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楼出身的女子,自然没可能当达官贵人或者乡绅富豪的正妻,老鸨退而求其次,只求一个贵妾的位置,还许诺了千金!此话一出,全场哗然,众人望着嬛儿姑娘的眼神热烈似火。

    有人在底下问了一句,“不知嬛儿娘子瞧上谁了?”

    此话刚落,那位嬛儿娘子含羞带怯地瞟了一眼丰真所在的方向。

    丰真下意识打了个哆嗦,感觉浑身不带劲儿。

    他不喜欢这样稚嫩的小丫头,以前混?;ń至?,他也是找那些成熟美艳懂人事的,至少她们不会轻易对恩客留情。要是换做这种小丫头就不一定了,丰真可不想给人带去情伤。

    年少不懂事意味着阅历经验稀少,很容易对人留情。

    姜芃姬还在一旁打趣,“人家小娘子瞧着你呢,明显是对你有意思?!?br />
    丰真暗暗咬牙,压低声音道,“主公莫要取笑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人家不要分毫钱财,反而带着千金嫁妆给你当贵妾,你竟然半点儿不心动?”

    邵光诧异,不过他更加诧异的是——自家主公对这个场景早有预料啊。

    丰真义正辞严地道,“不动心!”

    他在抗拒送上门的桃花,其他客人也是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他们不理解,为何佳人会瞧上一个衣衫清贫,身边还跟着个女子的中年男子?

    说句刻薄的,这个男子眼袋青肿、眼眶带黑,分明是肾虚体弱的模样,哪里能满足年少靓丽的少女?少女年轻不懂事,他们怎么能让绝世佳人跟了这样不靠谱的寻常男子?

    眼看着一朵鲜花要插在牛粪上,有人站出来反对了。

    “嬛儿娘子,你有天香国色,怎么瞧上这么一个身家清贫的普通男子?”

    “……就是啊,这人身边还带着女伴,明摆着不是托付终身的良人……”

    台上的嬛儿娘子举着团扇,略略掩面,迈着端庄的步伐来到丰真面前,彻底打破丰真以为嬛儿娘子瞧上邵光的美梦。她略一俯身,目光灼灼地望着丰真,“妾身出身低贱,自知不配郎君,但仍痴心妄想,希望郎君怜惜,成全妾身痴念。纵无名分,妾身也甘之如饴?!?br />
    丰真苦笑着,低声说道,“娘子这番盛情,在下实难答应。不瞒娘子,在下如今年近三十,家中尚有启蒙小儿,不好耽误娘子。如今,你还风华正茂,自然会找到真心待你之人……”

    嬛儿娘子咬紧了映着烛光的红唇,目光含水,“妾身真心恋慕郎君……不管郎君家中有多少妻妾儿女,纵然只能得以贱妾名分,甚至没有名分,只要能伴郎君左右,此生无憾?!?br />
    丰真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剧本不对劲!

    姜芃姬笑着捂嘴,“既然人家这么喜欢你,对你一见钟情,你就收下呗?!?br />
    丰真内心暗恨,自家主公这是明摆着想看好戏!

    邵光也在一旁撺掇,笑看丰真被揶揄打趣的窘态。

    丰真暗暗深吸一口气,虽说旁人都羡慕他抱得美人归,但谁知道他内心有多憋屈?

    不说别的,光是自家主公这番举止,他便觉得十分忐忑。

    更加重要的是,这位嬛儿娘子分明是有备而来,目标直指他一人。

    常理来讲,再怎么一见钟情,看到男方身边还有个容貌不俗的女子,总会有些顾虑,不至于厚着脸皮贴上来,但嬛儿娘子从头到尾都没有看一眼姜芃姬,好似早已知道对方的存在。

    丰真不妨大胆预料,嬛儿娘子早知道他家主公的身份,同样也知道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美人投怀送抱,未必是什么艳福。

    丰真心下不爽,暗中瞧见姜芃姬的眼神,他忍了忍,最后还是屈从现实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便委屈嬛儿娘子了?!?br />
    很明显,这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嬛儿娘子面色娇羞,在老鸨的搀扶下去了楼上新房,等待丰真临幸。

    其他客人心中再不爽,他们也不能随意发作,现场气氛还算和平。

    姜芃姬三人回了之前的雅室,老鸨果然派人送来千金嫁妆。

    她打开盒子,取出里面成色极好的金锭,面上带着令人发寒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去吧,今夜的新郎,你的新妇子正等着你呢,不好让人家久等?!?br />
    丰真面色一沉,低声道,“主公到底是何意思?”

    她从一开始就知道那个嬛儿娘子的打算,竟然还把他往火坑里推。

    明摆着不是让他当新郎,分明是当小白鼠啊。

    姜芃姬说道,“不用担心,你就当是一场艳福,受了就是?!?br />
    丰真虽是浪子,但也不是荤素不忌啊。

    哪怕那个嬛儿娘子别有用心,他也不能不知实情,莫名其妙和人家洞房。

    偏偏自家主公还一个劲儿卖关子,不愿意告诉他实情。

    “你那么好奇,自己去挖掘真相……”

    丰真深吸一口气,瞧着那些金锭发愁,“这不是怕话没有套到,先把自己赔进去么?”

    姜芃姬不正经地调侃,“你放心,今夜你洞房花烛,我帮你守门盯着。要是她想要害你,你只管高声尖叫,我肯定会冲进来?;つ阏瓴俚摹?br />
    丰真嘴角一抽,忍住想要弑主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莫非是美人计?”邵光吃着花生仁儿,“借此离间主公和子实的情谊?谋取其他好处?!?br />
    丰真道,“不像,若是美人计,这代价也太大了?!?br />
    二八年龄的绝色美人,谁舍得浪费在他身上?

    “去看看不就知道了?!苯M姬继续撺掇,“我扮作小厮跟着你进去?!?br />
    丰真无奈道,“成,如今也只能这样了?!?br />
    摊上一个不靠谱的主公,手底下的人连男色都要出卖。

    按照青楼规矩,丰真换了一身衣裳,似模似样,真有几分新郎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婚房”内,佳人已经梳妆妥当,空气中燃烧着香甜的味道。

    放下团扇,嬛儿娘子瞧见丰真身后跟着的姜芃姬,面色微微一僵。

    她怯怯地问道,“郎君,此人……”

    丰真豪气万丈地道,“一个小厮而已,娘子不用理她,免得误了**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将自己的脸弄得十分普通,直播间观众都感叹姜芃姬这不是在化妆,分明是在变脸。

    嬛儿娘子没有继续纠结小厮的话题,她和丰真逐一过了程序。

    即将喝合卺酒的时候,一枚花生仁儿暗中打了他腰间的软肉,惊得丰真浑身一颤。

    他暗暗蹙眉,嘴唇碰了碰瓠瓜的边缘,没有沾酒,然后放下了。

    正等着丰真喝酒的嬛儿娘子举着自己那半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