱多病,精心保养多年,近些年才堪堪好转。酒水荤食不宜多用,以免引动病根,吓到嬛儿娘子?!?br />
    他解释得这么清楚,嬛儿娘子的脸色才好转不少,只是内心怎么想,只有她自己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他真的喝下合卺酒了?”

    嬛儿娘子面色不变,面上盛满了对丰真的爱慕,可她内心的声音却冰冷异常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嬛儿娘子的脑海中响起干硬的机械声音。

    “没有,傀儡蛊没有反应?!?br />
    傀儡蛊,顾名思义,这玩意儿能潜伏在人的大脑,不知不觉中操控这人的言行举止。

    嬛儿娘子本想用普通的忠心符控制丰真,不过丰真的脑域精神比普通人强大太多,寻常的忠心符对他根本不起作用。不止是丰真,几乎所有难以对付的谋士都很难被普通忠心符控制。

    至于不普通的忠心符么……她又不想浪费在丰真身上,只能退而求其次,选择其他手段。

    她在系统商城翻找大半天,终于找到商品【傀儡蛊】。

    她不仅要用傀儡蛊控制丰真,更想借着丰真接近姜芃姬,找个机会给她种下九品忠心符!

    听到系统反馈的信息,嬛儿娘子表面上没什么,内心早已经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丰真竟然没有喝!

    “郎君,今夜**苦短,莫要辜负了?!?br />
    搁下瓠瓜,嬛儿娘子膝行至丰真身边,细嫩的双手盖着他的右手,轻轻搭在自己衣襟处。

    眉目低垂,娇躯依靠在丰真怀中,引着他的手解开腰间束缚,衣衫轻褪,露出白皙香肩。

    “郎君,妾身美么?”

    饱满的红唇微微翕动,目光柔情万种,似有万千星辰闪烁其中。

    换一个人来,早被她看得情谊绵动了。

    丰真仍是没有反应,反而笑着瞧了一眼怀中的绝世尤物。

    “很美,生平所见之绝色?!彼淞艘痪?,试图将自己的手抽回来,这时候,他的腰间传来些许异动,然后便是腰束被人解开的悉索声音,“嬛儿娘子,如今还早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郎君所见最美的女子,您便半点也不心动?”

    丰真还能怎么回答?

    他私生活是很浪,但什么样的女人能惹,什么样的女人应该避而远之,他心里清楚得很。

    很显然,眼前这个绝美少女属于后者。

    哪怕丰真还不知道她的底细,但仅凭她表露出来的破绽,足够他绷紧神经了。

    “心旌摇曳,如何能不动心?”

    丰真嘴上说着甜言蜜语,内心暗暗叫苦,这都什么事儿??!

    主公要是还没有动作,难不成他真要提枪上阵,痛失清白?

    “既然动心,何不要了妾身?”

    室内烛火摇曳,空气中弥漫着香甜暧昧的气息,在嬛儿娘子热情大胆的邀请下,丰真的手被迫搁在她的肚兜之中……嗯,还别说,这人年纪不大,肚兜里头的料倒是很足。

    只是,一想到外头还有个主公盯着,丰真是半点儿旖旎念头都升不起来。

    他心中发苦,欲挣脱却挣脱不开,只能被动被调戏,殊不知,此时有人羡慕他的艳福。

    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直播间这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。

    【墨脱旧事】:啧,感觉整个直播间都要变成黄色了,主播打算实时直播他们妖精打架?

    【水墨年年】:希望不要,不然整个直播间的档次都变得低俗了。

    【李无双】:应该不太可能吧,主播还是挺有节操的。

    姜芃姬这会儿在干嘛呢?

    她没有关注自己的直播间弹幕,她在围观嬛儿娘子的直播间弹幕。

    知道她为什么每次都能发现嬛儿娘子的真实身份么?

    偌大一个直播间屏幕,她要是这样都看不出来,岂不是眼瞎?

    当然,哪怕对方关了直播间,姜芃姬依旧能第一时间发现。

    谁让嬛儿娘子身体里有她留下的精神封???

    想要神不知鬼不觉靠近她,难度堪比登天。

    丰真能享受这般艳福,九成要感谢嬛儿娘子的直播间观众。要不是这些观众出手阔绰,发任务,不断打赏,激励嬛儿娘子直播和丰真妖精打架的场景,人家嬛儿娘子未必会那么主动。

    不多时,嬛儿娘子已经衣衫半褪,露出细白笔直的大长腿、香肩露在空气之中,衣襟凌乱。

    “郎君,要了妾吧?!?br />
    沙哑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晴欲,饶是丰真,听到这话也有些骨头发软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这个、这个……如今还早……”

    丰真支支吾吾地想拖延时间,殊不知嬛儿娘子那边的直播弹幕已经骂开了。

    如此活色生香的美人在他面前衣衫半褪,不管是什么男人,见了还能把持得???

    早就扑上去将碍事的布料撕开,两人共赴巫山了。

    反观丰真,到了这个关头还在支支吾吾,拖延不停,分明是个不能人事的太监!

    被怀疑是太监的丰真,简直是有苦说不出。

    主公就在一旁冷眼看着,这种情形下还能举兵,他敬佩对方是真爷们儿!

    最后,他只能用力气将怀中女人推开,嬛儿娘子没有防备,还真被他推开在地上滚了两圈。

    “主公,别看戏了,救命??!”

    丰真推了人,扭头就朝门口跑,看得直播间观众万脸懵逼。

    发生了什么事情?

    嬛儿娘子也懵逼了一会儿,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,面色一寒。

    丰真的主公是谁?

    柳羲!

    柳羲竟然也跟过来了?

    嬛儿娘子目光带着怨毒之色,冷冷盯着不远处的小厮,丰真正躲在这个小厮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你又来破坏我的计划!”

    姜芃姬双手环胸,说道,“总不能让我最重要的属下被你荼毒,只能跟过来看看热闹了?!?br />
    丰真一听,感觉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主公和此人认识?”

    姜芃姬说道,“那日朝会之上,被我用笏板分尸的家伙,喏,便是眼前这货了?!?br />
    丰真脸都绿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