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官员出列附和,“子不语怪力乱神,什么巫蛊之术,简直惹人发笑……”

    一直沉默的柳佘此时出口了,“巫蛊之术若是惹人发笑的伎俩,不值一提,那么先帝的二皇子以巫蛊之术谋害先帝失败,招致杀身之祸……在你看来,这是先帝错杀亲子喽?”

    那个声援的官员冷汗涔涔,狼狈地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虽说先帝那个德行谁也瞧不上,但当着幼帝的面,谁也不能指摘先帝做得不对。

    柳佘又说,“不管巫蛊之术存在或不存在,兰亭怀疑巫马郡守被巫蛊镇住了,那干脆按照她的话,同时说一遍不就行了?简单一句话就能打破兰亭的污蔑,何乐而不为?饶什么舌?”

    错失良机的许裴也出声声援,“是呀,巫马郡守与这个老妇人一同再说一遍不就行了?说得出来,自然是柳羲污蔑你们,巫蛊之术更是子虚乌有。说不出来……那就有趣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时间,众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巫马觞和老妇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他们表情变得有些僵硬,众目睽睽之下,终于狠了狠心,准备开口。

    只是不管他们如何说,一人张口,另一人则闭嘴,根本无法同步出声,瞧着十分怪异。

    这下子,原本只是看戏的官员也忍不住心中发毛了,暗暗将席垫向后挪了挪。

    试了好几次,他们都失败了,脸色越来越苍白。

    百官看得心里发毛,整个朝堂气氛都向灵异方向发展了。

    直播间的观众也大吃一惊,他们设想过很多剧本,但没有一人猜到剧情走向。

    【印水山】:唉呀妈呀——太诡异了,感觉自己的鸡皮疙瘩都要立起来了。

    【衣袖十年香】:奇怪,他们为什么始终不能同时说话?

    【宝贝鱼公主】:等等——容我脑洞大开一下,难道这两人其实是一个人在操控?

    姜芃姬瞧了一眼直播间,暗中笑了笑,有些人的猜测已经很接近真相了,不过没有全对。

    【主播V】:这两人从出现到现在,没有同时说过话。一个人有表情变动的时候,另一个人都是面无表情。当然,这算不得什么证据,最明显的破绽是许斐用笏板打巫马觞的时候,巫马觞没有反应被打中了,那个妇人却下意识闪躲,用手挡住脸。他们两人,一个站着,一个跪着,飞向巫马觞的笏板根本没有打中妇人的可能。那么,她在躲什么?

    姜芃姬这么解释,有些观众明白了,另一些观众却不理解。

    【似水流年】:做个形象的比喻,你们玩过电脑游戏吧?双开两个号做日常任务,遇见红名了,慌乱想要切输出的号打架或者切奶妈号保命,但切换页面需要时间,太过慌乱甚至会弄错号,根本做不到两个号同时行动。我想,我明白主播的意思,巫马觞和那个妇人,其实是一个人操作两个号?

    如此解释,那些迟钝的观众也明白过来了,甚至还有观众以此取乐。

    【苍雪洗?!浚汗?,突然想起主播提出的要求。一人用琅琊方言说话,一人用漳州方言说话,这已经不是一心二用,分明是一心四用!能做到一心四用的人,肯定是极少数。

    很显然,眼前的人做不到这点。

    正所谓“趁你病要你命”,秉持痛打落水狗的原则,姜芃姬还狠狠踩了一脚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还要状告巫马觞作伪证?!苯M姬指着那个神色慌乱苍白的妇人说道,“此人自称是亡母陪嫁的仆从,理当是做惯粗活的,为何此人双手却没有厚茧,反而细嫩似婴儿?”

    她说出这话,那个妇人下意识抬手看了一眼自己的手,手心一片白皙。

    别说是厚茧了,连个干活的印记都没有,细嫩又光滑。

    百官不是瞎子,他们在姜芃姬的提醒下注意到这点,纷纷心中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刺客?

    姜芃姬轻佻眉梢,一个接一个帽子扣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若只是为了臣一人,哪里需要巫马郡守劳师动众,特地找人伪装成亡母陪嫁仆妇?”姜芃姬厉声指控,“怕只怕这巫蛊之术是有心人安排,意图危害陛下,刺杀诸位大臣……”

    老妇人气得浑身哆嗦,声音陡然一变,竟然成了年轻女子的高亢声调。

    “柳羲,你这个贱人!”

    任凭她如何说,已经有重臣高喊救驾,外头的禁军护卫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整个朝会乱成了一团,眼瞧着数名禁卫军冲进来,老妇人心中气急,众目睽睽之下,她的双手十指刷的一声弹出足有三寸长的银白色指甲,指尖尖锐无比,直接将人生撕成肉条。

    幼帝早已经在龙椅上哭着尿了裤子,皇太后和一众丫鬟黄门惊惧喊叫。

    “护驾——”

    “护驾——”

    “有刺客——”

    朝堂乱成一团,老妇人打算趁乱突围,余光瞧见始终端坐原地,不动如山的柳佘,心中恶念徒生。她朝着柳佘的方向突围,杀不了柳羲,她也要杀了柳佘泄恨。

    只是,没等她将这个想法付诸行动,小腹受到一股重若山岳般的巨力打击。

    她的身子像是断了线的风筝,倒飞着摔出去两三丈。

    “又是你这个贱人——”

    老妇人嘴角磕破,流出了鲜红的血,附近的官员已经被吓得缩到了朝堂一角。

    姜芃姬挡在柳佘身前不远处,嗤笑道,“一回生,两回熟,如今已经是第三回了?!?br />
    这时候,老妇人的耳边也传来系统的警告。

    “宿主,柳羲不好对付,随便抓一个人质,快点逃?!?br />
    老妇人气结,但她也知道姜芃姬不好对付,不想死只能逃。

    只见她虚空一抹,凭空抽出一柄造型精致华美的雪亮长剑,直接袭向最近的人。

    她的目标正是黄嵩。

    眼瞧着人质即将到手,但有人的动作比她更快。

    姜芃姬捡了一把丢在地上的象牙笏板,预判轨迹之后,掷向老妇人。

    在力量的灌注下,笏板以雷霆万钧之势飞向老妇人的腿弯、腰眼、左胸腔、脖子以及眉心。

    黄嵩已经远离,但他没想到自己那么倒霉。

    面对袭击而来的老妇人,他避无可避,只能看着银色指甲在眼前迅速放大。

    正当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,老妇人的身体在他眼前炸开了血花。

    明明只是一瞬,他却觉得时间延迟了,让他清晰目睹一个完好的人,如何变成一具碎尸。