虽说欠债的都是大爷,但这话搁在系统这里不适用。

    系统不仅捏着债务,还捏着红裳女子的身家小命。

    “宿主,再提醒你一句,之前是你先提议揭穿柳羲身份的,更是你认为欺君之罪可以扳倒他们父女的。你不过是将这个想法告诉我,然后让我当一只应声虫,少将责任推到我头上?!?br />
    系统也不是没有脾气的。

    一而再再而三地失败,这已经磨光了系统对红裳女子的耐心,偏偏姜芃姬作祟将系统和红裳女子的肉身绑定。只要姜芃姬不主动放人,系统根本得不到自由,更别说寻找新宿主。

    在姜芃姬翘辫子之前,系统只能捏着鼻子跟这个傻缺宿主绑定,给她擦屁股善后。

    红裳女子脸色涨得通红,不是羞的,分明是气的。

    她对政治不怎么了解,哪里知道欺君之罪根本算不得什么大罪?

    要怪也只能怪以前看的电视剧,让她以为欺君之罪真的能动辄灭人九族。

    说来也有些好笑,以前,红裳女子能混得风生水起,不过是靠着系统的金手指而不是她的脑子,她一门心思扑在如何宫斗争宠,如何讨好直播间观众上面,哪里研究过局势和政治?

    有了系统,她的脸蛋就能完美无瑕,肌肤白皙水嫩,吹弹可破,身材婀娜若魔鬼,曲线凹凸有致。至于才学,技能书一本速成,分分钟就能从普通小网红晋升为全球全才女神。

    在系统帮助下,她不仅能用外表牢牢抓住男人的眼球,身体内在也大有玄机。

    名器和白虎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那不过是小儿科,还有更玄妙的宝贝,能让男人食髓知味,如毒入骨,上瘾之后再难戒除。

    如果将身体感官做个比喻,男人和红裳女子滚床单,宛若吃一顿世间最顶级的美食,一次就能将味蕾征服,男人和普通女人滚床单,等同于馊味的清粥和酸臭的烂菜,滋味能一样?

    前者滴水不漏,后者好似没弹性的牛皮口袋,扑哧扑哧还漏风。

    要说勾引人的本事,红裳女子如数家珍,要说政治局势,她是两眼一抹黑。

    能指望一个被系统养废的废人的人下功夫苦学枯燥的政治?

    她理所当然地以为欺君是很大的罪名,全然不知道如今的儿皇帝根本没有威信可言。

    皇权松散,皇室颜面全无只能苟延残喘,还能拿着鸡毛当令箭处置一方诸侯?

    红裳女子以为自己能成功,结果却是自投罗网,被姜芃姬抓住了一通反杀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和她作对了……”

    红裳女子低声喃喃,回想三次死亡,一次比一次凄惨,她就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系统冷漠地说,“你与她,只能活下来一个。不是你死就是她死,你确定要放弃?”

    红裳女子被噎得说不出话来,最后还是求生欲战胜了畏惧。

    系统蛊惑道,“你真是我见过最蠢的宿主,明知道柳羲这人你打不过,为什么还要一次又一次主动撞上去?伤害她身边的人,一样能达到目的。你不能亲自接近柳羲,给她下【九品忠心符】,但是你可以通过迷惑、控制等手段,让她身边的人背叛她。做人,还是要灵活的?!?br />
    红裳女子茅塞顿开。

    “想要真正打击到柳羲,用柳佘作为目标不错……”

    系统不看好她的选择,泼了一盆冷水。

    “柳佘常年待在崇州,这对父女一年到头不碰面一次,意义不大。再者说了,依照你和柳佘的仇怨,你觉得他会没有一丝防备?还是说,你以为你这具身体能引诱柳佘倾心?”

    呵呵,说句灭自己威风的话,柳佘面对红裳女子,别说举兵攻城了,没呕吐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该选择谁?”红裳女子低声喃喃,似模似样地分析起来,“目前,柳羲身边的手下,能真正靠近她、得到她信任的,只有几人……孟浑、李赟、典寅、杨思、丰真……孟浑和典寅太丑……根据古敏那个小贱人的记忆,杨思这人相当精明自律,只剩下李赟和丰真……”

    按照颜值,她肯定想要选李赟的。

    腰力无双的白马俊才,真正的优质小鲜肉。

    据说还是个初哥儿,倒是容易控制。

    不过,想想李赟身为武人的戒备心,军营又不允许有女子,她想混进去有些难。

    一番排除下来,似乎只剩下丰真了。

    “丰真好美色,说白了就是个色鬼,倒是个不错的选择?!?br />
    虽然有些嫌弃文人体弱,但谁让他最适合呢。

    此时,系统无情地提醒她,“宿主,还想复活的话,趁早做决断复活。不然等外头那些人将你的尸体焚烧了,到时候再想重塑肉身,没个上百亿的人气积分恐怕做不到?!?br />
    红裳女子面色一白,立刻道,“当然要复活!”

    “二十亿人气积分,不二价?!?br />
    红裳女子的脸色几乎不能看了,二十亿?

    复活还带涨价?

    系统解释说,“复活消耗的人气积分根据尸体损伤程度判定的。损伤越小,损耗越小。你的尸体……柳羲下手比较狠,比五马分尸还彻底,损伤程度较大,所以费用也高?!?br />
    红裳女子有气无力地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二十亿就二十亿吧?!?br />
    正所谓债多了不愁,本来就背着二十亿的债,再添上二十亿也无妨。

    反正是分期的,依照她在直播间的人气,辛苦几年就能抹平债务了。

    有了系统的帮助,一阵妖风之后,本该焚化的尸骸被卷走,惊动无数百官,让人夜不能寐。

    姜芃姬则是吃麻麻好,睡麻麻香,一夜无梦至天明。

    她已经是丸州牧,不能长时间远离大本营。

    勤王盟军的使命差不多已经完成,她也该收拾收拾包袱,准备回老家。

    至于盟军离开之后,已经称帝的昌寿王会不会卷土重来?

    关她屁事儿??!

    “主公今儿怎么有空出来了?”

    丰真抬起袖子掩住打哈气的动作,眼角挤出两滴泪,昨晚修仙太晚了,现在睡眠不足。

    姜芃姬郁闷地道,“这次勤王,你家主公只为了三件事情。一,当名正言顺的丸州牧;二,售卖青砖制作之法发点财;三,看看人家墙角严不严实,挖点儿人……目前来看,前两条完成不错,出来口袋空空,回去钱袋鼓鼓??烧馊四?,只有一个齐匡。子实,你怠工了!”

    丰真哑然,险些将这茬事情忘了。

    不过,总不能说他怠工啊,连硕果仅存的齐匡,那也是他拉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各家诸侯的墙角,哪里是那么好挖的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