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的意思如何?给个准话,真也好转告主公,免得她在外头避嫌太久,惹是生非?!?br />
    把丰真和邵光比喻为相亲男女,姜芃姬便是亲友团,为了不干扰两人谈话,她出去避嫌了。

    丰真明白她这番举动的用意,倒也没有多花心思去逗弄邵光,直接开门见山要答案了。

    要是时间耽搁太长,谁知道自家主公会不会在秦楼楚馆闹出点儿事情?

    这地方可是矛盾高发区域。

    要是传出去“柳州牧为了青楼红颜与人大打出手”、“中郎将横刀夺爱一怒为红颜”之类的绯闻,听着也不好听啊。搁在男人身上算风流,搁在女人身上那就有些吃亏了,丰真被杨思一番耳提面命之后,多少也听进去了,偶尔还是会暗暗顾忌姜芃姬女性身份,免得她吃亏。

    邵光满脸的无语,内心挣扎不断。

    “此事,毕竟不是什么小事情,总该让光思虑思虑?!?br />
    以目前的情势来看,丸州的确是个极好的去处。

    柳羲的出身不差,尽管和许氏兄弟还有一大截距离,但怎么说也是士族贵子,家世清贵。

    柳羲的势力不弱,柳佘放权最好,要是柳佘不肯放权,她也坐拥一州而非两手空空。

    邵光想要踹了许氏跳槽,姜芃姬的确是好选择。

    关键是,他看得上人家,人家能不能看得上他?

    倒不是邵光自卑,只是如今出仕要看家世出身,他的家世要是可以,不至于被许氏忽略。

    秉着郑重的态度,邵光旁敲侧击问了问丸州的情形和姜芃姬的班底结构。

    别以为他问的是废话,他询问这些内容可以判断侧面了解姜芃姬的为人,他才能做下决心。

    事情不可一而再再而三,邵光踹了许氏老东家跳槽柳羲,要是在柳羲手底下一样得不到重用、一样因为出身而被埋没雪藏,那他跳槽的意义何在?难不成继续踹了柳羲再找下一家?

    有些问题还是有必要问清楚的。

    丰真能理解邵光的担忧,不过他没戳穿对方试探的意图,反而顺着对方的话题,一一回复。

    邵光越听越是惊讶,险些没将手中的茶水倒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都是真的?”

    按照丰真的叙述,丸州集团除了风瑾出身极好之外,其他人全在及格线以下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柳羲用人真的不看重出身,他倒是不用担心这一层了。

    只要不歧视出身跟脚,邵光觉得自己还是有出头之日的。

    丰真嗤了一声,道,“还能有假?主公闷声不吭拿下了整个丸州,势力瞧着不小,但在勤王之前,谁知道柳羲是谁?顶天了说一句‘柳佘之子’或者‘虎父无犬子’,她那点儿家当,能吸引多少世家人才?哪怕人家肯来,她也未必敢收。毕竟是招揽人才,不是给自己找祖宗?!?br />
    说完这话,丰真顿了顿,压低声音对着邵光开口。

    “说句不怎么中听的话,勤王之后,主公的名声应该大涨,纵然不能和许氏兄弟相抗衡,但在东庆这片地界,名望能压过她的,不到五指之数。本该是大好局面,偏偏又爆出主公身份的消息。试问一句,世人对女子多有鄙夷,有哪个出身清贵的世家人才肯屈居女子之下?”

    哪怕东庆不像中诏那样女四书横行无忌,但多少也受一定影响。别说现在风气越来越严谨的时代,哪怕追溯到大夏朝建立初期,不一样有人编排许氏先祖——许公的各种绯闻?

    别小瞧这些看似不痛不痒的绯闻,本身就是对许公的鄙夷和轻视。

    那些攻讦许公的人,拿出的理由从来不是“许公能力不足”,仅仅是因为她是女性。

    到了现在,依旧如此。

    在很多人看来,性别就是原罪,这与能力强弱无关。

    邵光面色迟疑,低声问道,“子实,你告诉光这些内容,你……”

    丰真嗤了一声,笑道,“锦上添花之情,永远比不得雪中送炭之恩。拿主公的糙话来讲——今天的我,你爱答不理,明日的我,你高攀不起。世人唾骂她牝鸡司晨,焉知她日后不会登临帝位。如今你也没个好去处,不如赌一把,主公那个脾性,绝对不会让你失望?!?br />
    邵光感觉自己的三观都被人重塑了。

    “莫非,你也与外头那些俗人一样,一致认定她做不成大事?”丰真又问。

    邵光暗暗翻了个白眼,无奈道,“咱们也是多年老友了,你还能不了解光?是男是女、是人是狗,对光而言,有何区别?他人哪里知道,因为出身跟脚处处受限、遭人白眼的滋味?”

    丰真和卫慈卖的安利太有诱惑了,邵光哪里不动心?

    说句难听的,选择权在人家手里又不在他手里。

    邵光便是这么个脾性,这也是卫慈和丰真会接连找上他的缘故。

    搞定了邵光,姜芃姬自然不用继续在外面晃悠。

    “主公是碰到艳遇了?怎么笑得如此开心?”

    丰真瞧着满脸笑意的姜芃姬,嘴贱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艳遇倒是没有,反而碰见一个容颜倾城的娇俏佳人,听说今日要梳弄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一脸兴奋之色,不只是她,直播间的弹幕全是夸奖美人的内容,一条一条铺天盖地。

    丰真嘴角微微抽动,邵光则是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新任东家,到底是男还是女?

    何为梳弄?

    原意是用木梳将头发梳拢在一起,然后在头顶打个结,表示少女时代结束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意思就很明显了,暗指青楼女子初次接客承恩。

    要是男人对这事儿激动也就罢了,偏偏新任东家是个货真价实的女人!

    姜芃姬收敛脸上的表情,视线转向邵光,丰真立刻明白过来,说了两句引荐的场面话。

    虽说三人已经达成共识,邵光要跳槽,姜芃姬挖了许裴的墙角,但还是要演一出戏码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崇明当真愿意弃了如今的前程,助我一臂之力?”

    邵光附身拜道,“还望主公不弃,此生必当竭尽全力,辅佐公之左右?!?br />
    皆大欢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