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浑虎声虎气地道,“汉美,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,莫要支支吾吾、遮遮掩掩的?!?br />
    李赟直接说了,“我们家主公真是女子啊?!?br />
    孟浑抬手摸了摸李赟的额头,没有发烧啊。

    “赟说真的,主公都承认了……”李赟轻轻挥开孟浑的手,“你们不相信?”

    “这种笑话,谁会相信?!?br />
    孟浑摇头,典寅一样摇头。

    李赟说,“典副校尉见过主公女装啊,你忘了,当年主公一人单挑男营新兵营……”

    典寅愣了一下,仔细回想相关记忆,半响才找到隐约印象。

    他在两位小伙伴的注视下说,“别的记不清了,我只记得那个女兵挺爷们儿的?!?br />
    李赟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千万别让主公听到?。。?!

    姜芃姬表明真实性别,不止自家下属炸锅,其他势力也是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主公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风珏听到外头通禀,连忙起身相迎,愕然发现自家主公的形象格外糟糕。

    “主公,您这一身的血是怎么回事?今日朝会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风珏原本担心黄嵩受伤,仔细一瞧,他倒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主公除了脸色有些苍白,倒没有其他不妥的地方。

    黄嵩抬手抹脸,指尖摸到干涸的血迹,脑海中又浮现之前惊险的场景,肠胃又不舒服了。

    他抬手摇了摇,低声道,“我没事……今日朝会,一言难尽。我先去后院洗漱换一身衣裳?!?br />
    风珏想起一件事情,喊住黄嵩,“主公,今日早晨,夫人过来了?!?br />
    黄嵩神经刷得一声绷紧,“夫人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新婚燕尔,自然是舍不得主公了?!狈珑逍ψ诺髻┝艘簧?。

    黄嵩两年前就已经定亲了,直至半年前才娶了那位世家贵女,夫人姓祁,此女作风彪悍、胆识过人,新婚之夜令侍女持刀守在新房外,黄嵩每次去后院都委屈得像是给老板交公粮。

    “要了命了——”

    黄嵩咬着牙,表情好似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“对了!”风珏又道,“先前老太爷给主公安排的两位小娘子,她们被夫人从后门丢出去了?!?br />
    黄嵩脚下一个踉跄,险些扑倒在台阶上,两股战战,扶着梁柱才能站立。

    哆哆嗦嗦地道,“怀玠,你可有解释……那两个娘子,我是一根手指都没碰过……”

    风珏又不是姜芃姬,偶尔有些恶趣味,但也不会喜欢折腾自己主公。

    “已经与夫人说了,夫人心情似乎不错。让人给了两个娘子安家银子,打发出去了?!?br />
    黄嵩长舒一口气,感觉自己又从地狱飞回了人间。

    谈及这位祁夫人,黄嵩感觉自己腿肚子都在打颤。

    娶妻之前,黄嵩身边有三个伺候的丫鬟,连贱妾都算不上的房里人。

    娶妻之后,祁夫人第二天便将三个丫头全部打发到别院了。

    还撂下一句话——

    要是她们想寻找出路,另嫁他人,她给送陪嫁银子,要是敢继续缠着黄嵩,免费送人归西。

    别看这位祁夫人年方二八,御夫的本事一套一套的,黄嵩又怕又爱,每次都自觉交公粮。

    “夫人心情不错?”黄嵩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风珏浅笑道,“不错的,主公莫怕。夫人若是瞧见主公这个模样,心疼还来不及呢?!?br />
    “有你这话我便放心了?!被漆愿约捍蚱?,去了后院。

    不出风珏所料,祁夫人生性泼辣,但对黄嵩还是极其维护的,见他这样,顿时发怒了。

    “谁敢在朝堂擅动刀戈?”

    黄嵩道,“夫人莫气,要不是有这一头的血,为夫今儿还回不来了?!?br />
    说罢,他老老实实将有可能引起家庭矛盾的因素全交代了,末了还说了朝堂上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为夫和兰亭,真是至交好友,真不知道她是女子,外界绯闻流言,夫人切莫相信!”

    黄嵩真是怕了女人了,家有娇妻如虎,外头挚友如狼,一夜之间,整个世界都变了。

    祁夫人捏着帕子,起初有些醋劲,但自家丈夫的性命是姜芃姬救回来的,倒是释然了。

    “伯高你这么说,好像我心眼儿多小一样……既然那个柳羲是你的挚友,今天又救了你一命,照理来说,我们家应该准备一份厚礼上门感谢。你以前不知道她是女子,如今可不能随意乱来。要是登门拜谢,我替你去一趟?!逼罘蛉肆У赜门磷硬亮瞬了牧?,道,“我已经让下人去准备热汤和干净的衣裳了,伯高去洗一洗,我先去看看库房,准备谢礼?!?br />
    黄嵩点头如捣蒜。

    囫囵洗了个澡,黄嵩带着一身去前厅,风珏和程靖正在交谈。

    程靖看到黄嵩过来,连忙问道,“今日早朝发生何事?听怀玠讲,有人在朝堂动了兵戈?”

    黄嵩点头,满脸晦气地道,“今日出门没看黄历,险些被人牵连死了?!?br />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黄嵩想起什么,神秘兮兮地对着他们说,“你们相不相信,柳羲是个女子?”

    风珏和程靖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家主公是被主母欺负得脑子坏了?

    与姜芃姬比较相熟的势力,全被这个消息吓得抬头看太阳。

    今天的太阳是打西边儿出来了?

    经历最初的震惊阶段,众人想到另一个问题——

    柳羲既然是女子,那么她麾下兵将谋士还会忠诚如昔?

    不少人暗搓搓等着看好戏,例如某某将士或者谋士不满主公性别,毅然决然地叛走。

    结果却让他们大失所望——

    姜芃姬这边该干嘛干嘛,除了几个不明真相的武将聚在一起懵逼,其他人丝毫不受影响。

    至于军营的普通兵士,他们曾受过女营的恩惠或者救助,也曾和女营兵士并肩作战、一同杀敌,彼此间有着革命般的同袍友谊,如今伟岸的主公变成英勇的女子,不是那么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能这么快接受现实,还有一重原因。

    孟浑等人加大了练兵力度,所有兵士累成狗,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八卦。

    本该掀起滔天巨浪的消息,如此悄无声息地被常人接受。

    笏板分尸这件事情,从百官之口流入市井,传得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百姓没有惊讶女子为何也能当丸州牧,反而震惊如此神武的少年英才竟然是个女子。

    颜霖乍听这个消息,他苦笑着道,“自古以来,唯有权势滔天的臣子才有资格剑履上殿,百官心惊,天子胆颤?;蛔隽?,她取一枚象牙笏板就能让所有人战战兢兢,难以安心了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