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过,感觉再怪那也是顾客,顾客进门就是生意,哪有人会将生意往外推的?

    两人在花娘的领路下上了后院二楼雅间。

    一路行来,装潢倒是雅致得不行,每一寸景色都像是精心打磨过的。

    直播间观众表示这个地方有些高级啊,如果不是明确表明这地方经营男女生意,屏幕上来来往往都是衣衫轻薄的靓丽女子,说不定观众们会产生误会,以为这里是哪个高官府邸。

    【爱上黑夜】:其实我不太明白,为什么拉拢人才要跑来这种不正经的地方?

    因为直播间观众那个位面的社会风气相对保守,两性的教育很隐晦,导致不少人对秦楼楚馆报以十二万分的兴趣。不管是什么东西,一旦涉及到不可言说的不和谐内容,总有人露出心有灵犀地眼神。不过姜芃姬作风太狂放,这些年上秦楼楚馆的次数还少了?

    看得多了,他们对古代的风尘场合也没了一开始的好奇和渴盼。

    【香菇不开车】:对于古代男人来说,青楼应该不算是不正经的地方吧?谈正事来这里,饿了能点餐吃饭,无聊了可以喊乐伶奏乐、歌姬一展歌喉、舞姬舒展身姿,兼顾吃饭和娱乐功能。要是谈事情谈得太晚,还能将这里当做旅馆住宿,顺便点个顺眼的小姐姐一度春风。

    别看青楼是个拉皮条的地方,但人家的功能很齐全啊。

    酒肆、茶肆、食肆、旅舍、教坊为一体,绝对是多功能娱乐场合。

    不过,姜芃姬有个问题不吐不快。

    “你要拐卖的人也和你一个德行,谈正事儿跑这地方谈?”

    丰真没在意姜芃姬话语里的刺,笑道,“勉强算是志同道合的朋友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了然。

    那人就算没有丰真浪,估计也是个风流人,不然这两人如何尿到一壶?

    丰真订了一间雅室,他们到的时候,室内已经有人了。

    扇门拉开,数名身着浅色女裳的侍女从屋内走出,手中的托盘空无一物。

    微微行礼,她们侧开身子让姜芃姬等人通行先走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丰子实,如今是改了性子了,竟然来得这么迟?”

    室内传来爽朗的男子身影,一听声线便朝气有利,远比丰真这样的肾虚患者有劲儿。

    “带了一个人过来,路上耽误了点时间,还望崇明见谅一二?!?br />
    还未入内,丰真已经笑着作揖赔礼。

    姜芃姬刻意落后了几步,等丰真进去和人搭上话了,她才踏入雅室内。

    一个人的外貌刻意掩藏,气势可以收敛,但气质却不好隐匿。

    一身深棕色衣裳的男子瞧见姜芃姬,愣了一会儿作揖道,“草民拜见中郎将?!?br />
    跟在丰真身边,还是个面容年青,气场强大的女性,除了风头正盛的柳羲,不作第二人想。

    姜芃姬也将人打量了一番。

    这个被丰真称为“崇明”的男人,年纪约有三十,蓄了修剪漂亮的山羊小胡子,容颜还显得很年轻,但眸子却带着少年人所没有的沉稳。不管从哪里看,这人都比丰真矜持约束得多。

    姜芃姬随口道,“无须多礼,只盼先生别怪我是个不请自来的恶客?!?br />
    “不会不会,柳州牧能来,实在令草民惊喜万分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跟男人不熟,她也没刻意插手两人的对话,只是刻意收敛气势,降低存在感。

    另一处,男人暗中冲着丰真挤眼睛,眼神询问这咋回事。

    不是说只有他和丰真,两人私底下和谐交流么,怎么连丰真现任主公都跑来了?

    丰真苦笑着指了指自己腰上挂着的干瘪钱囊。

    男人瞬间明白了。

    明白归明白,但总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举个不恰当的例子,一男一女相亲聊天,旁边还戳着十几个亲友团,谁能自在得了?

    姜芃姬也意识到不妥,干脆找了个借口出去逛一逛,算是给他们私人空间。

    “你这主公,一身气势不像是寻常人能有的,难怪子孝对她评价如此高?!蹦腥怂档?。

    丰真诧异,“子孝还给你写过信?”

    “写了,子孝在信中将人说得多好多好,感觉跟夸儿子似的,认识他这么多年,还没见他这么卖力夸赞过人。不过那会儿正准备到许氏兄弟那边试一试,便婉拒了他的邀请?!?br />
    男人姓邵,单名一个光,表字崇明。

    丰真哦了一声,倒是没怎么意外邵光的选择。

    邵光老家便在浙郡,那是许氏的大本营,他肯定偏向本土势力。

    高门许氏,这四个字就是金字招牌。

    不用刻意绽放,它就能吸引无数蜜蜂蝴蝶。

    “瞧你在许氏过得不如意?!?br />
    他无奈地笑了笑,“若是如意,便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。许氏兄弟倒也不错,但门第观念过重,不太适合光。正所谓,道不同不相为谋……正逢你传来消息,便来试一试……”

    邵光想从许氏兄弟这里出仕,奈何人家眼界高,对出身门第挑剔,邵光侥幸被选中,但因为出身低微的缘故,一直得不到重用,好比逛街买的精巧玩意,好看不中用,放着当摆设。

    他与丰真暗中勾搭,纯属巧合。

    好男儿志在四方,邵光性情豁达,一家不成便跳另一家,总不会在一棵老槐树斯吊死。

    说句自恋的话,许氏兄弟眼瞎错失明珠,那是他们的损失。

    有了卫慈的吹捧,邵光对姜芃姬有了一定的印象,平日里听消息,多少也会关注柳羲,对她的初始印象分很不错。现在又有丰真给他卖安利,邵光正在犹豫,要不要吃了这份安利。

    至于姜芃姬的女子身份,对他而言倒是没多大影响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出身低微的草民,再有本事,他也没多少资本挑选主公。

    再者说了,有了两个朋友推荐,他要是加入丸州集团,总不至于孤军奋战。

    只要能出人头地,一展抱负,他才不管主公是男是女,是人是狗。

    这种念头很大胆,但也瞧得出来,邵光是个相当勤劳务实的实干派。

    翻译过来大概就是——放着那个活别动,让我来!

    “你瞧主公,可还满意?”丰真挤眉弄眼。

    邵光面色古怪,“能与你一同出入青楼的女子,实在是……一言难尽……”

    虽说卫慈和丰真卖的安利很诱人,但他觉得能和丰真玩一块儿的,性格不会也那么浪吧?

    想想他在丰真和卫慈身上吃过的亏,总有种拔腿就跑的冲动。

    丰真道,“主公能是一般女子?逛个青楼怎么了?她不来逛,等会儿你结账?”

    想当年,姜芃姬拐他的时候,可是许诺过公费玩乐的。

    邵光: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