炸开的血花喷溅在黄嵩脸上,将瞎懵的他淋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一时间,朝堂寂静,鸦雀无声,好似被人摁下了暂停键。

    碎尸摔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音,浓郁的鲜血晕染开来,染湿了黄嵩脚上套着的足袜。

    “护——”

    伺候皇帝的黄门一边高亢呼救,一边将尿裤子的幼帝抱下龙椅。

    他本想将皇帝送到安全的地方,慌乱撤退的时候瞧见这个场面,之后的话硬生生卡在嗓子眼儿,怎么也吐不出来。幼帝更是目睹了全过程,吓得连眼泪都止住了,浑身哆嗦不停。

    黄嵩被喷了一脸的血液和脑浆,朝服沾了碎肉脏器,眼睛因为惊惧瞪得极大,好似要将眼球凸出眼眶。直到禁卫军拿下浑浑噩噩的沪郡郡守,他急剧跳动的心脏才慢慢恢复正常节奏。

    在外人看来,那个老妇人指甲陡然变长,双手活撕数名禁卫军,俨然是妖邪鬼怪了。

    这么厉害的妖物,竟然被姜芃姬用五根象牙笏板击成了碎尸,那么问题来了——

    柳羲岂不是比妖邪鬼怪还可怕?

    黄嵩的心理素质还是极高的,但突发这么件事情,他回过神后发现自己双腿已经酸软无力。

    扑通一声,瘫软半跪在地上,眼前不远处是老妇人的碎尸,一颗眼球欲断不断地挂在眼眶外,一颗眼球已经滚落在头颅旁。有一支笏板是冲着腰眼去的,大小肠子也从伤口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黄嵩不是没见过这样血腥的场面,但此时的画面更加有冲击性。

    一时间没忍住,胃囊抽搐,酸水上涌,呕吐的冲动直冲脑门。

    “呕——”

    他抬手捂住嘴,偏头呕吐,一开始还能呕出早晨食物残渣,后来只剩酸水了。

    不仅黄嵩这个当事者表现狼狈,其他百官朝臣更是战战兢兢,吓得不敢吱声,面色苍白失血,生怕自己呼吸声大了,惹来杀神的注目。整个朝堂,唯有姜芃姬和柳佘还一派镇定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已将妖邪诛灭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面色淡定,微微敛袖,外表恭敬地对着幼帝方向作揖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冷静而清晰,好似一个号令,朝堂的时间又开始走动了。

    原本吓得不敢动弹的百官也回过神,一个一个发现自己内襟被粘稠熏人的汗水打湿。

    瞧着他们懵逼后怕的表情,直播间观众纷纷表示了鄙夷。

    一个一个还都是高官呢,这么点儿小阵仗就被吓尿了,丢脸。

    【血海留香】:百官的心声——我是谁?我在哪儿?我在干什么?

    【秋小囡】:吓死宝宝了,早听闻这个直播间有超血腥画面,但我没想到会这么血腥。

    【勤快的懒婆娘】:这个不算是血腥吧,顶多算是恶心,真正血腥的画面要等主播上战场,那个场面才宏大血腥呢。只是,我有些心疼黄嵩,这次经历肯定会给他留下极大的心理阴影。要是以后黄嵩和我们主播产生利益冲突,你们猜一猜,他会不会还没开打就先怂了?

    【老司机联萌】:应该不至于。心理阴影是有的,但黄嵩也不是简单角色,比这更加惊悚血腥的画面也经历不知多少。相较于这个,我觉得主播是女性这件事情给他的心理阴影更大。

    直播间观众常年追更新,多少有了心理准备,但在场的百官朝臣却是毫无防备,先是老妇人化身妖邪鬼怪,十指弹出银白色的三寸指甲,上演双手生撕活人,紧接着便是姜芃姬用象牙笏板将老妇人打成碎尸……整个过程不过五六个呼吸时间,他们却有种一眼万年的错觉。

    谁能想得到,平日里用来当备忘录的象牙笏板,竟然还能当做暗器,将人活活碎尸?

    年幼的幼帝仍旧抱着黄门的脖子嚎啕大哭,澄黄的尿液顺着衣摆滴答滴答落下。

    不得已,姜芃姬只能再朗声重复一遍。

    朝会气氛一度陷入停滞状态,直到沪郡郡守巫马觞气急败坏的声音将他们拉回了现实。

    “放肆——谁允许你们这么对待本官的?放开!”

    巫马觞只感觉脑子一片昏沉,好似蒙了一层浓浓的雾霭,伸手不见五指。

    直到某一个时刻,雾霭散去,拨云见日,视线和脑子重新清明起来。

    他疑惑地眨眨眼,骇然发现自己的双手被人剪在背后,狼狈万分地半跪在地。

    这时候,长期养尊处优的巫马觞忍不住了,破口叱骂那几个禁卫。

    茫然无措的朝臣瞬间将矛头对准了巫马觞。

    要不是这个家伙闹事儿,怎么会发生今天的闹剧?

    被吓得花容失色的皇太后勉强冷静下来,怒道,“来人,速将叛臣巫马觞拿下,听候发落!”

    巫马觞没弄清楚现在的情形,听到皇太后这么讲,他心头的火焰高涨。

    在他的记忆中,两人前不久还鱼水欢腾一番,累得香汗淋漓,如今一眨眼,拔X无情?

    “慢着——”姜芃姬出声制止了禁卫拿人的动作,“回禀太后,沪郡郡守巫马觞应该是中了小人伎俩,今日之事并非他的过错。若是不问清楚便将人缉拿,巫马郡守未免有些冤枉了?!?br />
    皇太后暗恨,护甲随着她的动作深深嵌入肉里,饱满的唇被洁白贝齿咬出痕迹。

    她怎么也不会忘记前些阵子勾引柳羲的场景,现在想起来,让她又怒又恨又羞又恼!

    不管她如何自荐枕席,这人都无动于衷,眼睁睁看着如花似玉的她被秘香折磨得浑身难受。

    本以为是柳下惠,没成想是假郎君!

    巫马觞心中更是慌乱纷纷,听到姜芃姬的话,他立刻顺着杆子往上爬,高声喊冤。

    “臣刚才迷迷瞪瞪醒来,根本不知发生了何事,实在是冤枉啊——还请陛下和太后明鉴?!?br />
    巫马觞这话没有作假,醒来之前,他清楚记得自己和太后鱼水相欢,乐得忘了所有。那一夜,他睡得很沉,再醒来竟身处朝堂,被禁卫军团团包围,他自己也吓得不知该如何反应。

    姜芃姬薄唇微微勾起,眼中带着些许的恶意,朗声询问,“巫马郡守,你忘了刚才的事情?”

    巫马觞摇头,他是真的没印象。

    要是仔细回想,他只能想起太后那具身子的滋味很不错,床笫之间很放得开,比楼里娘子会的花样还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