值得一说的是,邵光擅长的领域不是出谋划策。

    他的心计智商比普通人高,但想要和丰真这样的黑心货比谁黑心,他还太嫩了。

    丰真挖墙脚,向姜芃姬举荐他,因为邵光是比较冷门的人才——专攻水利,辅修墨家。

    这也难怪了,邵光待在许氏兄弟手下一直得不到重用。

    许氏扎根浙郡,浙郡这块地方土地肥沃,雨水丰沛却不泛滥。

    简单的事情有普通人才办理,稍难的事情又轮不到邵光一展拳脚,他根本就是个鸡肋。

    反观姜芃姬这里,绝对需要邵光!去年丸州还闹了一场大旱,要不是姜芃姬及早发现做了防范措施,还不知道要渴死多少无辜百姓、荒死多少良田,届时颗粒无收,整一年都不好过。

    丰真这次挥舞锄头,太有准头了。

    一锄头下去,直接挖来她最紧缺的人才。

    气氛很和谐,姜芃姬没什么架子,不会让人觉得她好欺负,但也不会让人觉得她高不可攀。

    一番交谈下来,邵光暗中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许裴兄弟已经是年轻一代中少有的俊才,但他们身上还是有士族子弟难以避免的小毛病——自持血统高贵,轻视那些出身不好的人,极少会放下身段与人推心置腹。

    如果只有许氏兄弟如此,搁在旁人眼中,他们大概能得到一个“小公举毛病真多”的评价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如今的大环境风气就是这样,他们鄙视人的举止才是正常的,那些想要出人头地的寒门庶子反而是痴心妄想。说句庸俗的话,人家那不叫公主兵,人家就是小公主好么!

    在邵光看来,姜芃姬也是出身清贵的士族贵子……额,贵女。

    甭管是贵子还是贵女,哪怕她推崇“唯才是举”,骨子里应该也有士族的傲气和矜贵。

    一番接触下来,他发现姜芃姬并不难相处,他甚至有些亲近交心的冲动。

    平易近人却不会让人心生轻视和冒犯,通身贵气却不会让人觉得拒人于千里。

    总之,这是个相当非主流的士族。

    邵光还是有眼睛的,到底是做戏还是真心实意,他心里有一杆秤,能辨清楚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唤姜芃姬为主公,他是半点儿心理压力都没有。

    姜芃姬点了不少美食佳肴,三人吃了个六分饱。

    她瞧了瞧两人身边空空如也,问道,“要不要唤两个人过来伺候?”

    别忘了他们在哪里,不唤歌姬舞姬乐伶过来,总感觉有些太正经了。

    两位男性齐刷刷沉默了一下,再一次确定,他们的主公是女性。

    逛青楼啊,为啥比他们两个大老爷们儿还开放?

    “不要么?难得我请客,错了这次没下次的?!?br />
    丰真也不矜持了,大手一挥点了不少美人过来,末了还问姜芃姬。

    “可惜这里不是南院,不然主公也点两个?”

    所谓南院便是男版青楼,出卖男色的地方,里头的公子便是小倌。

    姜芃姬眼皮一抬,“不用,你们玩就行?!?br />
    丰真这个没皮没脸的,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矜持,邵光刚入伙,比较矜持。

    更加重要的是,身边有个女性主公盯着,他要是和花娘搂搂抱抱,总觉得浑身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丰真一连点了好几首曲子和歌舞,瞧得入迷,姜芃姬手指灵活地把玩着手中的酒盅。

    她瞧了一眼外头的天色,唇角微扬。

    “今天有几个清倌梳弄,你们有兴趣看看不?”

    丰真目不转睛地看着美人跳舞,头也不扭地道,“有啊?!?br />
    邵光:“……”

    总感觉在做梦。

    男性主公都没脸说这话,为何自家新主公能如此豪放,还有丰真你为何这么不要脸?

    “那去看看好了,兴许还有缘分一度**呢?!?br />
    说着,姜芃姬眸子闪过一缕异色,丰真和邵光谁也没发现。

    邵光再一次觉得自家新任主公有些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这家青楼规模不小,这次推出的清倌有九人,年纪都在十四岁到十六岁之间。

    瞧着台上仍旧带着稚嫩之气的娇俏少女,直播间观众的心情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以前姜芃姬逛青楼,不是没碰上清倌梳弄,观众只能看着,无力插手拯救。

    丰真低声道,“这家秦楼楚馆倒是有趣,经历一番大动,竟然还能弄这么一出?!?br />
    昌寿王军队奇袭谌州皇城,烧杀抢掠,整个皇城都陷入战火。

    虽然勤王盟军稳定了局势,但依旧无法挽救民生凋敝的事实。

    这家青楼能躲过灾劫,还一次性推出这么多样貌不俗的清倌,实在是有些厉害。

    姜芃姬勾了勾唇,道,“我瞧上面有个丫头,一直在看你?!?br />
    丰真也发现了。

    那个一直将羞怯目光投向他的清倌少女,一袭粉裳,年纪约莫十五六岁,面相仍有些稚嫩,但已经有倾国倾城之貌,年纪不大,身材却凹凸有致,不是那种火辣的成熟,反而带着点儿青涩,介于成熟和未成熟之间。她一个人站在那里,顿时将周围八个都比到了泥土里。

    全场的焦点。

    如今,这位焦点在偷偷看着丰真。

    丰真颇有些得意地道,“风姿不减当年,小姑娘有眼光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:“呵呵?!?br />
    “子实,我瞧你家中空虚,没个体贴的人儿照顾,要不买一个回去?”姜芃姬眸光带着些许的恶意和戏谑,建议丰真,“全都是年纪轻轻的小姑娘,要是待在这个乌烟瘴气的地方,不知道以后下场如何。你要是买一个回去,哪怕不给她名分,当个贴身丫鬟照料你生活也好?!?br />
    瞧这话说的,堪称五国之中最好主公。

    “主公怎可拿人取笑……”丰真却打了个哆嗦,告饶道,“家中顽童都已经启蒙了,真还是不祸害人家小姑娘了。主公这番美意,心领了,万万不能收下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是个什么脾性,丰真还能不了解?

    同样的,丰真是什么脾性,姜芃姬会不知道?

    丰真喜欢小姐姐,那也要是成熟有风韵的小姐姐,这种半青不涩的果子,他一向不沾手。

    两人狼狈为奸跑青楼喝花酒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主公会不知道他的喜好?

    他独爱御姐,不喜欢萝莉。

    自家主公说这话,丰真下意识蹙了蹙眉,目光不由得落到台上,正与那个容颜绝世的清倌对了个正着——啧,他敢用自家主公的性别发誓,其中定然有猫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